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被人识破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帝君和安雅一得到消息就急忙赶了过来,看到的就是躺在上昏迷不醒的帝金熙和坐在一边浑是伤的林晓蕾。

    “老爷,夫人。”肖远极力克制着不让自己颤抖出声,可是一双眼早已出卖了他。

    “肖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帝君怒吼着,他就这么一个儿子,纵使以往再怎么打闹,也总比这样强。

    “是少夫人被绑架了,少爷独自前往。”

    看“晓蕾,你被绑架了?”安雅诧异,这才发现林晓蕾苍白的脸还额头的淤血,“怎么不处理伤口?”

    安雅抱着林晓蕾,“晓蕾,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被绑架?”

    “二十亿的赎金,少夫人真值钱。”肖远忍不住嘲讽,却被安雅一个冷眼瞪了回去。

    渗“绑匪在哪?我要亲自审问。”帝君怒气冲天,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绑架帝家的少夫人又伤了帝家的少爷?

    是谁?

    “都在医院里,目前还没有一个醒过来的。”肖远如实回答。

    “老爷,夫人。”出去许久的李树明赶了回来,与肖远对视了一眼,轻轻摇头。

    “你去哪了?”帝君岂会看不到他的小动作,一双眼含着怒气瞪着他,“为什么要让少爷一个人前往?你们都是饭桶吗?”

    “老爷,是我们错了,是我们失职。”李树明不敢多做解释,帝君与帝金熙不同的是,他平时看起来温和慈祥,发起脾气来却是丝毫不输给帝金熙。

    “老爷,此事不仅涉及到咱们帝家,还涉及到箫氏集团,当时箫氏的太子爷也在现场,也被打了。”肖远不愿放弃这次机会,全然不顾李树明的眼神。

    “箫林林?他怎么会在?”帝君疑惑的目光望向林晓蕾,而她的一双眼眨也不眨地看着上的帝金熙。

    “这个属下还在查,少夫人一大早就和箫氏太子爷出去了,一直到绑架,直至我们赶到时,俩人还在一起。”肖远低着头,暗自咬紧了牙关。

    这一次趁着少爷昏迷不醒,他一定要想办法把这个女人弄走,她留在帝家就是个祸害。

    “晓蕾,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和箫林林在一起?你们在一起都做了什么?”帝君问得有些冲动,话一出口就有些后悔。

    安雅更是不安地看了一眼林晓蕾,刚刚她明明感觉到这个女孩子的颤抖,想来这一其中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老爷,晓蕾现在的绪不是很稳定,这件事不如稍后再询问吧。”安雅不停地冲着帝君使眼色,儿子已经出事了,总不能让儿媳妇也出事吧?

    帝君还要问,就看到安雅一脸的不悦,及时住了口,却冷冷地看向李树明,“将刘姐调过来照应着,带少夫人去收拾伤口。”

    说完看了眼上的帝金熙,“安雅,咱们先回去吧。”

    走廊里,帝君一脸严肃地看着肖远,“你刚刚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

    肖远思索了一下,“属下是觉得少夫人和箫氏太子爷的年纪相当,一起出去一天,晚上又出了那事有些不寻常,而且……事刚出,箫氏夫妇就把箫林林送回了国外,属下认为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原因,不然……”

    帝君的脑子迅速旋转,他不愿意相信那些莫名的猜测,但是箫氏夫妇的做法确实让人忍不住猜测。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那些凶手一旦清醒过来,就立刻告诉我。”他要亲自审问,为了帝家的名声,他一定要问个清楚。

    肖远看着帝君和安雅离开,刚转就看到李树明一脸的不悦站在门口,显然是在等他。

    “肖远,你这样做不觉得有些过分吗?你刚刚的那些话分明是意有所指。”

    “李树明,难道你不觉得那个女人就是祸水吗?难道你不觉得老板因为她的到来有很多的改变吗?”

    “改变不好吗?难道你希望老板一辈子都生活在仇恨中吗?”李树明激动了。

    他们跟了帝金熙这么多年,关于他的一些过往私事也是多少知道一些,针对林氏的时候已经猜到两家的仇是不共戴天了,只是……为何一定要牵扯到那个无辜的女孩?

    肖远冷笑,“你是不是喜欢上了那个女人?别忘了,因为她的到来,老板和周宇反目成仇,江警司更是躺在病上昏迷不醒,现在就连老板都是这样的结果,她根本就好似个祸水,根本就是个祸害,我恨不得将她一寸寸的撕裂。”

    “够了!难道你真的看不出老板对少夫人的心意吗?也许老板自己都未曾察觉,少夫人在他的心里早就有了不可替代的位置,不然为何要亲自冒险去救人?”

    林晓蕾听着外面的争吵,眼泪一次次的滴落。

    帝金熙……你我之间,到底谁是谁的劫?到底谁报谁的仇?

    “金熙,金熙。”筱美萱看着病上的帝金熙,哇的一声开始哭了起来,用力转动着轮椅,扑到病旁,哭得撕心裂肺,“金熙,你怎么了?你这是怎么了?”

    林晓蕾心痛的看着这一幕,刚要转离去,就被筱美萱的怒吼声震住,“林晓蕾,你真的是太恶毒了,你就是个祸水。”

    林晓蕾的子一震,祸水……

    “少夫人。”刘姐及时赶到,扶住摇摇坠的林晓蕾,看到她脸上的上心里一阵痛,“先去收拾伤口吧。”

    林晓蕾点了点头,路过筱美萱的边,依旧能感受到她火辣辣憎恨的目光。

    “少夫人,要不要做个全检查,我看您受伤重的。”刘姐看着医生为她包扎好伤口后小心劝着。

    “我真的没事。”

    跟着刘姐慢步在走廊里,彼此能听到对方的心跳,几次想开口却又忍住了。

    “少夫人,您是不是有什么想问的?”刘姐看出了林晓蕾言又止的模样。

    “我是不是……真的是个祸水?”林晓蕾的声音颤抖,强忍着不让眼泪再次流出,可是哽咽的声音早已将她的绪出卖。

    “少夫人,您不要听他们胡说。”刘姐心痛地将林晓蕾搂在怀中,可怜的孩子怎么会受这么多的苦?

    “刘姐……”林晓蕾心里不停地质问着自己,如果大家知道了事的真相会怎样?

    如果刘姐知道了事的真相还会原谅她吗?还会保护她吗?

    “晓蕾……”怯懦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林晓蕾望去,看到语薰穿着白色T恤深蓝色牛仔裤站在那里,像是在等着她。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我先进病房照顾少爷。”刘姐见状安慰了一下林晓蕾,然后转离去。

    语薰见状走了过来,却在两步之遥站住了脚,“晓蕾,你没事吧?你有受伤……严重吗?”伸出手想摸一摸那个伤口,却在半空中停了动作。

    “没事了,只是小伤口。”林晓蕾看着语薰小心翼翼的模样,心里有些难过,“你这几天还好吧?”似乎有好几天都没有看到她了。

    “帝先生安排我照顾江先生,我也是偶然才知道你出事了,所以跑过来瞧瞧。”

    经语薰这么一说,林晓蕾才忽然想起,同一家医院里,还住着江雨辰。

    想着他为自己遭受的车祸,心里又是一阵抽痛。

    似乎所有的人到最后都是因她而受伤,周宇如此,江雨辰如此,就连她最恨的帝金熙亦是如此。

    “谢谢你照顾他。”林晓蕾低着头,脸色有些尴尬。

    语薰看到朝这边走来的肖远有些害怕,“晓蕾,我该回去照顾江雨辰了。”话音刚落,转就跑。

    林晓蕾奇怪地回头一看,正好迎上肖远怒视的神,转过头冷冷的避开。

    “少夫人,你现在该关心的是老板,而不是那个江雨辰。”肖远站在林晓蕾的旁,如同一堵墙,让她感受到了强大的压迫感。

    林晓蕾冷冷地扫了他一眼,转进了病房,而筱美萱不知何时已经走了,偌大的病房内霎时间变得寂静起来。

    一声清脆的铃声响起,林晓蕾拿出手机居然是箫林林的短信!

    ‘计划是否照常进行?’

    林晓蕾的心忽然漏了一拍,计划……她居然把这件事给忘记了。

    计划是否照常……是否照常……

    看着病上的依旧昏迷不醒的帝金熙,林晓蕾握着手机的手突然冒出了冷汗。

    十几分钟后,手机再次响起,‘你不会是要放弃吧?’

    林晓蕾的心再次漏了一拍,放弃吗?真的要放弃吗?

    林氏破灭的仇真的不报了吗?就因为他救了自己就可以将林氏一家的仇都忘记?

    不!

    ‘照常进行!’

    合上手机,林晓蕾只觉得自己的心怦怦直跳,就像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样。

    “少夫人,您没事吧?”刘姐见她的脸色不好,担心是不是哪里受了伤。

    “没事,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林晓蕾拉住刘姐的手臂,她不想看大夫,她知道自己没事,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想办法短时间的离开这里,可是肖远就在门口守着,死死的盯着她。

    “少夫人去哪?”林晓蕾刚打开房门,就看到肖远站在对面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阳怪气的问着。

    林晓蕾沉了沉气息,淡淡的笑道:“金熙现在出事了,公司的事总该有个人处理吧,何况明天就是城西那片房子出售,我要回公司看看还有没有什么没做好的。”

    肖远狐疑地看着林晓蕾,像是在怀疑她怀中的真伪,许久之后才哼道:“我陪着少夫人一起去。”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肖远,你留下照顾老板,我陪着少夫人。”李树明怕肖远会对林晓蕾做出什么冲动的事。

    肖远看了看李树明又看了看林晓蕾,不愿的离开了。

    “谢谢你。”林晓蕾看着李树明,心里却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般,不知明天此时的李树明,是否还会这般的护着自己。

    “少夫人是想回去修改合同吗?或者是回去利用假的注册公司将房子倒手?”车内,一直沉默不语的李树明将车子停在公司的楼下,在林晓蕾要下车前突然开了口。

    足足一分钟,林晓蕾的脑子一片空白。

    “少夫人,帝豪集团有今天不是靠运气,如果连这种事都防不住,帝豪集团早就不存在了。”说着,将一个橘黄色的文件袋放在了林晓蕾的手上。

    “少夫人,您受了伤,现在一定很累了,我送您先回别墅休息一下吧,有什么事看完文件袋里的东西再说。”

    林晓蕾呆愣地看着文件袋,只觉得眼前的东西不是一个文件袋而是一个烫手的山芋。

    “你都知道了?”双手紧紧攥着文件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是,原本是要报告给老板的,只是……还未来得及。”李树明握着方向盘的手咯咯作响。

    “少夫人,希望文件袋里的东西能解开你的心结。”别墅院内,李树明为林晓蕾打开了车门,声音淡淡的传来。

    林晓蕾看了看手中的文件袋,满脸疑惑地走进了别墅。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霸爱:小小老婆十八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