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辛莲的身世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庸三郎 书名:五灵散仙
    在集市上,那三天前围满人群的地方,此时正有一位年纪约十七八岁的绿衣姑娘。脖子上挂着一条薄薄的粉红纱巾,长长的青丝用白头巾挽起来垂于后背。姑娘婀娜的姿楚楚动人,让人难以接受的是左脸上有一块巴掌大的厚厚疤痕,而右脸却又是美丽动人。从她旁路过之人都离得远远的,好像是那道疤痕会传染一样。她就是江游儿今天要来找的女子。这女子此时也正是在等他。

    头都上三杆了,却不见恩人的影子。从她那美丽的右脸之上可以看出有一丝淡淡的忧郁。

    其实此女甚有来头。她是华东郡修仙界之人姓“辛”名“莲”。辛莲可不丑相反却是华东郡有名的美女。他的美不是那种庸俗之美,无法用美若天仙,倾国倾城等词汇来形容。她的美是由内而外,心灵的美才是主体,外表的美只是衬托。之所以她的名叫“莲”就是因为她像莲花一样出污泥而不染,好似莲花般纯洁高贵而美丽。看她现在的这打扮却是说来话长。

    辛莲的家族在华东郡也算是小有名气。不过近几十年来辛家趋式微。自从家主“辛浩南”没有突破炼婴期而又大限临近最终再入轮回,之后辛家就一蹶不振。海龙宫是华东郡有名的三大势力之一,海龙宫看中了辛家的产业起了霸占之意,就派一名结丹期修士帅一百多名还元期弟子夜袭辛家庄。辛家庄还元期以上弟子不足二十人根本就无力抵抗,全庄一千多人口能逃出来的也不过几个人。辛莲和她父亲就是其中之人。辛莲的父亲也是还元期修士但受重伤,他们一路向南数逃了几千里花尽了盘缠。

    这一到了虎山境内遇上了两名纳气后期修士。两人一见辛莲美如鲜花,他父亲又重伤在就顿生歹意。

    “嘿!大师兄你看。我在修仙界跑了这么多年,可从没见过如此美貌动人的女子,哪些百花宫的女子如果和她相比那简直就是一文不值!那老头重伤在我们可不可以......”边说还边还做了个下流动作。此人一脸大胡须,眼睛里放出邪的光芒。另一人高高瘦瘦脸无半两。一看二人就知不是什么好人!

    “三师弟,你真是好眼光!”说话时竖起大拇指。“这么好的机会不把握,难道还要成全别人?!”使了个眼色,两人就向辛莲父女靠过去。

    “我说这位老道友,你负重伤恐怕也活不过几了。你女儿就交给咱二人帮你照看如何?”

    辛莲一听心中火烧,这二人如此无礼事小,但是当着父亲的面如此轻薄自己那里还能忍受。指着二人怒骂“二位出言不逊好不要脸!自古邪之徒就没有好下场,你们就不怕遭天谴?”

    “哈哈哈”大胡须之人大笑着说:“小娘子,你真是我一生中所见第一美女!就连说话骂人都如此惹人喜欢。如果没有你的相伴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后恐怕就不能安心修炼,得道成仙岂不成了空话?我两也是郎才女貌啊!”

    “住口!”辛莲的父亲此刻已是怒火攻心。原本家仇在心就已经非常气愤,现在还那里能够忍受。手一指就祭出灵器“飞雪剑”就朝那邪二人斩杀过去。也懒得和那二人多费口舌。

    辛莲心痛父亲的伤势,见父亲动手也就急忙祭出高级法器粉红色的“浑天菱纱”。那二人一见到灵器就觉不妙。也算他们识相。

    大胡须祭出一把飞剑也是高级法器,同时也祭出护盾牌在前飞速旋转,舞得风雨不漏。瘦脸之人也祭出法轮和护盾牌。

    辛莲父女二人可是经验丰富。辛莲为了父亲能节省法力,就担负起防护的重任。好让父亲的灵器发挥出更强大的威力。灵器和法器差的可不是一丁点。如果辛莲的父亲没有受伤凭他还元期的功力,想结果二人命恐怖不要十个回合。几件法器在天上你追我赶,碰撞出阵阵金铁交鸣。辛莲见父亲伤势发作甚是吃力,也在防御的同时祭出浑天菱纱。那邪二人力战辛莲父亲一人,虽说辛莲的父亲有伤在但是还元期强大的实力可不是纳气期修士能比的。那二人本就被灵器得手忙脚乱,法力也是吃紧。此刻浑天菱纱的加入更是雪上加霜。浑天菱纱向那大胡须之人卷去。大胡须急忙运转法力于护盾牌。他这边一吃紧,而瘦脸那边就负担加重。法轮被灵器飞雪剑斩成两块。飞雪剑没有停顿直接斩向瘦脸人。幸好他有护盾牌在,但是在一阵火星四之后护盾牌也是龟裂。瘦脸之人一见吓得魂飞魄散,那里还敢应战,也顾不得叫上师弟就飞奔而去。大胡须与辛莲战得正紧,一见师兄大败而逃。心也凉了半截。也如丧家之犬,夹着尾巴逃走了。

    父女两人奋力抵抗,父亲为保护女儿用尽最后力量与那邪二人殊死拼斗。辛莲的父亲最终伤势过重不治亡。辛莲连遭巨变,亲人一个个相继离世对她的打击实在太大,她抛肝吐肠哭干了眼泪也没人同。之后辛莲就乔装改扮化丑女出现在了虎山集市。卖葬父巧遇了江游儿。

    “道友可是早来了!让你久等深感不安。”

    辛莲正在想着自己的悲惨人生。却忽然听得一阵熟悉的言语。她知道这是那出手帮助自己之人的声音。可是直到现在自己也只不过和他说过不到三句话,可他的声音却像凿子一样深深的可在了心底。辛莲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她只是觉得这个和自己相差不大的男子好像是千年之前就认识的和他非常熟悉。听到他的声音就好像是又听到了亲人的声音。辛莲心头一振。

    “不早也是刚来。恩人的相助之恩小女子此生难忘!”

    “你言重了,这只是小事一桩。人人见了都会慷慨相助的。我只是行在了别人的前面罢了。”

    “恩人有所不知,小女子在遇见恩人之前,已经跪了三天。可就是没有一人肯帮忙,他们都嫌弃我长相丑陋。只有恩人才是真正的男人!不贪美色,不以貌取人。”

    江游儿一听这女子跪了三天都没人肯帮忙,心中一愣这修仙界怎的如此残酷!修仙一道不光是修最重要的是修心啊。这些道理难道修仙界的修士门不知道?如此无又怎能修成真仙。仙人也是人也需要传承,是人就有七。合理控制自己的**就是修心的最高境界,如此才能窥天道于己。最少他的《五灵修真决》上是这样说的。

    “恩人为何发呆?”

    “哦......哦,我刚才想你说的话。哦算了,还没请问道友贵姓芳名。在下叫江游海,别人都叫我江游儿。看来你我年纪相仿你也可以叫我江游儿我听着比较舒服。不要老是恩人恩人的叫。”

    辛莲一听就知道这个恩人是个直爽之人。对他的好感就更深了。“小女子叫辛莲,辛苦的辛,莲花的莲。今年十七岁。”

    “哦,我长你一岁。辛莲妹子,我之前帮你也是想请你帮我的。这恩人你真的就不用叫了!我原本是个散修自凡间初来修仙界,不懂修仙界这方方面面的事。所以想请妹子帮忙指导指导。”这江游儿却一口一个妹子的叫开了。听得辛莲心中是别样舒服别样的亲切。脸上也是红扑扑的,就像是水中的莲花初次开放还略显羞涩。江游儿只是出于本并无他意。对于男女之间他可是一碗白水。

    “那大哥就请随我来。我们边走边说。”

重要声明:小说《五灵散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