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者未婚妻

    ( )    黄骅很悲剧,因为她莫名其妙的突然变成了一个陌生人的未婚妻。

    黄骅的一生可谓是从小倒霉到大,小时候的事她都记得不是很清楚,所以也觉得无所谓。不过根据家人的叙述,她是因为满月的时候,被衷于想看看孩子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年轻宾客一个没拿稳当而摔到了地上,才就此背上霉神俯的。虽然事后人家赔了不少钱,而且诚心诚意的道了歉,但是这倒霉运似乎就是永远抹消不掉的了。

    这种毫无根据并且十分封建迷信的说法,在当今只相信胡\锦涛主席制定的科学发展观的二十一世纪应该是非常令人不齿的;但是由于发生在黄骅上的事实在是超过常识并且诡异过头了,所以使人不得不用这种推断来解释那些不合常理的事

    黄骅被全校同学誉为“学校七大不可思议之谜”的头一位,号称“丧星之神”。虽然这个称呼听起来很炫很厉害的样子,但是她除了让别人的运气降到最低点之外,根本没有任何可以奈何他人的方法。

    说起来,无论学校的设施、教学质量以及其招收的学生素质究竟烂到什么样的程度,但是总能够不知道从哪里传出来一些莫名其妙的灵异故事。像等级Level 1的,就是那些浴室女鬼啊,走廊上女孩子的轻笑声啊,美术室里的自言自语之流的。再稍微高一点级段的……其实也没什么。总结发现,其美化的也不过就是听起来令人惊悚的程度罢了,毕竟在灵异故事的本质上很难体现出什么区别。

    而黄骅……说起来也奇怪,即使她只是随便的走在大街上,都有可能踩进哪个被偷了下水道井盖的洞里面。而且最令人不解的是,如果掉进去了的话,那么附近绝对是空无一人的。

    三岁的时候不幸掉进了河里,而凑巧附近的人们都距离她很远,导致虽然把她救了上来,却让她种下了肺管炎这个永久无法的病根;四岁的时候因为调皮摔破了额头而缝了许多针,而且附近又正好没人,导致延误了送去医院的时间,差点留下永久的疤痕;五岁的时候和周围邻居家的孩子一起捉蚂蚱,结果蚂蚱一着急正好向她的嘴巴里蹦,而她当时正好又想说话,附近又一次没有有常识的大人……

    这些是黄骅每年总结出的“年度运气最背事件”,她本人在死亡之前依旧留有手稿。

    运气差到连黄骅自己都难以不相信自己不是被衰神附体了,话说世界上的霉运难道都让她一个人背了吗?老天爷就看她这么不顺眼吗?

    灿烂的夕阳背景下,黄骅在同龄人以及不同龄人复一的排斥之中,逐渐学会了面无表地对着苍天比中指。【我说这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吗?】

    .*""*.*""*.*""*.*""*..*""*.*""*..*""*.*.*""*.*""*.*"

    记得她这次明明是因为走在购物回家正在想着要给父母做什么样的菜式的时候,被突然转弯超速驾驶的一辆大客车撞飞了才对……

    眨巴眼,再眨巴着,黄骅有些略带疑惑并且莫名其妙地看着自己面前的两个明显打扮另类的女孩子。

    确实很另类,紧贴体的衣裤,网漏面料,不太柔贴并且颜色怪异的头发,以及上怪异的服装……不会是哪个Cosplay社团的?

    虽然黄骅是悲剧了点,但是上天还是没有让她悲剧到连在网上翻COS图都不许,只不过她并不是很喜欢看COS。毕竟萝卜青菜各有所,十五岁正处在花朵初绽年龄段的她其实还是更偏向于青偶像剧的三次元非仿真帅哥美女,至于其到底整容与否我们另议。而且最关键的原因是,在看完COS之后她总会出点不大不小的岔子。比如说切菜不小心切到手指,画画时铅笔突然拦腰折断诸如此类的……

    “啊,洛安,你终于醒了啊。”其中一个绿色头发,看起来比她大上两三岁女孩子见她已然苏醒了过来,连忙奔到她的面前,似乎略带深究意味地打量着她。“太好了,平安无事啊。不然我们都不知道究竟如何跟初代大人交代呢,明明是带你去散散心,结果却让你不小心落水了。”

    洛安?……谁啊?

    眼神茫然地回顾着依旧在自说自话着的绿油油小姐,黄骅有些疑惑的想出声询问一下:“那个……”

    “就是说呢,如果初代大人的未婚妻出了什么事的话,那么被其他人责怪的就一定是我们了啊。”一边的黄头发小姐一手半撑着脸,另一只手悠闲地把玩着自己的长发,语气略发戏谑。说道此处,又恶狠狠地一瞪黄骅,声音也愈发不善了起来。而另一边的那个原本在说着什么的绿头发女孩子,居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便来到了她的后,一把苦无直接架在了黄骅纤细的脖颈处。

    “洛安小姐,请你不要再继续做出这些令人苦恼的事了。”很明显,这两个人之中,黄头发小姐的地位要高上一些。高傲的姿态以及咄咄人的语气,都使得从来没有这样被人对待过的黄骅感到有些害怕【别人看到她时从来都会非常自觉地绕道】,更何况她一垂眼,便能看到那把锋利的苦无随时可能划向她。

    “真是的……真不明白初代大人为什么会看上她,哼。”比较高傲的黄发女孩子冷哼一声,换来绿发女孩子的点头赞同。“连忍者都不是,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女人,怎么可能配得上初代大人高贵的份?”

    “也许是因为脸的缘故。”绿发女孩子漫不经心地打量了黄骅一眼,嘲讽地勾起了一抹笑容,瞟到黄骅现任体的E罩杯……“或者说,是体吗?”

    .*""*.*""*.*""*.*""*..*""*.*""*..*""*.*.*""*.*""*.*"

    “未婚妻据说是一位普通人家的女孩子,并不是什么豪门贵族,更不是忍者。”九尾又再次变成缩水版,悠闲地坐在斑的肩膀上,但是却也不敢晃尾巴了。因为斑说那样子他的后背被扫到会觉得很痒,他会有种想扒狐狸皮做大衣的冲动。“但是长貌非常温婉,格也很好,是个很温柔的女孩子。听说是在那个死木头将近濒死时救了他一命的女子,所以木头做了火影后,便知恩图报的想把她娶进门。”

    “切,你知道的不过都是官方的说法,谁知道究竟有没有内。不过,他弟弟知道木头要娶妻都没有生气吗?”斑略发惊讶地挑了挑眉,继续飞奔在木叶的上空。由于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所以一街的忍者并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们的木叶已经有了一个昔的敌手混入其中。“我记得木耳不是个傲兄控吗?他怎么可能会愿意木头结婚?话说我曾经一度以为他们是一对兄弟恋。木头好像也是个白痴弟控,而且如果他们真的兄弟恋了的话木头绝对是受。”人家兄弟的攻受问题才不用你来决定,好好的给我往正常思路思考啊。

    “木耳?谁啊。”歪头,忽略掉那些怪异的攻受理论……爆萌状态的九尾表示自己理解不能。

    “木耳不是长在木头上的吗?就像什么所谓的双生花……啊不对,用双生花比喻他们真是对美丽的花的一种玷污。”斑略发懒散的随口解释了一番,丝毫不觉得自己现在才是在玷污他们。“记得木耳只有开口求木头了,那么木头就绝对会竭尽所能的做到。”某斑暂时忽略了,自己以前还和泉奈在一起修炼的时候,泉奈只要开口了,那么自己也是非做到不可的。

    “是这样吗?唔……我不是很清楚。”九尾还是觉得自己少说为妙,不然又不知道哪句会触怒斑那抽风似的神经。

    停在了一栋高层房屋的房顶,斑鄙视意味浓厚的望向远处的岩壁上,那棱角分明的雕像。“自恋到在岩壁上雕刻自己的雕像……木头真的是愈来愈神经质了。”

    “据说在终结之谷那里在进行雕塑,似乎也有你的雕像哦。”九尾百无聊赖的随口这么一说,结果斑彻底愣掉了。“……什么?”呆滞无比的语气,但是表面依旧面瘫,背景秋风萧瑟。

    “你还真的一点都不关心木叶啊,话说你最近这几个星期到底在做什么?不会只是随便逛逛,我还以为你会再建立一个忍村跟木叶对抗呢。”九尾翻了个白眼,而斑好心的并没有和它计较,不好心的略过这番牢似的吐槽话语,直接抓起了九尾的尾巴。“不说清楚的话就扒了你的皮,丢到木头头上,晚上睡觉神不知鬼不觉地闷死他呦。”

    “啊~痛!”九尾惨叫一声,小的体晃晃悠悠的被斑拎在空中,视觉继续倒转的感觉真的是分外难受啊。“千手那家伙大概是为了纪念他这个正义之士打败了你这个企图分裂木叶的邪恶叛徒……呜啊!”

    九尾被超强离心力直接甩向终结之谷的方向,暂且忽略不计。而这边,背景完全黑化了的斑咬牙切齿地吐出了一句——

    “千手柱间……你的婚礼,老子搅局搅定了!!!”

    .*""*.*""*.*""*.*""*..*""*.*""*..*""*.*.*""*.*""*.*"

    黄骅这头,依旧被动的处于半胁迫半服从的状态。

    “记住了吗?”黄头发小姐……哦不,现在黄骅终于知道了她的名字叫明月。了解了过后当时就在内心吐槽,我还彩霞呢,还珠格格淑芳斋里的那俩傻了唧的宫女居然也跟她吆五喝六的。【她最喜欢看反琼瑶小说】

    虽然黄骅的内心是很想找个人猛揍一顿出口气的,尤其是面前的人就是她想发泄怒气的对象。但是长年被他人排挤的生活使黄骅学会了隐忍,而且面前的人随时可能取了她的命。所以黄骅笑的一脸温柔的抬起头来,弱的说了一声:“是的。”

    说完过后黄骅的内心呕吐不止……她实在不喜欢装成这种大家闺秀的形象,她比较喜欢玩拳皇CS魔兽等等偏向暴力的游戏发泄自己那无处可诉的霉运啊!!

    “呦~不错嘛。”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绿头发的那个看起来跟打手似的女孩子居然真的叫彩霞……世界真奇妙。“想不到你居然还学得有模有样的啊,这些礼仪普通人可是都要花很久才能学会的。”

    你都不知道我们从小都没学过这些礼仪,最多的也就是升旗仪式上的敬礼以及拜年的磕头。你都不知道你这看似无心其实嘲讽意味浓厚的话语让我多想立刻剁了你啊……

    内心幽怨并且已经完全黑化了的黄骅继续恭顺的抬起头,憋憋气,漂亮精致的脸上居然成功的憋出了一抹红晕,颇为羞涩的柔声说道:“哪里。”声音几乎酥到了骨子里,但是虽然媚却不会令人觉得做作,但是也成功的让原本还想继续找茬的彩霞吃了一个哑巴亏。

    这就像你打了人家的左脸,结果人家微笑的伸过来右脸而且还非常客气的问你“请问你还要打吗?”一样。俗话说的好,伸手不打笑脸人嘛,这怎么也下不去手啊。

    “那我们就先走了,你继续复习,呵呵。”两人表面上说着好话,但是同时都被黄骅意外合作的态度而气的牙直痒痒,这一点体现在她们带上屋门的声音格外的大上面。

    世界安静了,黄骅终于松了口气。感谢如来佛祖以及上帝耶和华,保佑她那悲剧的霉运传递到那两个人的上。【做梦呢?】

    回忆起这一屋子的标准和式装扮,黄骅很肯定,这里是本。再次回忆起那两人几乎是Cosplay的怪异造型,黄骅郁闷了……不会是哪个动漫世界?

    她好歹也算晋江的同人女一枚啊……只是不怎么衷。但是晋江的同人作品可是非常出名的,想不感兴趣都不行,而且写的好的也不在少数。只不过她这是穿到了哪里?

    继续回忆起那两人咄咄人的态度,最关键的是她想起了那把差点要了命的苦无……黄骅淡定了,应该是火影。

    愣住,再次发现……“是火影啊!!!!”

    .*""*.*""*.*""*.*""*..*""*.*""*..*""*.*.*""*.*""*.*"

    蹲在某待嫁女孩子的房顶,斑发觉他现在似乎有点做采花贼的潜质。

    “武侠小说似乎有这种桥段……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然后救了N个美女,之后她的心就归属于男主。”斑继续回忆,卡壳,擦汗。不不,纵使他原本是看小说的,但是也绝对不看起点那种,他对起点的那个初始网页无。【一直看不习惯起点的页面】

    “斑,你在说些什么?”很显然,斑有点沉浸在自我世界的自言自语使得九尾不明白了。两个世界的人要沟通起来果然还是有些困难的,至少他敢保证,九尾绝对不看起点文。【废话】

    “没什么……”话音未落,女孩子的一声“是火影啊!!!!”便同时打断了还在交流的一人一兽。

    “喂,妖狐。”斑万分不满的回过头去,之后略带满足的发现九尾也是一副吃到辣椒同时噎到了似的纠结表。很好,同甘共苦啊。“这就是你说的温柔可人的普通女孩子?”分贝这么高,唱女高音的?

    “这个……”九尾不好意思地甩了甩尾巴,努力的继续把自己隐化……但是它的皮毛不是迷彩的,而是显眼而鲜艳的火红色,所以看起来就像房顶着了一团火似的。

    还想说些什么嘲笑一下九尾的报的斑突然再次卡壳了……“等等。”那句话……那句话……超高分贝的话叫出来的句子是……

    火影?是火影?他没有听错?这么说来……

    “老乡啊!!”斑一下子高兴了,像打了鸡血针似的一蹦三尺高。绝对是穿越者,而且是刚刚发现自己穿了的穿越者!“妖狐,别害羞了,快点一起下去。”这次心好,就不把你踹下去了。

    “老乡?斑你弄错了,她真的只是个普通人,如果是宇智波家族的人村子里早就传遍了。”即使被千手封印住了,九尾也是能够听到火影办公室里的动静的。“那根本不是你的族人,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

    “宇智波一族在背弃我的时候就早已不在是我的族人了。”国的同时被换了芯子的斑当然还是以自己有着五千年文明历史的国家为荣,语气略发不满。“算了,跟你解释你暂时也听不明白。”搞不好还会一气之下把他挫骨扬灰了。【有通灵兽的主仆契约了,你还这么没信心自己能制住九尾】

    “斑,你现在说话我为什么越来越听不明白了……?”九尾苦恼的感叹,再看看已经愉快的蹦跶下去了的斑,叹气。“连幻术都高兴地忘记施了啊……那女人是他人不成?比见到他弟弟还要兴高采烈的。”淡定的补上幻术一枚,它存在的义务就是给某人擦股的。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晓组织の猎人穿越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