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剧情完全向导

    ( )    “哎……”黄骅略发惊讶的用手捂住了嘴,随后心里面涌上来的便是感动了。毕竟男孩子的个本来就是有些毛毛躁躁的,能有这么大的耐心,等到现在四下无人的时候再将她带出来……很不容易了。“真的非常感谢!”说罢四十五度十分标准地向斑鞠了一躬,此时的黄骅顶着别人相貌温婉的皮子很明显地能够看出,她的脸色也不由得有些泛红了。

    “啊,不……感谢什么的话也不用多说了,自己人嘛。”斑倒是不愿意捡了个麻烦回来的,不过如果真把这位难得的老乡放在木叶,他还是不太放心。既然人都带走了,那么就索好人做到底。“你叫什么名字?这个体应该不是你本人?”

    “恩,我的名字叫做黄骅,今年二十一岁。”黄骅也很规矩的离斑至少有一米左右的距离,不敢逾越。在以防万一自己的特殊体质把霉运带到斑的上的同时,也体现出了她是个非常规矩的女孩子。“这个体的名字叫做洛安,至于姓氏还不太清楚。毕竟我只来到这里不过几天,而且服侍着她的人们都是对她直呼其名的。”

    从黄骅的言语里,其实并不是很容易能够听得出,黄骅对这个体的不满以及讨厌的,但是斑却听得十分明晰。斑本来就对于别人的绪变化十分敏感,黄骅都说到这份儿上了,他再不明白的话,也太对不起他以前跟妹妹一起的生活了。

    至于讨厌的理由嘛……大概是认为这个女孩子实在太过懦弱了。毕竟服侍着她的人基本上都骑到了她的头上,而黄骅本人的子大概并不能这么的忍气吞声,况且她的体还有着这么一个温婉可人的格,导致了她必须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咽。不过其实女孩子要是真的讨厌一个人,其实是不需要什么理由的。

    “这样啊,我原本的名字是王梓成,今年十八岁。”斑在第一句话上就体现出了他于黄骅之间的不同,斑已经完全接受了他这个半自愿半被迫的份,而黄骅则是死不承认她已经不再是她了。“现在的份则是宇智波斑,宇智波一族的创始人。”悲剧的族群啊……希望他能活的久一点。反正他已经离族了,鼬哥哥要灭族也灭不到他的头上,说不定还能在暗中帮忙照顾一下佐助小弟弟。

    “哎,只有十八岁啊……”黄骅是没有想到斑居然比她还要小上一点的,因为斑的处事比她还要更加的稳妥。所以黄骅一直认为,斑即使不比她大,也绝对不会比她小多少的,结果这一差就相差了三岁。“等等……你说你现在是谁?”她听错了?这个黑发黑眸的超级帅哥……他居然、他居然说他是——

    “宇智波斑啊。”斑再次重复了一遍他的名号,略发不解地注视着黄骅呆愣当场的搞笑表,心思着……她大概是知道了他是宇智波一族的人而吓到了?不过……她的胆子有这么小吗?

    .*""*.·°∴ ☆…·…·…·…·…·☆..·°*""*.

    千手柱间是因为昨晚被众人劝酒,所以饮了太多、而他本人也颇为不胜酒力的缘故,所以迷迷糊糊地转回了房间,倒在了被铺上便睡的十分熟络了。一夜无梦,也使得柱间分外安心。

    清晨,天才朦朦亮……一轮模糊地发着光晕的红在天际最远处的地平线上,美丽的森林,清脆的鸟啼,都使得人有一种极美的享受,享受着这片刻的宁静之景。

    柱间抬起手来重重地揉了揉眼睛,试图使自己更加清醒一点。他的酒量可以谈得上是非常之差……而且由于宿醉的缘故,使得他觉得分外难受与恶心。即使现在已经是清晨了,这种难受的状态却依旧没有消退多少。模模糊糊地意识使得柱间缓缓地睁开了眼,现在他只觉得全世界似乎都是晕晕乎乎颠三倒四的,于是一头再次栽在蓬松宽大的铺上……睡了个回笼觉。

    待到柱间再次醒来时,已然是清晨十点了。眨巴眼,再眨巴眼,柱间对着木制的天花板相望无言。怔愣了片刻的时间,柱间才反应过来……昨,他娶妻了。

    洛安是个很温柔的女子,更是当初在他最落魄、最无奈、最绝望的境地里拯救了他的女子。温柔地帮助他包扎好了伤口,温柔地嘱咐他一些不该做的事,温柔地照顾着年迈的父母与负伤的自己……

    这样的一个女子,怎么能令他不心动?

    想到这里,柱间不由得发自内心地微笑了。洛安虽然并不是哪个大国的贵族,出门第也不过是户普通的人家,也不是忍者……但他,却是真真正正的想保护着她的。待到明天,他就可以令人将洛安的父母一并接到木叶,相信洛安也一定会很高兴的,可以见到久违不遇的父母。

    虽然木叶里以及宗族里,有不少人仗着自己是忍者就瞧不起洛安……不过有了初代火影夫人的这一份,相信在木叶里也没有人会欺负洛安的。而且扉间他也答应过自己了,会在他不在宗族的时候,帮忙照顾好洛安的。

    这样一来,洛安就可以向往已久的得到幸福平静的生活了。她一直想要这样的生活……而自己,终于可以带给她了。【其实你不带给她,她过的也是幸福平静的生活,真的。】

    转头看去……柱间疑惑的发现,他的旁已然没有了洛安柔的倩影。随即,柱间看到了窗外已经快到了天际正中央的太阳。

    洛安真是个勤快的女孩子啊,柱间心道,大清早的就已经去忙一些琐事了,而且非常体贴的并没有惊动戒备心敏感的自己呢。脸上带着连其自己都没有发觉的宠溺笑容,柱间坐起了,准备去找洛安,并让她好生歇息着会儿。

    .*""*.·°∴ ☆…·…·…·…·…·☆..·°*""*.

    此时被千手柱间心心念念的“洛安”究竟在哪里呢?其实,披着洛安皮子的黄骅和斑已经来到了遥远的水之国了。

    “好冷……”水之国的气候比起四季常温的火之国实在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黄骅恨不得把这个水之国改名叫做冰之国算了。再想想从水之国出来的白……果然是“冰”这种血继限界的发源地,温度真的快要冷到零度以下了。

    突然,一个宽大舒适的皮袄披在了黄骅的上,立刻使她感觉不到了刺骨的冷意。

    “黄骅,你还好。”中国人一般没有称呼别人为小姐的习惯……“小姐”这两个字,因为某种特殊职业的缘故,是怎么听都会觉得别扭的。再加上黄骅的实际年龄是比斑的实际年龄要大上些许,所以斑索直接称呼了对方的名字。“对不起,这是我没有考虑周到的缘故。”斑的体质是经过常年锻炼的,比起普通的忍者还要强出不止几倍,更别说比起黄骅这个普通人了。斑在来到水之国的时候也没有感觉到冷,毕竟他体里的查克拉属就是以火为主的,所以御寒能力相当的好。

    “没有,大概是因为我的家乡偏靠南方的缘故,所以对于这么冷的温度不免有些不适应。”轻轻的摇了摇头,黄骅安慰地对斑笑了笑,明媚的眼眸也因为想起了故土而有些黯淡失色。不过黄骅也不是沉浸在忧伤中的人,很快就打起精神了。“既来之,则安之。我会努力适应水之国的环境的,所以也不需要太担心……斑。”斑这个名字是黄骅犹豫了许久才道出口的,毕竟跟火影忍者里面的最终BOSS宇智波斑成为了老乡……直观而言,是一件非常惊悚的事

    “都怪我一时意气行事了……”斑有些愧疚地低下了头,他当时提出要来水之国的百分之七十的原因是因为……水克火的缘故。不得不承认,内心年龄十八岁的他处理事的时候还是不够稳妥,甚至带了些许的孩子气。虽然懂得不少的事,但是度过的时间上的差距却是不可弥补的。

    这就像如果你有看似比起你自己还要不着调的父母,也许你会看不起他们,但是在处理问题上,他们做的却是你永远也比不上的。

    “没有的事,在水之国总比砂之国要好得多。”有风沙的地方时任何一个女孩子都不喜的,因为对这对皮肤非常之差。水之国即使冷了一点儿,也是很潮湿的地方。就像东北的女孩子皮肤总是非常水灵一样,不过这也有可能是因为天气太冷所以不太出门的缘故。“总之,先找个地方住下,然后我来告诉你火影的一些剧。”

    .*""*.·°∴ ☆…·…·…·…·…·☆..·°*""*.

    时间倒退片刻,让我们来看一看在黄骅得知了面前的人是宇智波斑的反应……

    “骗人的……”黄骅难以置信地感到全她的都在发颤,却不受自己的控制。这就和作者在本·拉\登被美\国报道死亡后不久,在网上偶然看到的,布\什、奥\巴马以及拉\登的三角恋恋的腐女恶搞消息一样的反应。随即黄骅苦哈哈的笑了,只不过笑容比起哭脸还要难看的不止百倍。“哈哈……我现在是在做梦……怎么可能呢?那个火影世界的超级幕后大BOSS……”

    卡壳,等待许久却发现对方依旧毫无反应。黄骅机械地转过头去,她仿佛都可以听到自己的脖颈像没上润滑油的齿轮一样发出了嘎啦嘎啦的难听声响,以及脆弱的小心扉碎了一地的玻璃落地声响。

    “火影世界的超级幕后大BOSS……?”斑疑惑地重复了一遍,好似天然系的眨巴了一会儿眼睛,表面瘫神呆滞。“你是,在说我吗?”预感成真了啊……斑突然发觉自己有预言的天赋,不过这似乎并不是什么好事。想想哈利·波特,那个悲催的魔法界救世主,邓布利多的黄金男孩,他成为救世主的宿命就是因为一个没什么头绪的预言引起的。

    “你真的是宇智波斑?”黄骅戒备的盯着斑帅到极致的黑发黑眼,戒备的退后两三步,神紧张的看着斑依旧毫无反应的神。“你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拜托你说你不是……老乡我求求你了!不要让我脆弱的神经再次崩溃了!

    闻言,斑二话不说的亮出了那对猩红色的万花筒,有什么证明比起宇智波一族特有的写轮眼更简单容易方便居家旅行必备的呢?同时看的黄骅已经破碎不堪的心灵彻底化为了粉末状随风而逝……老天爷你丫的就是个喜欢犯中二病的万年总受!

    “喂……你还好。”斑略带担忧地戳了戳近乎处于石化状态的黄骅,然后惊讶的发现对方由石化更加深度变为沙化了……细碎的沙粒随着自由的风飘在了空中,迷到了斑类似于兔子眼的通红的眼睛。【= =】

    “唔……”急忙把眼睛变了回来,但是斑一个不小心踩空,直接从小坡上摔了下来,狠狠地撞在了一棵拦腰的大树上。“好痛……”还没来得及吭几声,一窝鸟蛋就全数从树上坠落,准确无误地全部砸在了斑的上,黏黏稠稠的感触使得斑分外不适。

    总结,和霉运产的家伙走的太近,自己也不会太好过的。

    .*""*.·°∴ ☆…·…·…·…·…·☆..·°*""*.

    “什么!?”柱间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一把攥住来人的衣领,凑到对方的眼前,愤怒的责问道:“你说你从今早为止就完全没有见到过洛安?不可能啊!”

    “哥哥,冷静一点!”一旁的扉间将近乎已经失去了理智的柱间拉了回来,其清冷的嗓音也使得柱间终于清醒了些许。“洛安没有理由是自己离开的,毕竟她那么低深着哥哥你。最大的可能……大概就是她被掳走了。”

    “为什么?是和我有仇的人吗?”柱间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地平复了一下过为激动的绪。严肃地皱了皱眉,他的处事方式还是非常老道的,按理来说不会有什么人会和他过不去啊……“斑那家伙也已经死了啊,再者,这种低俗的行为也不是高傲的斑会做的。”抱歉,那家伙换芯子了。而且就算是原版的斑,也不见得有你说的那么的高尚。应该说先入为主的观念是强大的吗?

    “不可能是斑的所为……”扉间认真地回忆了一下当时哥哥和斑在终结之谷的决斗……斑自是在那场争斗中落败了无疑。即使他们不能完全确定宇智波斑已经亡故,但是心高气傲的斑也至少也会因为落败而心灰意冷很长一段的时间。还有,那场战斗的伤没有道理会好的这么快,毕竟当时的哥哥可是用出了全力啊。

    千手扉间不愧是木叶未来的二代目火影,从小跟随在哥哥边学习的他,既融合了战斗时的钢炼与狠辣,又融合了自己兄长的气度与温和。但是相对于千手柱间而言,扉间的格还是比较犀利与严肃的,并且要求的也更加的繁复与认真,虽然有时候话语说的不是很中听。

    兄弟二人商量了片刻后,一致认为——

    “大概是哪个国家派出的忍者想要威胁木叶。”

    这也是目前为止最为合理的理由了,毕竟洛安不过是一个普通女子,没有什么戒备心。而且现在的木叶仍然处于发展中阶段,各个国家的忍者村之间的竞争也相当的激烈。忍者村所代表的便是国家的战力,有哪个国家会使出这样险的招数,其实也不足为奇。

    “可恶!都是因为我,洛安才会……”担心妻子会不会被人虐待的柱间现在的心降至了最低点,万一洛安有个三长两短……他不敢想象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一旁的扉间默默地注视着柱间的自责,也无从安慰,只能静静地坐在一旁,帮助兄长分担一些伤痛。毕竟只有这样才可以令兄长知道……他并不是独自一人。

    坐在屋子附近的樱花树上的缩水版九尾静静地注视着这一幕……猩红色的双眸不怀好意地眯缝了起来,唇角咧出了一抹诈的微笑。

    “斑那家伙说的果然对呢,真有趣,还是第一次看见这对混蛋兄弟急成这般样子,可惜不可以待太久。”不然势必会被发觉的,毕竟视线如此集中在两人上,忍者的警戒心也不同于常人。

    甩了甩尾巴,九尾光明正大的从木叶的正门走了出去。它的幻术虽然比起斑还相差甚远,但是也绝对不是寻常忍者能够发觉的了的。在现在任务繁忙的木叶里,剩余的待在木叶待命的上忍数量珍稀的就像国宝一般。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晓组织の猎人穿越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