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宴会(6)

    朝颜不吭声,暗暗吸了一口气,随着齐焱西走进了宴会厅的角落,那里有个通向外界的天台。

    这时已经是夜晚,他们站在天台上,朝颜向天空望去,一轮弯月悬挂在墨色的天空,从天台望去,霓虹灯点亮了都市的奢华,也掩盖了星月的清辉,放肆地把变幻的彩色投向天空。

    天空朦胧,连黑也不纯粹了。就像她此刻的心一般,曾经美好的一切,都不纯粹了。

    他们后是仍然灯火辉煌喧嚣的大厅。

    此刻一阵清风吹过,朝颜的长发随风飘起,她下意识的抱紧手臂,齐焱西将上的外衣脱下,轻轻披在朝颜上,此刻的朝颜却像触电一样,把披上的衣服甩掉。

    “你不用这样假慈悲,今天你带着林若蓝来这里,是来让我看还是让秦子墨看的?”朝颜走到天台栏杆边,她并没有看齐焱西,而是面向着城市的灯红酒绿,有一丝凄凉。

    “秦家和林家,林家和齐家都是世交,若蓝今天缠着让我带她来这里参加这个宴会,我本不知道是专为秦子墨设的宴,更不知道你会来。”齐焱西捡起被扔在地上的衣服,表有些紧张,边忙着解释边紧跟着朝颜走到天台栏杆边。

    “你没想到,呵呵,你没想到!”朝颜苦笑着,“亲手把我送给秦子墨的你,忘得倒是快的。”

    齐焱西此刻听到这话有些手足无措。是呀,他怎么没有想到,既然有秦子墨出席的宴会怎么可能不带朝颜一起呢?难道就像朝颜说的那样,他已经对朝颜开始淡忘了?对从小就在一起的她淡忘了?或许,有更多他不想去考虑的原因,也或许是他的私心想要见上她一面,哪怕是这么尴尬的场合。他有些无法再面对朝颜,在他眼前的朝颜,紧闭嘴唇,表冷峻,目光直视着街市。

    “对不起,朝颜……”他淡淡地说着,言语中有些隐忍。

    他从上衣袋里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支点燃,随即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长长的呼出蓝色的烟雾。抽烟的男人都有伤痛,换言之也就是有伤痛的男人才喜欢抽烟或者抽烟始于伤痛。那么抽烟的男人就应该是涅磐的的凤凰,在阵痛,撕裂,呐喊中重生。选择了抽烟,也就选择了这种毁灭的凄美。

    朝颜这时转头看向齐焱西,虽然夜空黑暗,但还是可以通过霓虹的映出他带有痛苦的脸。她此刻的心也是百味杂陈,现在这个局面她不想去面对,她要斩断最后这点丝,不想再和齐焱西有任何瓜葛,她不想让他打搅自己的心。

    “少抽一点。”她忽然说道,“你的对不起已经起不了任何作用了,一切都已经成为定局,即便是我立即跟他离婚,我也始终做过人家的妻子。只是……为何我爸妈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我很被动,我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如果你可以告诉我……”她的话语里有些许寄托的期望,期盼他会告诉她真相。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红袖添香网(www.hongxiu.com)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天价宝宝:总裁九掠新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