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清晨的阳光总是使人感到分外温柔,就像母亲的抚一般令人留恋不舍,绚烂的光泽虽然不及落时分的美仑美奂,但是也别有一番滋味。

    已经换成了一头短发的斑正带着一脸若有所思的神在长而空白的卷轴上涂涂抹抹的,一些稀奇古怪的符号组成的图案令黄骅感到格外迷惑。郁闷的扁了扁嘴……好她不是忍者,看不懂也没什么关系。虽然这几年来从斑那里学习了一些体术,但是一直都没有什么用,除了每次出了一的汗以外连一个下忍都无法制服。但是在练习的时候通常会引发一系列的灵异事件,最后,连斑都不得不放弃了对她的教导。

    【我认为只要你的霉运不倒,那么你一辈子都不可能枉死在火影世界的。】当时的斑,面无表十分认真并且淡定到了某种令人发指程度的如此告诫她道……所以很自然的,黄骅抓狂了。

    什么意思啊!什么叫做她不会枉死啊!难道她就是一个被炮灰的命吗?

    内心已经开始咬牙切齿的黄骅却依旧强忍着对于斑的不满,因为斑可是她的护符,倘若连这位老乡也离她而去的话,她根本连在水之国生活下去的权利都没有。

    黄骅之所以最近脾气特别暴躁,是因为……今年的她已经快要二十八岁了,而斑的相貌却依旧是与初次见面之时没有丝毫差别。为一个女子,尤其是喜欢打扮自己注重容貌与材的女子,她无论如何看斑都非常不顺心!

    只是一直沉浸在内心世界并且不喜欢倾诉的黄骅不曾发觉,其实斑已经注意到她这种心态很久了。

    神色淡漠地瞥了面色不善的黄骅一眼,斑垂下了头,沉下心来继续制作着忍术卷轴。这个卷轴前就花了他不少的心思,现在并不是分心的时候。承传下了宇智波斑的所有知识的他,在这近乎十几年的时间里一直在潜心钻研,其奋斗程度绝对不亚于大蛇丸!

    男生倘若真的对一件事感兴趣了起来,那么是非常认真与固执的。

    对于黄骅,斑还是不想对她太差的。她不过是因为为一位女的嫉妒来讨厌着他毫无改变的相貌而已,对于斑而言,这并不是什么无法容忍的事。但是倘若太胡来的话……他也是不会留的。

    真正意识到黄骅的做法有些过了头,是由于他最近的卷轴全部消失了的缘故。九尾对于此事十分生气,因为绝查探此事的结果是——黄骅将这些卷轴全数拿去卖掉了。

    绝所探测出来的消息是不可能有错误的,所以斑对于此事再如何的难以相信,也还是去问了一下黄骅。不过黄骅居然大大方方的承认了,这令斑很高兴,至少她没有推脱与推卸责任不是?但是接下来,黄骅所做的事却令他大为反感。事后不久,她得寸进尺的将他其他的房间摆设也卖的差不多了,并且没有征求过他的同意。斑十分讨厌别人随意整理他房间中的私人物品,更别提是全数卖掉了。

    斑很不喜欢这样的黄骅,但是又下不了手杀了这位告诉过他所有火影剧、并且是在这乱世中难得的老乡。

    所以,这个忍术卷轴可能是他最后的办法,因为就连脾气很好的白绝【随的绝】都无法忍耐的话,就更别提脾气火爆的九尾了。

    空间忍术卷轴,倘若能够成功的话,他可以用这个卷轴将黄骅移去原本的世界。

    .*""*.·°∴ ☆…·…·…·…·…·☆..·°*""*.

    “戒指全部都打造好了……不过斑啊,为什么你的戒指上面只有一个图案却没有字?”九尾站在桌子上,有些好奇地眨巴着漂亮的猩红色兽瞳,一火红的如同赤炎般的皮毛光滑油亮,在阳光的照耀之下更是分外惹人注目。

    “妖狐,你不觉得永恒万花筒的图案很美丽吗?”斑露出了一个浅淡的笑容,拿起了属于他的那枚戒指,漆黑深邃的眼眸再次睁开时,便是旋转着诡异图案的写轮眼了。手指屈起一个弧度,将戒指弹到了半空中又再次接住,斑突然发觉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他却依旧有些小孩子气。双眼掩上,再次睁开的时候,便又恢复为了原本的黑。“对了,角都和绝呢?”

    “按照你的交代,已经将全部派去那边的大陆了。”九尾有些困扰地甩了甩尾巴,从桌子上跳了下来,并且十分不解地仰起头注视着斑。“斑,为什么已经十多年了,晓的成员你却没有再收过其他人呢?”

    它总觉得斑收取组织的成员都是带了十分显而易见的目的……似乎每个成员都是固定了的。虽然斑的考核方法它并不清楚,但是这样下去并不利于组织的发展,所以九尾即使知晓他不可能得到任何的回答,却还是问出了口。

    “因为暂时还没有这个必要。”斑冷冷的回答道,一双黑眸里渗透着满满的冰冷。九尾在内心叹气……果然,它的预感是对的。“黄骅的事暂且不用管,那个女人纵使再如何无理取闹,终究也只是个普通人,你没有必要与她过不去。”

    “说的也是。”九尾也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过小心眼了一点儿,但是财物……角都会骂的。回想起角都对于钱的执着程度,它也不由得黑线了起来。那家伙根本就是把钱当做生命的真谛嘛!

    再想想喜欢自己跟自己聊天的绝……好,它必须要承认,未来的晓组织说不定根本就是一帮子怪胎。

    “那么,正事呢?”淡漠的嗓音若有若无地夹杂着一丝怒意,斑对于九尾说话说了半天却总是说不到正题上去的特点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不满了。“我是让你去探查木叶的况了,到底出了什么事?”

    在水之国的这几个月,似乎总是动不安。细心的斑很快便意识到了这个况,于是自己随便坐在了一个酒馆里面,只觉得是和木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于是,斑便使唤了九尾去木叶看看到底是个如何的况。

    九尾难得的踌躇了片刻,斑却也很有耐心的等待着它的后言,只是心中不好的预感也难免浮上了心头。能让九尾难为如此的事,再联想一下这个战火纷飞的年代,斑其实心底里也有了答案。深吸了一口气,斑带着几分怜悯与叹息之意抢在九尾开口之前出声道——

    “柱间死了,对。”

    .*""*.·°∴ ☆…·…·…·…·…·☆..·°*""*.

    扉间神色茫然的坐在柱间的坟前,一双暗红色的眼眸里空洞洞的、似乎失去了所有的生气一般,微风吹拂着他一头的白发,但是如此温柔而和煦的风却使得扉间感到分外讽刺。

    在几年前,他才使哥哥终于同意了他们的关系。

    他永远也忘不了那个时候他由心而发的欣喜若狂,哥哥终于不再拘泥于洛安的事了!虽然对于九尾失踪的事,他想尽办法推托与暗示了哥哥,但是哥哥根本就完全没有往斑的上去想。对于哥哥而言,他在终结之谷一战之后便认为斑已经死亡了。所以倘若不是明示的话,那么他根本就不会认为斑还活着,更别提九尾会与斑成为同伴这种不可思议的事了。

    毕竟九尾与斑……虽然不及哥哥与九尾的势同水火,但是也绝对相差无几。

    不仅仅是因为心底的恋,其中更多的是亲。从小到大的修炼、玩耍,甚至睡觉时都全部同在一起,倘若不是因为洛安的介入,恐怕自己也不会感觉到,这种亲已经不知何时,潜移默化地变成了

    那是一种由亲混合而成的感,却来得比什么都要猛烈。

    在目睹了哥哥因为洛安失踪的事渐消瘦与憔悴后,自己的心口痛的厉害,而且无从宣泄,复一的思念换来的却是哥哥对于深的女子的痛苦……他无法接受!

    于是,在那一天,他用了令柱间感到匪夷所思的手段,要了他。

    但是代价也是惨重的,哥哥从那天起就开始对他避而不见,即使有着不得不在同一室相处的时候却也是不闻不语,近乎持续了一年之久。

    他有些心疼,但是却不后悔,因为倘若不做到如此决绝的话,哥哥是断然不会看他一眼的。

    最后哥哥还是赞同了……尽管有些无可奈何的意外包含其中,但是他终究还是认同了自己的感

    只是他没有想到,哥哥他,居然离去的这么快。这一切都令他措手不及,并且倍感凄凉。在别人的眼里,他仅仅是失去了最戴的兄长;但是对于自己而言,他却是失去了他一生中挚的人。

    .*""*.·°∴ ☆…·…·…·…·…·☆..·°*""*.

    红光闪过,像光速一样的移动速度对于斑而言并不是难事。脚步轻点,落在了扉间的边,但是对方却罕见的并没有作出任何反应,不过结合他现在的处境,斑也可以理解他的心

    面无表的走到了千手扉间的面前,斑半俯下了腰,纯黑色的眼眸里透出了几抹探究的意味打量着面前的人。他并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动静,但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站在了扉间的面前,即使对方再怎么心灰意冷,也不可能恍若不知。

    果然,扉间缓缓地抬起了头来,怔愣的瞥了一眼注视着他的斑,随即又垂下了头来。原本清冷而又严苛的嗓音此时带着些嘶哑与干涩,使得斑也不由得一惊。

    “你也来了啊。”

    扉间这么说道,空洞无神的眼眸扫视了周围一圈儿。见四下确实无人,方才继续开口道:“这么光明正大的就跑到木叶来了啊,斑。”

    “来看看柱间,你不需要担心些什么。”斑声音淡漠的回答道,英俊的面容看不出丝毫个人感,但是却给予扉间一种莫名的沉重感。“没想到连柱间也会死呢……为什么?”柱间的死亡,实在是太过突然了,突然到令斑无法不觉得异常。连与木叶极少接触的他都能嗅出谋的气息,更别提扉间这个一直待在木叶跟随着哥哥接触了一系列机密的弟弟了。

    “原因不明,但是和村子绝对脱不了关系。”扉间颓废地叹了口气,这也是他最大的郁结所在。哥哥的死……可能与他最想守护的村子有关,但是他却……却连觉察都没有做到。

    这是何等的悲哀啊!

    “千手一族会用木遁的,只有柱间一个人呢。”斑轻声提醒道,黄骅与他说过……初代火影的查克拉曾经被移植给了许多忍者。所以他不会忘记……木叶尽管表面上如此的光鲜亮丽,但在实质上却也是在不断地腐烂着的。“至于我,你无需担心,我根本没有想对木叶出手的想法。只因为……这是你们两个共同的心血。”

    他并不怨恨木叶,因为他没有参与建造过木叶;他也不怨恨宇智波一族,因为那时被族人所不认同的并不是真正的他。但是,这样的木叶令他深深地厌恶着,更是为柱间觉得不值。

    柱间啊……你不伤心吗?你用毕生守护的村子,竟然沦落到了这等腐朽不堪的地步。

    十分认真的向柱间的坟墓行了一礼,斑对于柱间的死去,确实是感到愤怒的,但是他却没有什么立场为柱间做些什么。

    沉睡在了故土中的你……是否也感到了一丝丝的寒心?

    .*""*.·°∴ ☆…·…·…·…·…·☆..·°*""*.

    “哎?斑,真的假的啊。”黄骅毫不淑女地吃着昂贵的寿司,一边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奇地瞅着面无表礼仪优雅的进餐着的斑。“千手柱间已经死了?”

    “啊。”有些敷衍的随口回应了一声,斑继续将豆皮寿司塞入口中,期间根本没有看黄骅一眼。

    沉静地注视着窗外优美幽静的风景,他想,他已经决定了……

    “果然。”黄骅撇了撇嘴,唇角边勾起了一抹笑容。虽然并没有嘲讽的意味包含其中,但是却令斑感到分外刺目。“我早就知道千手一族的那对兄弟活不长。”

    “你知道?”斑吃惊地抬起了头,原本平静的近乎冷漠的纯黑色眼眸此时此刻却带着毫不掩饰的惊讶,也令黄骅吓了一大跳。“为什么你会知道!”难以置信地注视着黄骅依旧漫不经心的神态,斑开始不可抑制地散发出了一丝丝的杀气……

    “你、你干嘛啊!”黄骅自然不可能对如此危险的感觉熟视无睹,跟着斑边好歹也有很长的时间了,对于他的一些格黄骅也是略知一二的。警如说对于自己熟悉的人喜欢划分领域,止别人进行任何干涉,比如说角都和绝的事,纵使她是知的,却对他们的现状所知的完全为零。

    难道斑也把千手柱间当作朋友了吗?黄骅疑惑的蹙起了眉头……但是随后又摇了摇头,内心也不由得为自己的想法而感到可笑。应该是不可能的,这种事,毕竟他们曾经是一较高下的死敌啊。

    “……没什么。”斑低低地回答道,黑色的碎发微微地垂了下来,遮蔽住了眼底里显而易见的杀意。将呼吸重新调整为平缓地状态,他在遇到急事的时候果然还是对于控制绪不太擅长,这个习惯可不好……

    黄骅从来不曾意识到,她现在已经是一个生活在火影世界中的人,依旧把其他的人们全数当作书中的人物看待着。但是斑却是无法责怪她些什么的,因为倘若他们之间的况相互转换一下的话,恐怕他也不会将这个世界当作真实的世界。

    因为他现在……可是火影忍者里面最大的反派BOSS啊。

    沉默了片刻,斑站起了,面无表的来到了黄骅面前,纯黑色的眼眸里渗透着满满的寒气。咄咄人的姿态再加上周散发出了的丝丝杀气,使得黄骅不由自主地紧张了起来。但是有些无奈与感叹一般的语气却使得斑并没有这么的严苛,反而透着一种兄长对于任的妹妹的那种无可奈何的包容意味:“黄骅,你还是回去。”

    “回去?”黄骅十分疑惑地重复了一次这个词语,她不明白斑究竟是什么意思……回去?是让她回到原本的世界中吗?

    还不等她再思考些什么,斑便一下子展开了那个空间忍术的卷轴。双手合十,飞快地结起了印,最后一掌拍在了卷轴上,黄骅便带着一脸难掩的惊讶表消失在了一片光明之中。

    斑带着一脸难以言明的神注视着黄骅逐渐消失在光明之中的影,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

    希望他的做法,是正确的……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晓组织の猎人穿越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