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在行侠仗义的江湖里,一位年轻男子倘若翻进了某户黄花大闺女的闺房里面,那么他大概不是英俊潇洒的男一男二,就是帅气邪魅的采花贼。但是这两者有一点是共通的,那就是他们终究会上闺房里的那个人。

    不过我们这里不是江湖武侠言小说,而是火影和猎人的同人小说,尤其还是**,所以出入还是十分的大的。

    面面相觑的两人皆是感到惊讶过度而呆愣当场,不过表依旧面瘫。黄骅呆愣的原因,是因为她在思索这个帅到了极点的黑发黑眸的男子不会就是那个狗血的宇智波一族的人?毕竟在火影世界里面,黑发黑眸的俊男美女基本上都是宇智波一族的特产。而斑呆愣的原因……相对黄骅而言就显得那什么了一点,他是因为翻窗时恰巧手臂不小心地蹭过了女孩子的口。【= =】

    啊……我们内心青年少刚满十八岁而且由于教养良好所以一点都不渣的斑已经在考虑是否要对人家负责了。话说不小心蹭过了人家的口就要负责这么严重吗?斑啊,你令那些让女朋友做堕胎的人渣们何以堪啊。

    “那个……请问你是,宇智波一族的人吗?”羞涩的一笑,内心继续对自己持续进行鄙视的黄骅现在简直修炼成了野樱的双重格。柔柔弱弱的声音带着一丝期盼,这是最能够使男孩子心生怜惜的了。“抱歉……这位先生,请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啊,对了,你是中国人吗?”一说起这个,斑自然也放下了那一堆不着边际的思考。熟悉的中文顿时令穿越者老乡心生温暖,差点一酸导致眼泪就直接涌出来了。

    “哎?你也是?”黄骅惊喜的直接奔了过去,抓住了斑的手腕。而斑也因为沉浸在遭遇到老乡的欣喜之中没能反应的过来,这就导致了……窗户旁边的花瓶直接掉了下来,恰巧摔在斑的旁。【还记得么?黄骅有着带给他人霉运的特殊体质】

    “呯——”的一声惊响犹如警报一般,划破了相对平静的小屋。同时,也惊动了外面戒心极强的忍者们。

    “什么人?!”瞬间,几个蒙面的集体COS卡卡西的忍者就集体亮相在了黄骅未出阁的闺房里,黄骅继续呆滞,而斑……已经被一直看戏看得有点莫名其妙的九尾带走了。

    .*""*.*""*.*""*.*""*..*""*.*""*..*""*.*.*""*.*""*.*"

    一人一兽飞快地逃到了木叶外的森林里,施放了幻术,此时才终于得以松了口气了。至少这次的幻术是由斑施放的,所以比气九尾施放的幻术安全保障又提升了一个层次。

    “斑,你老实告诉我,那个女子究竟是什么人。”肯定句,略带小白的九尾难得的用了这么严肃的语气与斑说话。而斑也是知道这次是绝对推脱不掉了,非常面瘫的叹了口气。“妖狐,这件事并不像你想象的这么简单。”他敢打赌,以九尾的思维模式,绝对不可能想到什么严重的地步。

    而且与九尾说了太多的话,并不是什么好事。虽然九尾并不可能故意出卖他,但是难保九尾以后不会被人拐走然后以哄骗的方式问出报,毕竟它有的时候实在有些小白天然了点。

    穿越这件事,果然还是只有自己知道了就好。

    “但是我们也算是同伴,尽管签的是通灵兽的主仆契约……”说到此处,九尾不由得扁了扁嘴,悻悻地看了有点愧疚的斑一眼。低头四十五度,在泥土上摩擦着锋利小巧的爪子,背景是略带哀怨的黑化。“我知道你不可能全数告诉我,但是至少要告诉我一部分。”

    “……说的也是。”如果九尾对这件事一点都不知的话,于于理都说不过去。思考了片刻,斑还是决定换一个九尾容易理解的、半真半假的说法。低低地叹了口气,斑纯黑的眼眸里愈发忧伤,声音也低沉了下来。“说出来你可能有些难以置信,九尾。不过这确实是发生在我上的事,所以纵使你觉得究竟如何的匪夷所思,也请你一定要认真听完。”

    “……什么?”看到斑终于认真了的神色,九尾也不由得紧张了起来。不自觉地,九条蓬松的尾巴毫无规律的晃悠着,使得气氛更加浓重了。

    “我在终结之谷……”才说了一句话,斑就停顿了。气氛顿时凝结的如同冰霜一般,令人毛骨悚然。斑是在低头纠结终结之谷吃了败仗的“事实”,毕竟虽然自己是装作战败的,但是确实是丢脸了不假。而九尾倒是十分理解斑的想法……这家伙其实很好面子的,所以再默默地等着下文,也没有催促。“……后,不多便做了个梦。”

    “梦?”九尾不明白了,究竟是什么梦能令高傲强大的斑忌惮到如此地步呢?

    “这个梦,其实是关于我的前世……”暂时神父加圣母附体状态,斑努力回忆着初中毕业大放假时的那些电影里的片段。还好九尾比较好糊弄,要不换一个人的话估计怎么都不会相信,连斑自己都能听得出。编造的谎言与前面的一旦契合,那可是漏洞百出。

    .*""*.*""*.*""*.*""*..*""*.*""*..*""*.*.*""*.*""*.*"

    “原来如此,你是因为梦到了前世才心神不宁的啊。”虽然没有从斑这里得到关于他前世的什么太过具体的况,不过显而易见,斑是对于他前世的生活而感到十分不满以及愤愤不平的。“难怪你最近的表现这么奇怪呢。”它还是第一次看见斑居然有着这么孩子气的表现,以前的斑对于自己的作为……无论好与坏,都可以说是不理不睬的。

    闻言,斑顿时僵在了原地。连九尾这种智商都可以看出不对劲……天啊!他的演技真的烂到了一定程度了啊!

    “是的。”不管他在心底里有多么的郁闷,在脸面上都绝对不可以表现出来。低低的叹了口气,斑现在万分感激自己先天的面瘫神经。因为面无表,所以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九尾看出他此时此刻的不正常。努力地平静挫败的心,斑的语气变得更加的沉静与自然。“九尾,也不知道你是否与我一样,也有着前世。”

    叹息般的语句使得九尾也很自然地开始思路延伸……随即——

    “不知道!那种虚无飘渺毫不实际的东西……”思考了不过几秒,九尾先是眉头一皱,不假思索地反驳了斑的话语。但是说到后面,九尾的心也不由得愈发失落了起来。它不过是只尾兽罢了,永远都只是兽而已……人类自当是有着前世之说的,而为兽类的它,恐怕连前世这种寄托也无法设想了。

    斑似乎感应到了九尾失落的心,难得温柔地揉了揉九尾火红色的皮毛。

    “那个女孩子所说的语言,是我前世所学过的语言一种。”这不算是说谎,他还学过国际通用使用最广的英语……好,其实他不过是换了一种说法罢了。“我无法相信那只是梦境,毕竟梦境里碰触物体的感触根本和真实的东西一般无二。而且倘若是做梦而已,也不可能记得如此清晰。”就像他一直想自欺欺人,这个世界不过只是他的一场梦罢了,但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逃避,才不是他的风格。既然暴风雨已经来临,那么就让它索来的更猛烈些!【喂喂,名著是这么引用的?】

    “斑,你是想要带她一同走吗?”不太能理解斑那一长串的话语的含义,九尾索直接提出了斑绕着弯子想让它主动说出的话语。

    “是的,我想要知道……前世之事。”只有前半句是真话,斑想知道的不是才不是前世。九年义务制教育下的学生绝大多数都是无神论者……好,其实世界上是有神明的。可惜他们比较看戏,不然自己也不会被弄到这里。斑想知道的是,这个女孩子对火影的世界究竟有多么的了解。毕竟他看的动漫太少,而且好不容易遇到的老乡似乎是刚来到这个世界里,就莫名其妙的就要嫁人了……怎么着也要问清楚人家究竟是不是自愿的。

    “这样啊。”九尾闻言,俏皮的一笑,猩红色的眼眸夹杂着真挚的感,直直地望进斑的眼睛里。“那么,我帮你。”

    .*""*.*""*.*""*.*""*..*""*.*""*..*""*.*.*""*.*""*.*"

    本的婚礼……规矩也太多了!

    尽管木叶并不能尽算于本,不过火影是本的动漫,所以黄骅就直接怪在了“本”的头上。开什么玩笑!?就算是礼仪繁琐的中国,结个婚都没有这么麻烦!【你这现代的能和古代的比么?】

    婚礼上男女双方需通过三百三十九次交杯酒来盟誓相一生,白头偕老。这是谁规定的?谁规定一定要三百三十九次交杯的?而且这衣服也太难穿了一点,虽然看起来也好看的……不对!衣服最重要的果然还是简单美观以及舒适?

    叹气,待嫁……也可以说得上是代嫁的黄骅现在正处于人生当中十分痛苦的一个阶段,学习婚礼的礼仪。

    本传统婚礼的礼服与中国人的常识认知有着不小的出入……首先,这衣服是素白的。中国人一致认为,红是喜庆的颜色,而在婚礼这种十分喜庆并且是人生一大事的场合里,作为压轴之一的新娘子当然是要一红装的。而本人认为新娘子是纯洁的,所以婚礼的礼服也是全白的,全上下包括一些佩饰都是白色的。喻意着新娘的个也从此变成了白纸一张,在娘家时的坏习惯从今以后便完全抹去,等待去学习夫家的一切家风习俗,如一张等待再染色的纸张一般。【摘自百度百科】

    由于这是木叶的初代火影的婚礼,所以全村人势必选择了本的所有婚礼习俗中最为繁琐的神前式,以代表着对初代火影的尊敬,以及对神明的戴与崇敬。

    本的新娘服饰其实是有两种的,一种是“白无垢”,就是黄骅的那种全上下全白的衣服,寓意也就是纯洁与干净的意思。另一种服饰则是“打挂”,那是一种华丽鲜艳织锦的拖尾和服,看起来气派无比,颜色也足够鲜亮。

    黄骅自当是比较喜欢“打挂”的,但是最先掀起“打挂”这种服饰的,是一些花魁。所有人一致认为,“打挂”这种服装,根本不适合初代火影大人的妻子。

    心里继续哀怨着,黄骅轻轻地戴上了“绵帽子”。这相当于东方婚礼里面的盖头、西方婚礼里面的头纱一样,由结婚仪式开始至完结时,用来遮蔽新娘的面貌,只让新郎看得见的物品。

    为什么我……要嫁给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呢?

    婚礼对于一个正处于花季年龄里的女孩子而言,自当是憧憬的事。只可惜她的婚礼……没有父母的嘱咐,没有朋友的祝福,没有一个熟悉的人,只有她自己罢了。

    算了,反正从以前就是独自一人。

    .*""*.*""*.*""*.*""*..*""*.*""*..*""*.*.*""*.*""*.*"

    昏暗的房间里,黄骅十分不安地独自坐在了被铺上……本的传统习俗是睡榻榻米,木叶也是。此时的木叶还根本没有这种东西,所以他们在物质方面的阶级分化具体表现在……被铺的质量上。

    嘴角抽搐,她不会就要在这里献出自己的初夜了。虽然在婚礼上看到了千手柱间,长相也相当一表人才,但是他根本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结婚她可以无所谓,她在婚礼上也弄出了不少诡异的灵异事件……也算是报复回来了,但是中国人特有的保守观念还是令黄骅不能对初夜之事无动于衷。

    最关键的是,忍者这个职业实在是太过高危了,标准的人形战斗兵器啊。说不定什么时候这位初代火影就因为上面派发的一个S级任务就此丧命了,那么不就独自留下她一人守寡……太悲剧了!还是不要忍者这个职业的人形兵器丈夫比较好……好歹没有守寡的担忧啊。

    打住,黄骅继续黑线。貌似火影的炮灰死亡率仅低于猎人来着……连查克拉都没有的老实普通人,保不齐就被哪个村的叛忍一个苦无给死了,到时候她连哭都没地方哭去。

    但是现在要怎么办啊……想这些有的没的可是一点用处也没有。

    突然,黄骅听见了细碎的,似乎是敲窗的声音。

    神经猛然地紧绷了起来,这是自然反应。在越安静的环境下,一旦听到了什么动响,体都会在第一时间紧张起来。小心翼翼并且不着痕迹地环顾四周,黄骅仔细思索了一下……现在看守她的一些忍者们应该都不在了才对,毕竟她现在可是处于即将被洞房的状态。

    而且来找她的人,很有可能就是几天前的那个黑发黑眸的超级帅哥老乡!

    抱着想抓住救命稻草的心态,黄骅相当冒险的打开了窗户。随即,黄骅便落入了一个温柔的怀抱里。景色开始飞快地变换,不出多时,当黄骅回过神来了的时候,她就已然离开了木叶的范围。

    “呼……太好了。只要不在木叶,那我们就安全的多了。”好听的男独特的磁嗓音使得黄骅很快的安定了下来,借着清冷的月光,黄骅注视着斑英俊的脸庞,心生安定。“今天我可是观察了你足足一天有余啊。”当然也目睹了那些灵异事件的发生……出于对生命的惜,斑还是决定离这个女孩子远点未妙。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晓组织の猎人穿越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