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如死灰

    想走,没那么容易!李澈一把把如梦拉回来,“怎么看不下去了?嗯~”在她耳边呼着气,暧昧的问道。

    如梦有一点被蛊惑,他的气息还是令自己脸红心跳。但是一想到刚才他就是这样跟那个女人这样***,如梦猛的把他推开,指着坐在他办公桌上的女人说道,“我对你这种种猪没兴趣!你可以去找你的伯乐去!”

    “你再说一遍!”李澈指着她的脸,愤怒的说道,种猪,她就这样说他。

    可是她呢?跟别的男人纠缠不休,欧阳枫,刘昊天,她把他摆在什么位置。

    拒如梦噙着泪,倔强的迎上他的目光,“就是你,你就是种猪!什么女人都可以?我现在看到你就觉得恶心,你离我远点!”如梦厌恶的看了他一眼,转过头去。

    种猪,恶心,她就这样看自己,李澈怒火中烧,猛的抬起手臂,眼看就要朝她打去。

    如梦不避不闪,就那样死死的盯着他,这一巴掌打下来,筱如梦,你就该真的死心了吧!

    菪看着她倔强的脸,李澈的手掌却僵在了原地。他怕这一巴掌下去,他们之间的距离会越来越远,再也回不了头。

    许青衣衫半的看着李澈那样羞辱自己所谓的妻子,原本以为自己跟李澈已经没有机会了。

    可是他今天早上主动打电话,邀请自己来他的公司来参观,任何女人都不会拒绝,更何况是她许青,她向来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她要找一个有财势的男人,为她的演绎事业铺路,李澈是最好的选择。所以她愿意配合李澈,即使是见不得人她也甘愿。

    也许这个女人走了,自己的绊脚石也就没有了,那她与李澈就可以更进一步了。

    为了在李澈面前显示她的善良识大体,莲步轻摇婀娜的走到李澈面前,靠着他的肩膀,示威似的说道,“澈,不要生气吗?姐姐只是一时气急,你不要跟她一般见识。”

    “还是青儿最识大体,不像那些女人,总是认不清自己的本分!”李澈搂住许青,挑衅似的看着如梦,这个女人总是学不会温顺!

    如梦看着这个女人有些面熟,脑海中猛然浮现出她在国外的时候,跟李澈闹绯闻的三线女星,两个人的图像在自己眼前重合,原来,李澈一直背着自己,有别的女人,那他还着自己留下有什么意义。

    他的过去,她真的没有勇气去懂,一个秦莎儿,一个三线女星,他的过去太过精彩,自己居然还妄想终结他的一切。

    如梦的心碎了一地,你还留在这里干什么,给他羞辱吗?你居然还眷恋他!筱如梦,认清现实吧!如梦握紧双拳,故作不在乎的说道,不要在这对男女面前示弱。

    “你不要侮辱我,我不是你什么姐姐?而且我……也不屑跟这种男人再有任何的关系!”如梦顿了一下,瞥了一眼旁边僵硬的李澈一眼,“如果你喜欢的话,我把他给你!”如梦接着说。

    李澈的怒火再也压制不住,她那么不屑自己,轻易的把自己让给别人,猛的一巴掌打了下来,“啪”的一声落在如梦的脸上。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小说在线阅读。

    如梦的嘴角立刻就流出一股腥甜,脸上鲜红的手掌印,仿佛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这次真的够了。

    “李澈,到现在这一刻,我们真的结束了!不管在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在回头!”如梦说完这句话,从门口飞奔出去。

    …………………………………………………………………………………………………………………………………………………………

    李澈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到底做了什么,他居然打了她。用这只手,李澈一拳打在办公桌上,把桌上的文件扫到到地上,恨不得剁掉自己的这只手。

    许青在后面看着暴怒的李澈,有些害怕,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这样,小心翼翼的走近他,关切的问道,“你的手流血了,你没事吧!”说着就要去拿医药箱,想要帮他包扎。

    李澈抬起嗜血的眸子,愤怒的说,“我不想看到你~!给我滚!”

    许青慌慌张张的穿好自己的衣服,狼狈的走了出去。

    李澈猛然悔悟过来,如梦已经跑下去了,她说跟自己结束了,她不会再回头了。

    李澈一阵心慌,他不许,怎么可能放她走。把外扔在地上,快速的追了出去。

    Elaine听到从总裁室传来的声音,东西掉到了地上,碎了,还有他们的争执声。看着总裁惊恐的脸,追了出去。

    Elaine在心里默念,既然在乎她,为什么还要上演这一幕,把她走。

    李澈难道不知道如果一个女人如果决定要放弃,就真的会开始放手吗?女人的心一旦狠下来,就不会再回头了吗?

    如梦从李氏集团的大楼跑出来之后,思维都是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思绪乱成一团,她与李澈走到绝路的婚姻,李澈与那个女人的挑衅,如梦不知道自己该到哪里去?

    原来幸福,它真的不容易,自己踮起脚尖,还是触摸不到它的存在。

    亲们呢,就沉默吧!我就虐李澈,虐如梦,给你们看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霸爱总裁的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