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 )    说了一会话,他已经很倦了,笑道:“小真,该睡觉了,明天我还有很多事呢。”

    我不肯:“再玩一会,明天的事明天再说,还早著呢。”

    他拨弄著我的头发,用一种宠的纵容的目光看著我笑:“今天你好奇怪,怎麽还不肯睡?平总是略累一点就小猪一样的睡著了,怎麽弄也弄不醒。”

    我心中一酸,真像真的一样啊,甚至还捏造出了以前。

    我呆呆的看著他,要是真的…………要是真的…………我就什麽都不顾了,就算要被他千刀万剐也要在他怀里直到明天…………

    可是,我知道,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我勉强笑道:“一点也不困,真的,不想睡呢。”

    他揉揉我脸颊:“乖,好歹睡一会,我真累了。”

    哪里舍得拂逆他的意思,我乖乖点头,安静的窝进他怀里。

    他搂著我渐渐入了梦乡,我却睡不著,我怎麽睡的著?就剩这麽大半个时辰了,既是不敢睡也是舍不得睡。

    我趴在他上,第一千遍看他的容颜,真是好俊秀呢,百看不厌,而且,今天第一天知道,他这蜜色肌肤光滑细腻,我都舍不得放开。

    一只手在他面孔上摸来摸去,细细的描摹著他五官的形状,他被我闹的不行,眼睛睁开一条缝,看看我,懒洋洋的笑了笑,抓住我的手塞进他怀里,迷迷糊糊的说:“小真,睡觉了,明天再玩。”

    然後又闭上眼睛睡觉了。

    明天?

    明天是逃亡啊…………

    我眨眨眼睛,努力不让眼泪掉出来,却失败了,不过幸好没掉在他上,只是落在他边的单上,留下深色的印记。

    等到眼泪少些了,我又趴回去,继续看他摸他亲他,这辈子最後的一刻锺了啊,好想哭哦。

    可是总不能把最後这点时间也哭完?

    我腾出一只手来擦眼泪,一边哽咽著死死的盯著他看。

    看他闭著眼睛安静的睡著,嘴角一点极淡极淡的笑,不是平的那种淡淡的温和感觉,此刻,他是我的人,所有甜蜜的笑容,甜蜜的话,甜蜜的动作,甜蜜的呼吸全是因为我…………

    感觉到他上的柳絮的跳动越来越淡,我便越来越舍不得他,可是…………

    小命要紧啊。

    我咬咬牙,捧住他的脸用力的亲他,大约牙齿咬到了他,我听到他闷哼一声,眼睛也睁开了一点点,想说话,但被我堵住说不出来。

    他任我亲了一会,实在受不了我笨拙的亲吻了,伸手按著我的头意深深亲吻,我却猛的推开他,跳下去,腿软软的,子又痛,很有点连滚带爬的样子,十分狼狈。

    他大约没反应过来,并没有追过来。

    我一边哭一边跑,幸好这是深夜,并没有人看到。

    准备工作我早在一年前就做好了,我冲到马厩,那里有我偷偷弄进来的良马,请管理马厩的小哥喝了好几次酒才答应帮我养的。

    其貌不扬,脚力却是极佳的。

    总坛外一里就有接应的人,我忍著痛在马上呆了一小会功夫便到了,几个人接了我进去,立即便有人给我改装,从一个小厮摇一变成了一个富家的阔少爷,坐上舒服的宽大的马车,慢慢的离开了。

    前後不到半个时辰。

    我坐在马车上,看著後看不到的他,又哭起来。

    再也见不到了?

    还是见不到的好,再见到他我小命不保啊。

    虽然喜欢他,喜欢的不得了,冒著天大的危险对他下了手,毕竟我已经跑出来了,现在就是小命最重要了啊,总不能为了看他把命也搭进去?

    现在该回去继续过我该过的子了,至於他,永远只能放在心里了…………

    眼泪一直流下来,再想得开有什麽用?我是真的再也见不到他了啊。

    淡其轩…………我在心中默默的念著这个名字,伴随著我的眼泪。

    虽然是逃亡,一路上却连惊也没有惊一下,打著天青教的旗号招摇过市,原本就是武林中人能不惹就不惹的,何况这次他们打出来的标志是天青教最高级别,所以一路之上人人都绕著走,竟是清静的很。

    不知他醒了之後有没有暴跳如雷,想来应该不会,他那种子,只会咬著牙,皱著眉,一张英俊面孔冷的如寒冰一般,冷冷的命令手下全力搜索一个平看起来很本分,却偷了什麽要紧东西跑掉的下人,说不定他还会下令:“不论生死,都得给我带回来。”

    所以没人来惹我,有谁会想到天青教教主的儿子做了一年本分的下人?

    於是我蜷在舒适的宽大的马车厢中,呆呆的看著马车顶发呆,想起了一年前的那一天…………

重要声明:小说《暗生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