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惊无险

    当米小贝好不容易站起来,向后一看,眼中那快要喷出火的愤怒连太阳见了都不为之侧目:

    



    只见自己的那超可粉色的摩托车此时已经面目全非的倒在车轮下方,而车后的蛋糕已经被残忍的碾在了车轮之下,如果不是那车笛声和自己灵敏的手,恐怕自己现在也和那蛋糕差不多了吧。

    



    眼看马上就要送到顾客手中,却好死不活的在这最后关头出了意外,而那凶手!一辆黑色的宝马X6却横在路上一动也不动,竟然连个关心都没有!

    



    是可忍孰不可忍!米小贝咬牙切齿的一步一步忍着剧痛踱到宝马车前,狠狠的拍着紧闭的车门,许久,里面却没有丝毫的动静。

    



    这让在愤怒中的米小贝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绕到车前,透过车窗,她看到一个男人的头半扒在方向盘上,似乎有猩红的血迹顺着额头滴在了方向盘上。。

    



    “他死了。。。”米小贝被心里的这个念头吓得眼前一黑,倒在车前不省人事。。

    



    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医院,上的疼痛似乎不再那么重了。

    



    “小贝啊,你是要吓死老妈才安心是不是?早知这样还不如我自己来送外卖好了呢。”坐在边的丁洁云看到她醒来便马上凑上来,还不忘记懊恼一番。

    



    “老妈,我怎么在这里?!”米小贝疑惑的看着一边眼角还未褪去泪痕的中年女人,

    



    “废话!你不在这里想在哪里?间啊!要不是好心人打120,没准你现在已经和你老爸团聚了!好在是皮外伤,不然,非得让你老妈提前升天不可!”

    



    丁洁云一边碎碎念,一边拿出煲好的米粥,放在小瓷碗里,轻轻的吹一口,满眼心疼手却重重的递在她的嘴边,米小贝冲着她吐个舌头,顺从的吃了。

    



    另一间豪华间内,一位中年男子严肃的看着睡在上的男孩,眼中闪过一丝担忧。

    



    病上的男人五官流畅而细腻,让人不想起漫画中的妖精,只是此刻他的眉头紧锁,就是在睡梦中仍有一丝重重的忧郁缠绕着他的睡容。让人止不住的心疼。

    



    当他那如扇的睫毛终于忽闪着打开时,中年男人不易觉察的笑了。向前一步,低头,谦和而恭敬:

    



    “少爷,您终于醒了。”

    



    叶晨有些迷惑的四周看了看,声音略有些沙哑:“张总管,这里是什么地方?”

    



    “回少爷的话,这里是医院。”中年男人深沉而优雅的回答道。

    



    “医院?”叶晨喃喃的重复着,脑海中急速的倒带,他刻当他接到苗影的电话后便陷入了痛苦之中。。

    



    苗影,一个美丽而妖娆的女人,是男人心中完美女人的化,主学服装设计,但一傲人的材与容貌也使得她成为各大个模特经纪公司争夺的对像。

    



    就在出事的那天清晨,他接到了她的电话:

    



    “晨,我们分手吧,我的理想不仅仅是要作一个国际知名的设计师,而且还要穿着自己设计的服装站在巴黎的舞台上,所以,我要出国了,忘了我吧。”

    



    就这样,不留下任何联系方式,就这样,绝然的提出了分手,相恋三年,在与前途的选择上,他最终也没有能够留下她狂野的心。

    



    于是,在朋友的酒吧里独自着受伤的伤口,再后来的事,他便刻自己驾车往别墅走去。

    



    因为酒精的作用下,使得他的头有些昏沉,而就在平时早已习惯了的路上熟练行走着,却看到前面有辆车子在晃,晃得让他头晕,本来想加速超过前面的车子,不想却发生了后来的事件。

    

重要声明:小说《合约下的恋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