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代火影就职

    ( )    “伴随着强盗组织晓‘名扬天下’的土之国大名劫掠屠杀事件,长达十几年之久的忍者大战也在砂忍村对木叶的投降下正式落下了帷幕。这个动不堪战火纷飞的世界再次重归于平静,就此,世界各地的人民团结一心、众志成城,共同建立起了一个美好、和平的新世界。世界各国的人民携手共进,为了明天美好的而一同奋斗着。”斑在阅读的时候不太喜欢夹杂什么私人感,太过平淡无奇的声音尽管远远不到难听的程度,但有时候也会令急躁的人感到十分厌烦。“下一句是不是,崭新的世界便以这一次的战争为转折而诞生了?”

    “史书之类的东西总是掺杂着不少骗人的玩意。”蝎轻声附和着斑嘲讽意味浓郁的话语,瞥了一眼斑手上长长的卷轴,有些烦厌地撇了撇嘴。“真正的历史,其实早已尘封在时光的流逝之中了。无论在史书上怎样记载,这些东西都不可能是完全真实的。”

    “其实也不一定……”手指轻点在有些粗糙的桌面上,斑半垂下了眼眸,好听的清冷嗓音里带着几分无奈。“历史这个东西,其实我还是知晓的哦。”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过往,斑原本面无表的脸上逐渐浮现出了一丝笑意,使得从未见到斑如此笑过的蝎有些恍神。

    “那是因为你几乎经历过了忍者界的所有大战,即使没有全数参与,绝也会报告给你。”角都吐槽道,难得的,那将他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面罩与头巾全都取了下来。过黑的皮肤上有着许许多多被粗黑的线缝合的地方,简直就像是用旧布连接在一起,拼凑而成的人一般。留着长发的他倘若除去上那些刺目的线,也还是相当阳刚的。

    “角都,我记得你的脸上当年似乎还没有这些线……”有些惊异地看着角都两颊的粗线,即使是斑,见到角都真颜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也正是因为此,他才非常清楚的记得角都原本的相貌。

    “血继限界的缘故。”角都漫不经心地解释道,他倒是对于上令人感到如此触目惊心的线完全不在意。他可是忍者,忍者又不需要多好看的相貌,只要实力强大了,就可以选取具有更高赏金的人头,也就可以赚得更多的钱了。“不过第一次抢劫还真是让有些失败啊,虽然就整体而言还是成功了的,但是总觉得和屠杀没有任何区别啊。”

    闻言,斑稍稍沉默了片刻,毕竟他是晓组织的首领,所以失误出在他上是无论如何也推不掉的。“是我没有学习强盗的先进经验,所以导致了这种半专业化的垃圾手法。”下次他应该去观摩一些强盗是如何做的,然后再加以改进……他还不信了,好歹也是二十一世纪的人了,还比不过一群强盗了不成?

    “四代火影的就任仪式也要开始了呢,虽然木叶封锁了初代目火影遗留下来的封印之书失窃的消息,但是内部的戒备确实森严了不少。他们似乎并没有认为是村外的家伙盗取的,先选择了将目标锁定在村子内部,并且优先怀疑是间谍所做。”黑绝报上了自己所探查的报,随即看向了依旧默不作声的斑。

    “因为实力强大的忍者在世界范围内根本屈指可数,再加上刚刚成名的晓正巧是在同一时间于土之国打劫的缘故,而且手法完全不像,所以并没有怀疑到晓的头上。”斑分析着,纯黑色的眼眸里依旧平静无澜,仿佛只不过在说着一件与他毫无关联的事罢了。“啊……看来我的失误也延迟了晓被木叶盯上的时间了呢。”

    “不要说的这么好听,老大,你根本就是在为自己的失误找借口嘛。”鬼鲛无奈地看向了依旧一脸正经的斑,果然面瘫的家伙就是十分难看出心思。不过斑也算是个好脾气的了,对于属下如此直言不讳的行为,只要不干扰到组织的正常运作,都没有太大反感。

    “也真不知道木叶是对于他们的实力太有信心了……还是自负啊。”蝎嘲讽地露出了一抹微笑,活动了一下手指,双眼注视着斑依旧安静的神态。

    “嘛……木叶的忍者有一种先天的优越感是一定的事。”斑悠闲地摆了摆手,依旧瘫着一张面无表的脸,除了语气有些漫不经心以外也没有什么太过特别的。蝎暗自皱了皱眉,原本以为斑会在提及木叶的时候像上次一样略有生气的……结果居然平静至此,也完全不是装出来的样子,真是奇怪。“原本处地便先天条件优越,再加之比起其他忍村相对人道许多的制度,使得他们更为忍村。”

    “所以会有更多乐于为其卖命的忍者呢……”角都一边按着计算器一边核对着存折上的金额,不时地与各个账本上的数额进行比对,生怕哪笔账务出错了。

    “我说角都啊……今天你已经核对了三遍了,还没有好啊。”鬼鲛黑线地注视着角都飞快的按键速度,这么快的话……不是更容易按错吗?

    “一天至少要核对五次,才能够确保准确无误。”角都回答道,旁若无人地继续按着按键,沙哑的声音里难得的带上了一丝高兴的意味。怪异的绿眸里面因为账户数额的飞速增长,幸福甚至都快冒出了具现化的小星星。

    “不,其实你只是想知道收入又涨了几个零……”鬼鲛觉得自己的嘴角因为看到过于惊悚的画面而不由得抽了几下,他还是头一次看到角都如此兴高采烈的模样。

    “别管他了,鬼鲛。”随意地瞥了散发着宛如恋般的粉红色泡泡气息的角都,斑一手撑着额头掩饰了一下凸出的青筋。“只要与钱无关,角都还是很正常的。现在说一下正事……你们要不要去参加四代火影就职的宴会?火之国的大名也有可能来呢。”

    “……”斑是疯了还是傻了?为什么会突然想去参加火影的就职仪式?

    最后真相的人是对斑的脾气了解的相当透彻的白绝……他以一种饱经沧桑又无可奈何、如同弟弟对于任的兄长的语气说道:“斑,其实你只是想去吃当天木叶全部免费的小吃……”

    “恩,虽然寿司店不会免费,但是至少会打五折到三折不等呢。”根本不把敌对势力放在心上的斑瘫着一张面无表的脸回应道,除了角都猛然兴奋了起来,其他人的神色不约而同地更加疲惫了。

    【不过是想吃豆皮寿司而已……斑这家伙。】

    .*""*.·°∴ ☆…·…·…·…·…·☆..·°*""*.

    其实,斑是想去给这位四代目火影去打打预防针而已。并不一定要亲自见面,只是想看看这个代替三代火影猿飞斩成为了“史上最强火影”,并且在原著中不仅封印了九尾,甚至很有可能也曾经打败过宇智波斑的人物罢了。

    嘛……也不能完全排除寿司的原因在其中。而且木叶的小吃也确实很丰富,像鼬最的三色丸子,丁次最的烤铺……尤其是鸣人最的一乐拉面,可是所有火影迷的向往。虽然他并不迷火影,但是也对鸣人对于一乐拉面的喜非常熟悉。既然都来到火影的世界里了,倘若不去尝尝个究竟的话,那真的是再可惜不过。

    变术虽然是忍者最基础的三术之一,但是却也是非常好用与简单方便的。未来的十几年内将火影世界祸害得不能再祸害的晓组织此时正光明正大的在喧嚣人攘的木叶村的街道小巷里逛来逛去,玩的不亦乐乎。乘着免费的空档,角都拿了一堆小吃狂啃不止,看这个势头,预计今天是不会有晚饭了。鬼鲛见角都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小吃上,于是趁机跑去了木叶的赌场一试运气,尽管如此却也不敢一掷千金……无论最后是否赢了,角都都会骂的。绝尽量往人少的地方跑,因为自说自话是会被人觉得可疑的。斑一边哄着因为安装上了永动之心成为了傀儡所以无需进食也无法进食的蝎,一边抚摸着昏昏睡的九尾。最近这几天九尾乖巧的可,所以斑也开始逐渐将它当作宠物来疼了。

    “老板,来一份豆皮寿司。”掀起了门口的布帘,斑走进了这户不大的店铺里。现在的斑看起来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大男孩,既不英俊,也不出众,甚至还带了几分流里流气的痞子习气。此行原本的大部分原因也就是来木叶混吃混喝而已,用原本的长相干嘛?又不是走秀。

    跟在斑后面走进来的蝎怀抱着熟睡中的九尾,相貌与斑现在的模样有着几分相似,却多出了一些清纯少年的感觉。略发桀骜不驯的神色使他有着这个年纪特有的叛逆,虽然别扭,也让人不由得想多逗逗他,看看他究竟会作何反应。

    “哈,这两位客人,第一次光临木叶?”头戴着白布的店主笑的令人心生亲近之意,斑露出了一个微笑,点了点头示意确实如此,与蝎走到了座位前坐了下来,方才开口道:“四代火影的就职真的是非常闹啊,自从忍者大战开始的时候,木叶就很久没有这种其乐融融的景致了。”

    “说的是啊。”店主一副怀念的神态,布满皱纹的老脸眉头紧蹙。许久,他长叹了一口气。“我的儿子也在这次的忍者大战里牺牲了,前不久,就连老伴也因为思子成哀去世了。”

    “……对不起,提到了您的伤心事。”斑的脸上写满了愧疚与歉意,轻声说道。一旁的蝎略带疑惑地看着斑,有些不明所以。这已经不仅仅只是吃寿司而已了,斑这家伙到底是要做什么?

    “没什么,反正我横竖也就是这把老骨头了。”店主露出了一个开朗的笑容,重新振作了起来,信心倍增地注视着店外碧蓝的天空。“又可以安心地开店了,相信儿子也会很高兴这次的木叶胜利了。老伴也会在黄泉下陪伴着儿子一起,说不定哪天我也可以见到他们了呢,哈哈!”

    “请不要这么说。”有些无奈意味地露出了一个笑容,斑一副不知道如何是好的局促的动作惹得原本就十分开怀的老人笑的更畅快了。

    “年轻人啊!”拍了拍斑的肩膀,老者一副故作高深莫测的神色使得原本对此事并不关注的蝎也提起了几分好奇之意。“你还年轻着呢,而且你的弟弟也还活着,要好好珍惜年少的时光啊。”闻言,即使是斑,也不由得顿了一顿……他可是已经快到一百岁了啊,谈何年轻?“这次的寿司我算你一半的钱,就当做是你陪我这个老头子聊天的报酬。”

    蝎终于明白了斑到底为什么要装出这副令他语言不能的表了……归根结底,还是省钱啊。其实角都根本就是晓组织的幕后BOSS?连斑都对他的话言听计从的。

    .*""*.·°∴ ☆…·…·…·…·…·☆..·°*""*.

    唔……橙色的,螺旋漩涡状,只露出了右眼的面具,非常符合要求呢。

    看到了这个应该是黄骅叙述中的宇智波斑的“阿飞”模式面具,斑蹲下了,将它从摊子上拿了起来,发觉面具已经沾上了薄薄的一层灰了。带着几分好奇地看了又看。而刚刚苏醒过来的九尾见到斑对一个如此……艺术的面具这么感兴趣,虽然想吐槽两句,但是碍于这里是木叶,才打定主意一直装普通的狐狸下去。

    “斑,你喜欢?”蝎见斑停下了脚步,方才回过了来,便看到了斑盯着一个怪异的面具目不转睛的动作。惊讶地眨巴了一下眼睛,斑的品味……好奇怪啊。再联想到黑底红云张扬至极的晓组织制服,蝎在内心长叹了一口气。

    “……也不是喜欢。”看到蝎略带疑惑不解与鄙视的目光,定力极好的斑依旧能够做到面无表。坦然自若地交付了摊主面具的钱,与蝎并肩走在木叶的康庄大道上漫不经心地回应道。

    “这东西并不是必需品,不是喜欢的话,那是什么?”一般而言,即使是不希望别人看到自己的真实相貌,所采取的也大概是蒙面,以及暗部特有的动物面具。哪有人用这么招摇的面具的……而且晓组织的制服也未免太醒目了一点。算了,反正他们本来就是强盗组织而不是暗杀组织。

    “……”沉默中的斑,因为斑突然发现,他无法和蝎解释有关宇智波斑的“阿飞模式”的事

    郁闷的低头四十五度看地,虽然大街上人来人往,斑却在行走之间诡异的没有撞到任何人。不是因为他的运气好,而是因为蝎在用查克拉线纵着他的体。不知不觉地走到了一片人烟稀少的公园附近,斑方才止住了脚步。

    “好,就算如此。”尽量使得自己的体显得不这么僵硬,只要是在木叶的范围内就绝不可以露出任何破绽。三代火影的望远镜之术可以随时随地的看到木叶所有的大小事件,所以一旦在木叶露出了破绽,那么一切便都是前功尽弃。“蝎,四代火影现在应该在哪里?”

    “……据说上午十点的时候会进行游街。”蝎见斑突然变得正经了起来,也不敢贸然做出些偏向攻击类型的举止。一直垂着的手臂放回了衣服的口袋里,让自己的神态显得更加的自然。

    “那就等到下午。”利用三百六十度无距离的白眼寻找到了火影办公室的所在地,斑敛回了心神,还是觉得全体成员都在的好。“等到他最疲倦的时候,去见一见那位‘历代最强火影’。”

    .*""*.·°∴ ☆…·…·…·…·…·☆..·°*""*.

    波风水门站在火影办公的天台上,带有“四代目”字样的火影服的衣摆随风飘在空中摇曳着。晴朗的天空下,散发着令人倍感惬意的温暖,使得原本巡游了大半天而有些疲倦的水门也不由得会心一笑。

    战争,已经结束了呢。

    虽然对于那些永远逝去的忍者同伴们倍感歉意与遗憾,因为他们无法享受到如此平和美好的生活。但是背负着所有忍者以鲜血和生命为代价博来的木叶,才更值得人们去珍惜和守护。眺望着这一片祥和富饶的土地,波风水门的心中一种难以抑制的感动油然而生。这便是他生长而且护的村子,这便是他从今往后,要用一切来守护的村子!即使这片祥和维持的短暂,他也一定会竭尽所能地为木叶贡献出自己所有的力量!

    “恭喜你了呢,老师。”卡卡西有些懒散的半睁着唯一露出来的右眼,一头银色的头发在阳光的照耀下也显得没有那么的冰冷。过于慵懒和敷衍的声调使得水门无可奈何地略微垂下了头,只是那微微耸动着的肩膀暗示着卡卡西他此时此刻的心……想要大笑的心

    “卡卡西,你还是这么冷淡啊。”片刻,面带着温和的笑容,水门若无其事地回过了。清澈的如同大海一般的眼眸看向站在他的后带着面罩、手里依旧拿着狐狸面具的卡卡西,温和的嗓音令人不由自主地心生好感。“无论如何,我也是你的老师啊。自己的老师成为了火影,无论是于于理,你都应该送一份礼物给我?”

    “礼物?”重复了一遍这个久违的词汇,卡卡西花费了大约半分钟回忆着这个词汇的引申含义。“唔……那样的话,我送老师你自来也大人最新出版的小说如何?”

    “……”沉默中的水门,坚决不想承认自己的师长有着某种令人郁闷不已的特殊癖好并且有着曾经因为偷窥女澡堂而被暴怒中的纲手打断了六根肋骨、双手腕骨折。“卡卡西,你是指《亲天堂》?”自来也老师就是为了这种东西的取材而被打至如此,却依旧不知悔改……好,其实他也有替老师开后门帮忙转移过纲手注意力的时候,所以也没有资格说这种话。

    “其实真的不错的。”从衣服的口袋里拿出了某本十分著名的小黄书,卡卡西居然当着水门的面就开始地阅读了起来,虽然那懒散又若无其事的神态完全称不上是全神贯注,也让水门深感到卡卡西的变化之大。“而且这是我十八岁的生礼物啊。”

    “……”老师,你怎么可以送这种东西给卡卡西啊!

    郁闷中的水门为了调适心再次默然地回看向村子里的风景,一头灿烂的如同阳光般的金发刺目无比。现在的学生真的是越来越难教了啊,卡卡西也刚过了十八岁生不久,恰好处在了成年人分界线外。十八\的东西,他也无法说出什么不对来。

    【十八岁也是人生中很重要的转折点,卡卡西这小子也长大了嘛,所以当然要了解一下成年人的世界了啊!水门你就是太心了,你总不可能担心卡卡西一辈子,安心啦!】他的老师,传说中的三忍之一的自来也居然就以这种态度半推半绕地将他绕了进去,迷迷糊糊地就放过了自来也将《亲天堂》送给了卡卡西作为十八岁礼物的这一举动。事后,水门不止一次地回想起来,却依旧感到十分黑线和无奈。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晓组织の猎人穿越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