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朝颜把相片往桌子上一扔说:“好吧,那你就信这个故意捏造事实的人好了。你不说这些照片哪里来的,我也知道的几成,还不是你曾经的那个初恋人给的。”

    秦子墨看向朝颜说:“你是说是青灵给的?”

    朝颜看他这副样子说:“你装的还像啊,她做这事难道还有谁啊。”

    秦子墨说:“虽然我是不知道谁给我的,但是即使是她做的,又有什么不对?”

    咀朝颜说:“那你就信她好了,反正我说什么你都不信的。”

    秦子墨回到卧室,怒火还未消除,朝颜在上已经叠好的小衣服他随手一甩,都掉在了地上。

    “你这是做什么,你有脾气就冲我发出来,那几件衣物招你什么事了!”说着朝颜蹲下把散落在地上的小衣服一件一件的捡起来抱进书房。

    赙这时候李妈给朝颜端来了刚煲好的补汤,“少,汤好了趁喝了吧。”说着放到了桌子上。

    朝颜在书房里把小衣服重新叠好了放进了卧室的衣柜里。然后拿起汤匙,一勺勺的喝完了汤。就在她准备转回书房的时候,就觉得肚子开始疼痛了,她蹲在了地上。

    “子墨、子墨我肚子疼。”朝颜说着。

    这时候的秦子墨并没有理会她,以为她是在做戏给他看,在博他的同

    朝颜见秦子墨没有理会,她试图站起来躺倒上,可是她如何用力都没有站起来,额头上已经渗出滴滴汗水。

    “子墨,子墨快救救我!我受不了了。”朝颜说着就昏倒在地上了。

    秦子墨看朝颜的表现感觉不对劲了,他急忙跑到朝颜边,抱起朝颜晃着喊:“朝颜,朝颜!”只见这时候,她的下面流出了血。秦子墨见状赶紧把朝颜抱下楼,李妈和青灵正在大厅。

    他们见秦子墨表紧张,抱着已经昏迷的朝颜快步下楼。

    青灵走到秦子墨边说:“子墨,朝颜出什么事了?”

    秦子墨并没有说什么,急忙把朝颜抱进车里,启动汽车,离开了秦宅向医院疾驰而去。一路上,秦子墨不停的在给朝颜说着话:“朝颜,你要住,我们就快到医院了。”

    不一会就到了医院门口。

    秦子墨一下车就大喊着:“医生,医生!快救人!”他的表显得焦急。

    一名医生带着两个护士推着来到秦子墨的车边,秦子墨将车里已经昏迷的朝颜抱到上。两名护士推着随着医生进了急救室。

    急救室门闭,门上的灯亮了起来。秦子墨焦急的在急救室门外踱着步,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在急救室外的秦子墨心似火烧。

    过了一个多小时,医生走出来了。

    “医生,我的妻子怎么样了?”秦子墨拉住医生急切的问着。

    医生看着秦子墨一副焦急的表说:“她是你的妻子啊,你给她吃了什么啊?”

    秦子墨有些疑惑,想了想说:“和我们平时吃的东西都差不多啊,为了保胎调养体,每天都会煲汤的。”

    医生说:“煲汤?都是有什么材料?”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秦子墨想了想说:“就是什么燕窝、红枣之类的,在没有其他东西。这些我们都是向医生咨询过的没有任何问题。我的妻子怎么样?孩子怎么样?”

    医生听他这么一说也感到了疑惑:“那不对啊,我们在对她进行抢救的时候她呕吐过一次,我们化验发现里面有打胎药的成分。幸好计量不大,对大人没有什么大的损伤,不过病人的体现在很虚弱,还在昏迷中。至于孩子嘛,我们无能为力了。”他说完摇摇头走了。

    秦子墨听医生这么一说,就像坠入了无底深渊,不敢相信这个事实。打胎药?从哪里来的打胎药,谁会给朝颜下了药?想到这里不由得让秦子墨咬牙切齿,如果他知道是谁干的话,一定会把这个人撕碎的。

    这时候朝颜被推出急救室了,她的面色苍白,吊瓶引出一根输液管伸进被中。

    “朝颜、朝颜。你醒醒啊。”秦子墨走在边轻声的呼唤着。可是她毫无反应,紧闭着双眼。

    秦子墨订了最好的病房给朝颜住,当朝阳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病房里,她想要动一动,可是她现在没有了任何的力气。她转眼看向另一侧,发现秦子墨正趴在她的边静静的睡着。她用手轻轻的碰了碰秦子墨。

    正在熟睡的秦子墨发觉有人碰他,抬起头看到朝颜正在看着她:“朝颜,你醒啦。”说着他往朝颜的嘴边凑了凑。

    朝颜用很微弱的声音说:“孩子,孩子……”

    秦子墨说:“先别想孩子的事,把体尽快的调养好。”

    朝颜似乎好像明白了些什么,流出两行眼泪。秦子墨急忙拿纸巾把朝颜的眼泪擦干:“没关系的朝颜,真的没关系,咱们还会有孩子的,你不要太悲伤了。想吃点什么我去给你买。”

    朝颜轻轻的摇了摇头,把眼睛一闭又昏睡过去了。

    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了,朝颜的体也在一天一天的好转起来,逐渐她可以自己坐起来。这一天她正转头看着窗外的风景,只见病房门一开,白默、林若蓝和齐焱带着花束和果篮走了进来。

    “你们怎么来啦?”朝颜惊诧的说。

    “我也是打电话到你家,李妈告诉我你住院了,所以我就邀了林若蓝他们一起来看你了。现在体好些了没有?”白默一口气把三个人的话都说完了。林若蓝和齐焱西只好把花和果篮放在边的桌上,关切的看着朝颜。

    朝颜淡淡的笑了笑,说:“我现在体恢复好了一大半了,你们不用担心了。”

    “真可惜,孩子就这样没有了。你要想开些啊。”白默没头没脑就说了这么一句。只见朝颜听后,头一低,不一会眼泪就流出来了。

    林若蓝眼睛一瞪白默,用手肘捅了捅她说:“这是什么时候你还说这话,这不是让朝颜难过吗,会影响她体恢复的。”

    朝颜用面巾纸擦了擦眼泪,重新扬起头说:“这不怪白默,过些时间就好了。”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白默也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撅着嘴看着朝颜说:“对不起朝颜。”

    朝颜见她着样子,笑了笑,伸手拉过白默的手说:“我们是好朋友,有什么可道歉的。我知道你们是在关心我的。你们放心,我会尽快恢复的。”

    林若蓝说:“嗯,我们还要等着你一起到酒吧喝酒呢。”

    朝颜微笑的点了点头。

    几个人在病房里呆了一个来小时,这时候秦子墨来了,见到她们几个说:“你们几个怎来了?”

    林若蓝抢过话说:“朝颜是你妻子也是我们的朋友啊,朋友出了事难道我们就不能看她吗?你是怎么当人家老公的,搞得朝颜流产了。”

    “若蓝,别说了!”朝颜坐在病上喊着林若蓝。

    秦子墨见她这样的质问,转头看着旁边一声不吭的齐焱西说:“这就是娶的女人吗?让她老实点,不然我对她不客气了。这是我们的家事,你们这些旁人就不要多费心了。”

    齐焱西在一旁拉了拉林若蓝的袖子,林若蓝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说:“难道我说错了吗?你糊涂把那个女人留在家里,你家里就出了这么多事。你想让我们收声,但是掩盖不了事实!”说完看着齐焱西和白默说:“我见了那个人就生气,我们走!”

    说完三个人就走出了病房。

    “林若蓝都是胡说的,你不要介意。”朝颜对秦子墨说。

    秦子墨回头看了看她们三个人的背影,说:“胡说的?我看不像啊,咱们家的事她们是了如指掌啊,都是你说给他们听的吧。”

    朝颜说:“是我说的,又能怎么样?她们是我的朋友,她们愿意分担我的不快,我诉诉苦怎么了?”

    秦子墨的气来了,说:“就是不行!,你知道青灵是我的初恋女友后就处处的针对她。有多少次她就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哭你知道吗?”

    朝颜冷笑着说:“她还有哭的时候,该不会是做戏给你看吧。别忘了,她可是教演戏的。”

    秦子墨听朝颜说这话,几步就冲到她的前,恶狠狠的看着她。

    朝颜见她这样,并没有多害怕接着说:“怎么,你还想为了她打我啊。好吧,打吧,这里是医院打完正好就一起治了!”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天价宝宝:总裁九掠新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