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斑现在深刻地体会到了,战场与杀人还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这就犹如理论知识学的再好,完全没有实践过的话也不过是徒有其表罢了。战场上的战斗,与普通的打斗根本不是一个概念。从未踏上过战场上的家伙,即使杀过再多的人,也无法体会到战场上究竟是有多么的残酷。

    鲜血近乎铺成了河流一般蔓延在大地上,倘若用手指轻沾,你甚至还会觉得它依然残留着余温;死者无法瞑目的双眸似乎在诉说着内心的不甘与怨恨一般,凄凉的一地尸体看似拥挤,却又显得无比孤寂。

    尽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在真的看到了这一幕的场景时,斑却依旧被震撼了。在这片荒凉的大地上,仿佛世界只剩下了他独自一人而已。内心的悲戚突然蜂拥上了心头,使得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感的斑一时之间不由得有些不知所措。不过重点并不在这里,斑并不是完全没有在战场上战斗过。突然觉得悲哀的源头是因为……他看到了一些人的眼睛是被扼去了的。

    在这些人的皮肤上余下的两块黑洞,比起那些无法瞑目安息的人们显得更为残酷和令人不忍。而这些人体的衣服或者额头上,都还留有着木叶的护额。特意摘下这些人的眼睛,只有一种可能……他们是宇智波一族、或者向一族的人。至于对象,既有可能是木叶的人自己动的手,也有可能是敌对者所采集了下来;木叶要防止如此珍贵的血继限界者的能力被敌方研究出来,而敌方也正是为此。战争是残酷的,斑甚至怀疑扼下这些人眼睛的人,可能就是他们往同队的同伴。

    不过向一族与宇智波一族的人大多都是黑发,唯一能够区别出他们的便是那黑白分明的眼睛了,只是……现在这样子的话,根本完全看不出嘛。

    一旦想到这些人里面有不少都可能是他的族人,斑顿时就觉得万分不自在。虽然对于宇智波一族,他完全不存在任何感,但是在心里依旧不能够完全介怀。对于理智而言,他是不可能有着这种感触的,所以能够解释这一切的只有宇智波斑的本能反应了。

    “斑?怎么了?”见斑久久地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移动一步,只是定定地注视着前方的一堆尸体沉默不已,九尾才出声问道。它略带好奇地瞥过了那些残碎的景象,觉得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伸出爪子轻轻地扯了扯斑的发丝,猩红色的兽瞳里夹杂着隐隐的担忧意味。“为什么都不走呢?”

    “……大概是很久没有看到这种况了。”侧过了头来,斑轻声对着九尾回答道,由于瘫着一张毫无表的脸,所以九尾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斑特意骗人的话语里面总是七分真、三分假的,正因为是这种话语,所以才更令人真假难辨。“所以不免有些怔了怔呢。”

    宛如叹息一般的话语飘散在弥漫着浓重血腥气味的空气里,使得九尾也不由得略发出神。注视着斑面无表的英俊脸庞,摇头轻笑。

    有精神了呢,斑,真好啊。

    .*""*.·°∴ ☆…·…·…·…·…·☆..·°*""*.

    由于斑那与光速一样的移动速度,所以他们很快便到达了水之国的雾忍村。对于三尾的人柱力矢仓,斑初见他是也是着实吓了一跳的。据说现年的矢仓也有四十岁以上了,但是……这家伙跟蝎一样,是个标标准准的伪正太啊,而且还是相当帅气可的那种。

    原本斑对于这位四代目水影的印象依旧是从黄骅那里听闻而来的:在仓矢当政期间,雾忍村与外隔绝,没有任何外交;并且疑似暴政,雾忍村也因此被称为“血雾之乡”。果然传说就是害死人啊,他当时思考矢仓的时候就应该往那英俊威武的纣王方面去幻想,而不是往一副猪腰子脸的朱元璋方面去鄙夷。猜测的越多,落差的就越大啊……

    虽然矢仓是个伪正太,斑却依旧下了手。他原本就不是心软的人,对一个非亲非故毫不沾边的家伙更是不可能泛滥同心。披上了一个四代水影的皮子,绝也可以方便行事了不少。记得他一直在抱怨着木叶的报网究竟有多么的广,当然,只有随的白绝会抱怨。

    封闭外交?怎么可能……斑可是打算用雾忍村作晓组织的据点,将晓的规模发扬光大起来。沉寂了几十年都没有露出过一丝痕迹,他已经忍的足够久了,忍到连角都看到这么久都没有任何动静,都几乎快萌生了脱离组织的想法了。斑虽然心知肚明,却还是拖到了今。他不是不想组建晓,他只是希望晓的成员里依旧是火影原著的那些人,不尊重原著是不好的。呃……也许大蛇丸可以除外,他还是不太喜欢舌头和脖子都可以伸的这么长的家伙。

    所以一度,斑在思考着原本的宇智波斑收下了大蛇丸的原因之时,也联想起了另一部动漫里有名的一个组织。幻影旅团,猎人世界中的A级犯罪组织,强盗,有着极为冷血却最适合组织生存的团规,这一度让斑倾心不已。

    这个倾心所指的是那群团员们对于组织的忠心耿耿,这与原著中的晓组织那么的冷血、孤漠、面对同伴的死亡,既不缅怀也无动于衷完全不同。晓组织的成立可以说其成员全数都是为了各自的目的而拼凑在了一起:斑想要成为十尾的人力柱,开创出一个全新的世界;佩恩与小南也是因为与斑有着相同的目的;蝎需要一个彻底庞大的报网;角都是因为加入组织后可以赚更多的钱;鼬是为了要替木叶监视着晓组织的动向,并且为了弟弟的成长提供一个方向;大蛇丸是为了更好的研发**实验;迪达拉是为了打败鼬;飞段是因为生喜好杀戮而不愿待在如此和平主义至上的汤隐村。在晓所有的成员之中,只有不明为什么如此忠心于组织的绝以及大概是被斑所迫使加入晓的干柿鬼鲛才算是忠心耿耿的了。

    鬼鲛是个非常忠心的人,这点在黄骅对他所露的只言片语里完全有迹可循。但是如此忠心的人还会背叛村子的话,那么八成是蒙上了洗不掉的不白之冤。而鬼鲛是出自雾忍村的,那么这个不白之冤很有可能便是宇智波斑刻意所为。

    听闻角都那边已经联络上了有意叛变砂忍村的蝎了,那么他这边也应该去见一见鬼鲛才是。不过用普通的谈话方法是断然不可能起作用的,所以控制这位三尾人柱力,对于鬼鲛的叛村是极其必要的。

    .*""*.·°∴ ☆…·…·…·…·…·☆..·°*""*.

    鬼鲛感到非常委屈……你没有听错,他就是觉得委屈了。水之国的大名死了,这对于水之国麾下的雾忍村原本便是一个极大的冲击了,尤其是现在还是极其敏感的战争时期。虽然雾忍村并没有参与这次的战争,但是也有可能其他的国家瞄准了水之国这个薄弱的时期而将战火引向了这里。

    鬼鲛当然没有怎么接触过大名这种级别的人物,他接触最多的高级人物也就是水影大人了,所以对于大名的逝去,神经看似大条实际上却相当细腻的他自然意识到了雾忍村现在的况绝不算好,所以即使心里对于那个大名毫不在意的鬼鲛,也不由得在内心抱怨了几句。但是现在,他莫名其妙的就被水影大人冠上了“疑似杀害水之国大名”的罪名,对于村子忠心耿耿的鬼鲛当然觉得自己分外委屈。

    虽然村子里有些与他熟络的人都觉得他是不可能背叛的,但是很明显,这就如同明星代言效应一样,作为所有忍者的偶像——水影的号召力在雾忍村也是无限的。不出几天,原本誓言要将他洗白的忍者们就全数倒戈了,甚至还有几个人直接冲到了他面前质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心冷了,鬼鲛心灰意冷了。其实他清楚地知道,人在忍者的道义上根本就是垃圾而已,因为他自己也是这么做的。在一次的战斗中,他的小队面对着木叶的敌袭、面对着如此令人感到心慌的人数劣势而感到寡不敌众。于是自己便毫不犹豫地将队友全部杀掉,只是以免队友落入敌手手里使报外泄。因为那些家伙们被抓住后一定会经不住拷问,而木叶有名的一个叫做山中亥一的忍者就可以用秘术进入敌人的脑中抽取报。

    只是在真正的面对了人的背叛时,鬼鲛却依旧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他可以坦然的为了守护村子的机密而死,却不能不芥蒂雾忍村众人的不信任与厌恶。因为这是他从小生长的村子,这里他一直信仰崇拜的、属于忍者的道义与必须遵从的职业条例。

    斑可以理解此时的鬼鲛愤怒而又失落的心境,却无从体会。毕竟他从未享受过忍者的教育,穿越之前,他不过只是个生长在祖国下的普通人,当然也不可能接触到什么特殊的洗脑式教育,尽管现在的教育体质跟洗脑也没有什么两样……但是即使如此,他却也无从评论。因为这对于一个国家而言,是非常必要的。鬼鲛所接受的教育,对于一个忍村而言,也是非常必要的。

    所以,即使斑现在装好人收下了叛村离去却又无处可归的鬼鲛,也没有觉得内心有任何愧疚。原本就该是如此的,命运的不可违,正如他现在的份是宇智波斑一样。

    他平静的子,大概就此一去不返了,余下的只有杀戮与血腥以及各个势力之间的利益争斗罢了。

    .*""*.·°∴ ☆…·…·…·…·…·☆..·°*""*.

    “宇智波斑……真是没有想到,经过了第一次忍者大战,传说级别的人物,宇智波一族的创始人居然会存活到现在。”与斑初次会面的蝎一如传闻中的戒备,并没有现出本体,而是藏于傀儡之中,纵着绯流琥与斑进行着对话。喑哑暗沉的声音根本听不出丝毫异常,倘若斑不是知道了蝎早已在十五岁的时候便将自己做成了傀儡,怕是也根本不知道蝎的真究竟如何。“呵……初代目火影只怕在黄泉之下也要气得半死了,因为他早已亡故,而你这个夙敌还活在人世。”

    “我想大概不会。”斑不急不恼地回应道,沉稳而又优雅的声音使得蝎的心头莫名涌上了一股无名火,急躁却又无法宣泄,所以他只得按捺了下来。“柱间的亡故与木叶内部的权利争夺有着很大的关系,而且在他逝去的时候,我曾前去看望过。”

    对于柱间,斑在亲眼目睹到扉间近乎颓废空洞的姿态后,便再也没有提及“木头”这个他当初刚接受了宇智波斑的份对其所用的戏称,因为他觉得这是对柱间的一种玷污。无论在柱间生前,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否是夙敌,他对于千手柱间依旧存着一份敬意。因为斑猜测着,柱间可能是知道着这一切的,知道一些人惧怕着他的力量,从而策划着他的死亡。但是即使他知道,却也没有对这希尔下手,因为在这其中,大概是有着不少宇智波一族的人的。

    宇智波,这三个字在整个火影的剧中可谓是贯穿通融。先是由佐助引起了宇智波一族的能力,再是由鼬引出了木叶的暗面,最后是由宇智波斑引出了企图毁灭世界这一令人匪夷所思的目标。宇智波这三个字简直就是悲剧的代名词,只要沾上了就绝对没有任何好事。【佐助向木叶复仇,鼬为了弟弟而死,斑处在被五大国联合追杀之中,余下的人全部死亡,真的是没有一点好事】

    “是吗?”明显是不太相信的语气,但是斑也没有打算令他相信,只要他知道这是真的便好。

    “蝎,被喻为‘天才傀儡造型师’呢。”手指上的戒指呈鲜红色,上面的黑色图案便是斑的永恒万花筒写轮眼,斑面无表地注视着造型诡异的绯流琥,一双纯黑色的眼眸里平静无波。“因为是天才,所以才是异类。即使是为大国的风之国,也无法容下你的野心呢……”

    “加入的目的应该不需要询问这么多,总之对于晓无害便是。”蝎的语气略发不善了起来,毕竟被人猜测以及当面评价对于蝎略带急躁的格还是十分难以忍受的。

    “说的也是。”探究别人的**并不是好事,不过倘若他想要知道的话,蝎也绝对不可能拦得住他。“对了,这是你的戒指,绝对不能丢,因为丢了的话与叛出组织没有任何区别。至于制服……去找角都,他大概下午便会来到基地。”说罢,将一直玩转在手心里的那枚【玉女】弹了出去,蝎也痛快地接了下来。

    在蝎临走的时候,斑略带戏谑意味地提醒道:“记得要戴在本体上哦。”

    满意地看到蝎的绯流琥一顿,随即又开始以一种诡异的似乎是软体动物般的移动方式缓缓地向前以匍匐的姿势前进着,斑才收起了这种有些幸灾乐祸的心思。

    天才,又是天才。天才这个词语的使用频率在火影里面从未少过——佐助是天才,鼬是天才,宁次是天才,鹿丸是天才,连鸣人也是天才……

    这个世界,还有平凡的人存在吗?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晓组织の猎人穿越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