质问

    说完还对着张孝昌灿烂的一笑,好可的女孩,张孝昌在心里说。偷眼扫了一下叶晨,发现他也看到了这个烂漫的笑容。

    



    “那小。。。小贝,我让人送你,这里交通不方便。”

    



    说着示意了下边的一位年轻男子,男子心神领会的出去了。

    



    米小贝在走过叶晨的边时,低下头,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人妖,不男不女,见过没素质的,没见过你这么没素质的,哼!”说完成功的看到他变成铁青的脸。

    



    为了安全起见,慌忙闪到安全地带,接下来,便听到一声低吼:

    



    “你说什么?!!”

    



    米小贝对着他作了一个大大的鬼脸及我鄙视你的手势,一溜烟的跑出门去,叶晨那个气啊,没想到会栽在一个小丫头手里,但又碍于人们都在场,又不好发作,差点把他闷成内伤。

    



    而小贝跑出门外,已经弯腰笑成一团,回头看去,这才发现,眼前的别墅夹杂着浪漫与高贵的气息,镂空雕花的铁门也夹杂着浓厚的欧式风格,挑高的门厅和气派的大门,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尽显雍容华贵,更体现出了主人的不俗。

    



    清新不落俗,白色灰泥墙结合浅红屋瓦,连续的拱门和回廊,挑高大面窗的客厅,让人心神漾。文雅精巧不乏舒适,门廊、门厅向南北舒展,客厅、卧室等设置低窗和六角形观景凸窗,餐厅南北相通,室内室外景交融。

    



    当然,她也清晰的看到了被她气到吐血的叶晨那张冷无比的脸。

    



    当车子来到贝贝蛋糕店门口时,停了下来。米小贝谢过了司机之后,下了车,这小心脏没来由的一阵紧张,偷偷的推开蛋糕店的门,发现屋里没人,还好,还好。猫着腰向着楼梯冲去。

    



    “米小贝!”一声低沉的如同从地狱里发出的声音让她从脚底直向头顶,一阵发麻。听不到,听不到,边想着,边加快了上楼的速度。

    



    “米小贝!你给我滚下来!”这犹如排山倒海的声音使得脚下不得不停下动作,认命的转过头来,满意脸谄媚的堆笑。

    



    “老妈,嘿嘿,有事吗?是不是要我送外卖啊,这次我保证,一定万无一失的送到!”米小贝举着双手,信誓旦旦的说着。

    



    “给我老实交待,昨晚去哪里了!你是不是想让我与你老爸早点团聚啊,啊?!”丁洁云双手叉腰,生气的吼道,这个女儿,太让她不放心了。

    



    “老妈,消消气,消消气,要经常笑才能永保青美丽,你看,现在我们俩同时出门,人家都说是姐妹,多好?”米小贝猛灌迷药。

    



    谁知丁洁云却突然大哭起来,一股坐在椅子上,这下子,米小贝慌了,除了爸爸去世的那些子,她还从来都没见到过老妈这样忘形的哭。

    



    “老妈,别哭了,不要吓我啊,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老妈。”米小贝,抱着老妈的头,紧张的说着。

    



    “你说,你昨晚到底去哪了?你知不知道我都快急疯了?打你电话你也不接,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

    



    丁洁云边说边止不住又落泪了,米小贝这才摸向自己的口袋,天哪,手机咧?懊恼!手机早不知丢在哪里了,昨晚醉得昏昏沉沉的,哪里能听得到手机响啊。

    



    米小贝只好把昨晚的事又重复了一次,当然,大多数是她听那里的人说的。

    



    “你住在陌生人的家里?”丁洁云止不住又一声尖叫。

    



    “安啦,我们睡一个楼上一个楼下,你女儿我还是冰清玉洁的好不好?”

    



    缓缓的安抚着她激动的绪,丁洁云怀疑的看了她一眼,这才勉强放过了她,不管怎么样,只要女儿平安回来,这就谢天谢地了。

    

重要声明:小说《合约下的恋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