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父子情深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庸三郎 书名:五灵散仙
    王庭楼此时正在闭关修炼。裘万年心里算了下帮主距离上次出关的时间又有五年了。不过裘万年不知道帮主闭的是什么关,修炼的又是什么功。每次问王庭楼都推脱拒绝回答。这次况万分紧急,灵虎帮大乱临头。只有请帮主亲自出关了......

    王庭楼打开闭关之门一脸的不高心。两人来到大堂里。帮中所有精英都齐聚一堂。“二当家,你急冲冲的请我出关,所为和事啊?”

    “帮主,况紧急,我们在朝阳城的分舵,完了!”裘万年语气有些哽咽。

    “完了,什么完了?!你别慌把事讲清楚!”

    “帮主,刚才我接到飞鸽传书说今天一之间张舵主父子两人以及林虎堂主,被一个自称是五灵神童的小孩子所杀。此子看上去不过只有十二三岁。”

    “什么!”王庭楼吃惊同样不小。“你们可查清楚那五灵神童是什么来路?”

    “帮主,据信中所说张舵主连人带马被一个小火球在转眼间焚烧干净。我徒弟张影全骨骼筋脉五脏六腑都被震乱。林虎堂主脯被凝聚成的气剑洞穿。如此恐怖的手段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从未听说。此人是谁无从查起啊!因此才请帮主出关。”

    “哎!该来的始终还是要来。我这些年一直低调行事,很少抛头露面。还是躲不过啊!”满堂的人个个都是一头雾水,你看我我看你议论纷纷。“你们都别猜了。此人是修道之人,他用的是法术,凡人怎么能敌。此事我看就算了。你们都散了把,你们千万记住不要去招惹此人。此事由我一人来处理。”

    “帮主!那我们的愁不报了?这叫我们怎么在江湖上立足!”裘万年憋屈的说道

    “是呀是啊.....”大堂里叽叽喳喳一片混乱。

    “报仇报仇,你们之中有谁是那五灵神童的对手?”王庭楼指着众人大怒。“你们去了还不是白白送死!我都说了他是修道之人,此人能力不在我之下,我都没把握能战胜此人,你们又能怎么样?想死的我不留。”

    众人鸦雀无声,大堂里一片死寂。原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根本就看不到众人有半点“同仇敌忾”的气氛。一众人就那么零零散散的走光了,也只有裘万年一个人的心里最不好受,进退两难。多年来杀人如麻,从来都是自己杀人却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被别人杀。是从未想过哪些冤死在他手中的人,那些人的家属又是何等悲伤,害得别人妻离子散。又那里想过自己罪孽深重,上背着千百人的仇恨,像这样的人天地难容。现在看他的表似乎仍然是执迷不悟,还在想自己该怎样杀了那五灵神童为自己的兄弟报仇。但又能怎么着,他也没有十分的勇气去找五灵神童拼命。五灵神童的恐怖手段早已经吓破了他的胆。原来他也不过是个欺软怕硬的家伙。低着头怏怏的出了大堂。

    星夜里,大地早已沉睡。宁静的狂野之中有两条黑影在飞奔。哒哒的马蹄声敲碎了长夜的宁静。在一座荒凉而破败的土地庙前停了下来。两人跳下马来,其中一个材略小,激动的叫着:“爹!爹!......”向着庙里奔去。

    庙里躺着一位破衣乱衫,满脸污垢的老乞丐。此时正在梦里游山玩水。沉睡之中也能见他满脸幸福和陶醉。

    “爹!”破门被一掌推开,急冲冲跳进来一个锦衣少年。后跟着一位二十多岁的大汉。老乞丐的好梦被人打破了。满肚子里都是怒火,暴跳起来指着二人便骂:“谁是你的爹!老子没有你这样的儿子!你的爹怎么会在这个破庙里?”

    “是我啊!爹!”噗通一声少年就跪在老人面前。双手抓住老人的下哽咽的说到:“是我,游儿,江游儿。你不认得我了?!”江游儿抬头望着老人一脸激动的表。看着这年迈体弱吃尽苦楚的爹。再也忍不住泪水,嚎嚎大哭。他哭这短短一年多的时光,爹就变得如此憔悴。他哭自己终于有能力让爹可以安度晚年。

    这老人就是臭乞王,他擦了擦眼睛,有些迷糊。他迷糊,这眼前的锦衣的阔少年就是江游儿,不敢相信这人就是他朝思暮想的儿子。更迷糊,江游儿才出去一年多就锦衣还乡。当他终于认出了此人正是自己的儿子时,脸色却变了。又看了看后面的大汉。“江游儿,我问你。”臭乞王严肃的说到:“看你这打扮是不是投靠了什么富贵人家?难道你忘记了自己的血海深仇?!”

    “爹,是这样的......”江游儿捻轻就重的说出了这一年多所发生的事。臭乞王

    仔细的听着脸色也是时喜时忧。孟达也是头一次听说,听得他坐在地上张着嘴吧傻傻的呆笑。当听到江游儿大闹朝阳城时才想起了自己的娘。坐在地上又捧着头细细的抽噎。臭乞王一边听一边走来走去。脸上的表甚是奇怪,像高兴吧又带着愁容,像愁闷吧又带着激动。就那么走来走去。

    “爹你怎么了?”江游儿奇怪的问道。

    “哦!没事没事,你说吧我在听。哎呀!我这是高兴啊!我臭乞王今生最伟大的一件事就是捡了你这么个宝贝儿子。我臭乞王......我臭乞王......后面却激动得不知该怎么说。哎!要是你爹妈都在就好了!”......气氛一下子又变得悲伤起来,许久......

    “爹,我打算明天就去找臭万年报仇。”江游儿突然说到。“但是灵虎帮人多势众,我怕万一有个什么闪失而顾及不到,我怕会有人来害爹。所以我想让孟达陪着爹先离开虎山城。到其他地方安下来。然后我们三人一起找一个清静的地方住下来,过安生子!爹我答应过您我有钱了会给您修高楼造大厦让您享清福的!”

    “好,好,我儿真是长大了想得如此周全。好,我就不拖你后腿了,听你的,走。我和孟达就去郡城等你吧。那里我熟悉,当年我在那里要过二十几年的饭。呵呵呵......就在万福客栈等你吧。你要早点赶来啊。”

    “好,爹这是三十两银子,你先拿着做路费。多了我怕路上不安全。等到了郡城就买几件好衣裳,我们不再做被人瞧不起的乞丐了。孟达这一路上你就辛苦了。”

    “主人,你放心吧。我一定会照顾好老人家的”孟达一脸的诚恳。

    “好,天也快亮了。你们这就动。放心我是不会有事的。”

    两匹快马送走了二人,江游儿就盘膝打坐。静静的等着天亮。思想着下一步的计划。

重要声明:小说《五灵散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