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斑,你到底知不知道钱的重要啊!!”角都听闻了斑作出的决定后,差点都想直接将斑直接丢到河里面去,利用冰冷的水让他好好清醒一下子。诡异的眼睛里冒着骇人的绿光,再加上那低沉又粗糙的嗓音,威胁的意味十足。“世界上最重要的只有钱啊!没有钱的话那么要怎么办啊!”

    “知道,但是和你这个钱扣交流是根本不可能行得通的。”斑面无表地瞥了一眼几乎想要抓住自己衣领猛摇的角都一眼,平静地回应道。毕竟他与角都已经相处多年,对于角都这个在面对金钱支出的问题上总是非常不淡定的习惯也彻底淡定了。“而且无论我现在说什么,只要没有见到钱,你都是不会相信的。”金钱至上主义的超级拥护者啊……除了钱的数额大小,根本听不进去一点儿道理。“总而言之,这只不过一种小型投资罢了,以后整个雾忍村都是你的,还愁这点钱不成?”他只不过是拿了几万组织的经费去填补了雾忍村的一个亏空而已,至于反应这么大嘛,搞得跟他抛妻弃子背叛组织了似的。

    “那也不能一声不吭的就把钱拿走啊,好歹也要让我记个帐!”依旧不依不饶的角都桑,不过从这句话里面也能够听得出来,他对于斑的做法其实也没有多大的意见。毕竟数额一共也不过几万而已,他随便接下一个悬赏单子都能赚几十倍、甚至百倍。

    “他们天天就为了这种事吵来吵去的?”即使已经加入了晓有几天之久,鬼鲛依旧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现在在他面前的这个看起来十分俊秀而且人畜无害的年轻男子,居然是那个传闻中以实力强大与险狡诈著称于第一次忍者大战的宇智波斑……?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怎么说呢……这位宇智波一族的创始人,宇智波斑在忍者界的地位可是相当的……唔,虽然说不上是像六道仙人的那种传说级别的巅峰忍者,不过也算不上是反面典型。但是宇智波斑在忍者界有一个相当熟人所知、心知肚明却没有人会直言不讳的份——

    叛忍的祖宗。

    叛忍对于一个忍者而言,是最不光彩的。因为这代表着你背弃了为忍者的道义,并且与其所属忍村彻底断绝了关系。叛离忍村的忍者,会受到原本所属忍村忍者的追捕。这是因为叛忍的上大多都带着原属忍村的重要资料以及绝密,倘若外泄至其他忍村,不单自家的忍术随时被偷学或破解,更甚的是可能威胁到整个忍村的安危。所以为了尽快把这些叛忍杀死,村中多成立追忍部队进行追杀。

    总而言之,他宇智波斑便是开创了叛忍先河的那拨忍者里的其中之一,而且名气非常大。所以才做了叛忍没几天的鬼鲛同学,对于宇智波斑这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相当少言寡语并且将面瘫认真落实贯彻到底的叛忍祖宗感到非常不习惯。

    “嘛……角都对于有关钱的事总是很较真的,所以是常有的事,不过也不至于天天都这个样子。”白绝解释道,体另半边的黑绝对于白绝这种难得好心的解释哼了一声。

    “这不是也很有趣嘛……”蝎低笑着带着几分漫不经心地说道,他已经现出了真,手上的查克拉线连在了最新制作的傀儡上拨弄了几下,检查着是否还有什么不良的状态需要调整。“难得的有了几分乐子……你是鬼鲛是?说实在的,叛忍的生活其实是很无趣的呢。”

    对于晓,蝎倒是非常满意,既能够有一个安的场所,也能够随心所地制作各种强大的人傀儡。况且晓是一个强盗组织,为所为的地方,果然非常适合他呢。说不定,他也能将这个宇智波一族的创始人制成傀儡呢。相信他一定会成为自己最强的人傀儡……真是有趣。

    想到这里,蝎看向斑的眼神里便多出了几分想要解剖的探知,惹得不知所以的斑突然打了个冷战。

    【啊咧……变天了吗?】抬起头瞥了一眼外面阳光灿烂的树林,斑有些疑惑地歪了歪头。

    .*""*.·°∴ ☆…·…·…·…·…·☆..·°*""*.

    飞奔在树林之中的几人速度极快,斑并没有发动那光速一般的空间忍术,而是选择了和其他人一起同行。九尾温顺地趴在斑的肩膀上,长而蓬松的九条火红色的尾巴摇曳在风中,与斑黑底红云的晓组织制服相映衬着,显得格外夺目。

    走到了一个分叉点,斑止住了脚步,余下的人也立刻停了下来,带着几分不解注视着依旧面无表的斑。

    “就在这里分开,蝎,你和我一同。”斑轻声说道,冰冷的黑眸此时闪烁着某种按捺不住的杀意,掩在风衣下的唇抿了抿,斑方才缓回了心神。“角都,你带着绝和鬼鲛先去土之国,我和蝎大概两天后到。”说罢,也不解释些什么,斑便转离去了。蝎有些疑惑地注视着斑绝尘而去的影,撇了撇嘴,回望了一眼依旧不知所措的众人,跟上了斑的脚步。

    待到与蝎大约前行了足有半个小时的时候,斑终于开口打断了这片漫长的近乎令人感到沉闷的寂静,但是说出来的话却令蝎立刻不由得戒备了起来——

    “三代风影应该是蝎你杀死的?”

    听到了斑沉稳如昔的嗓音道出的话语,蝎带了几分惊愣之意地抬起了一直半垂着的头,十分不满地眯起了琥珀般的眼眸,开始不着痕迹地向后退了些许的距离,以便能够随时放出傀儡进行战斗。对于傀儡师而言,过近的距离只会带给他们更大的伤害。“为什么你会知道?”

    按理而言,这件事可是绝密,即使在砂忍村也没有几个人会知晓,而知道事经过的家伙更是一个都没有。加入了晓几天,听角都提及过,斑为了潜心修行忍术,可是在几十年前便开始在山林里密闭不出了。这种绝密的事……斑居然也会通晓,看来自己实在是小看这个活跃在第一次忍者大战年代里的人物了。

    “啊……只是随便问问罢了。”斑漫不经心地回应道,并没有在意蝎已经开始十分戒备的动作,迈着平稳的步伐跃在各个树枝之间。“安心,我们之间并没有任何利益冲突,毕竟我自始至终就从未属于过任何忍村的麾下。我想做的只有为所为而已,对于忍村的事根本没有任何介入的兴趣。”

    “所以,你才创立了晓吗?”发觉斑所言的话语确实是不假,于是蝎也放下了戒备,只是心中对于斑的忌惮之心更是多出了几分。

    “这个啊,创立晓的初衷……只是为了完成一个人的遗愿罢了。”说到这里,斑原本面无表的脸庞上也逐渐浮现出了一丝笑意,但是却是十分明显的苦笑。又过了片刻,斑似乎想起了什么,突兀地出声道:“呐,蝎,你知道吗?”

    意义不明地抬起了戴着那枚画有写轮眼图案的戒指的手,斑亲吻了一下它,随即才带着几丝戏谑意味地回看向等候着下文的蝎。

    “其实啊,我是被迫的哦。”

    “……哈?”对于斑的这句话,蝎有些理解不能。通过短短的几天接触,他了解了宇智波斑分明就是一个非常随心所,偶尔有些孩子气的家伙而已。以他强大的实力……有人可以威胁的到他?虽然并不清楚斑究竟有多强,但是能够将上古尾兽之中实力最强大的九尾驯服的服服帖帖的……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趴在斑的肩膀上打着瞌睡的可小狐狸,蝎更加疑惑了,那真的是九尾吗?为什么给他的感觉简直比起普通的通灵兽还要安分不少啊。

    有些不快地挑了挑眉,蝎略带郁闷地问道:“喂,斑,我们到底是去哪里?”倘若单单从方向来看,斑所奔去的地方应该是火之国的方位……难道他是想去木叶?但是这次不是要去土之国进行抢劫吗?毕竟土之国大名的游行确实是非常强势呢,难怪会引起斑的兴趣。

    “去木叶啊。”理所当然的语气,似乎是在奇怪着他为什么会这么问。“木叶的‘金色闪光’,你应该是知道?”

    “啊,我有和他交过手。”而且他败的相当惨……那个飞雷神之术简直就是傀儡师的夙敌,意想不到的神出鬼没使得只要是“金色闪光”所在的战场,所呈现的局势都是一边倒,方向当然是木叶了。“但是这和去木叶有什么关系?”

    “其实我是很想把他绑来给你做人傀儡的,蝎。”这真的是他的真实想法……看着蝎猛然浮现的星星眼,斑还是在他兴致盎然的时候给他浇了一盆冷水。“只是对于那家伙,有些地方还仍然用得到,所以暂时不行。这次去木叶是打算盗取一些资料的,虽然多数国家现在正处于战乱时期,资料想必也整理的非常不细致,但是有需要的资料却是不去不行呢……”

    “研究忍术要用的吗?”原来是看中了别人的忍术啊……蝎的嘴角不由得抽了抽。尽管如此,他却依旧保持着平缓的语调。

    “准确的说,就是波风水门一战成名所用的那个飞雷神之术的空间忍术。即使不能够学会,也必须要研究出如何破解的才行。”斑低低地叹了口气,飞雷神之术确实是很有必要拥有的。他曾经试图将那个堪比光速的空间忍术传授给角都,只是刚萌生了这个想法便觉得体僵硬异常,看来神明也将这一条路封死了,那么就只剩下飞雷神之术这个唯一的选项了。毕竟飞雷神之术是波风水门的原创忍术,也是这个世界原本的组成部分。“我想它应该被收录在了柱间遗留下来的封印之书里……所以要用偷的才行呢。”主要原因是现在的晓组织还是不够强大,成员也没有完全加入其中,否则他根本不需要顾忌这么多。

    “恩~听起来倒是很不错。”听到斑的打算,蝎俊秀可的娃娃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略微狰狞的笑容,原本不急不缓的速度也提快了几分。“看来不用心的话是不行了呢。”

    .*""*.·°∴ ☆…·…·…·…·…·☆..·°*""*.

    “哇塞……”鬼鲛双目瞪圆地注视着面前的万人空巷,盛极一时的场面使得他一时之间忘记了原本来到这里的目的。“记得我还没有叛村的时候,就是水影上任的时候场面都没有这么闹啊!”

    “拜托啊鬼鲛。”白绝冷冷地瞥了依旧吃惊不已的鬼鲛一眼,倘若他杀人的时候也这么兴奋那就好办的多了。“雾忍村的规模虽说也不算小,但是这可是土之国的大名游行啊。一个忍村怎么能和一个国家比较呢?”

    “啊哈哈,说的也是。”神经大条地挠了挠头发,他确实是忘记了这一点。转而鬼鲛似乎想起了什么,“不过抢劫……要怎么做?”

    闻言,无论是正在观摩着土之国哪个片区比较富裕的角都,还是注视着街上闹的游行大队的绝都齐齐地呆住了。虽然他们是叛忍,但是叛忍归叛忍,从本质上,他们从小所学习的都是忍者的战斗方式,强盗……不好意思,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开过强盗学校的。【忍者横行的世界里哪来的强盗?】

    “你提出了一个非常引人深思的问题啊,鬼鲛,真是看不出你其实还蛮有头脑的。”拍了拍鬼鲛的肩膀,角都的嗓音因为在思考着所以更加低沉了几分。“不过说起来,斑其实也是第一次打劫的……”那个常常一时兴起就随心所任意妄为的家伙……该不会这次想去打劫也是一时兴起!【你真相了……】想到这里,角都不由得咬了咬牙。

    “总之一会儿去问斑就好了,他那和光速一样移动的空间忍术很方便。”黑绝看出了角都的不悦,适时地说道,也成功地缓和了角都有些浮躁的绪。

    历史总是很巧合的……其实在现实也是如此。说曹到,正在此时,红光闪过,斑带着蝎以及九尾一只从天而降。

    “啊,老大!”有些吃惊地回望向悄无声息出现在他们面前面无表的斑和背着一个很大的卷轴的蝎,鬼鲛率先叫出了声。“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啊?”这也太快了……他们也才到土之国没多久啊,而这两个人先前还不知道去了哪里一趟呢。

    “别小看我啊,好歹我也是有着这种能力的。”闻言,斑有些不快地挑了挑眉,略带戏谑的声音不同以往的冰冷。他的瞳术里可是融合了向一族的白眼,虽然做不到透视人体位,但是借着九尾无限查克拉的帮助,在木叶的境内看到鬼鲛他们处在土之国的哪个位置也是轻而易举的。

    “啊,这个怎么样都好啦。老大啊,话说打劫……到底要怎么打劫才好啊。”大事当前,鬼鲛自然也不会多计较,转而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毕竟没有个指导人员真的是很麻烦啊!

    “……”沉默中的斑,与斑接触最长的角都感到自己的眼睛不自觉地抽了两下。斑啊……都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你这想到一出是一出的坏习惯还没有改掉啊!三思而后行啊!

    片刻,面瘫的斑说出了一个超级不负责任的答案——

    “嘛……总之,先杀了他们在。”

    于是,在打劫的第一天,目前为止,晓组织所有的成员们都深深地感受到了,强盗其实也是非常难做的。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晓组织の猎人穿越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