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乞童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庸三郎 书名:五灵散仙
    华南郡有八大城,其中虎山城最为有名。虎山城有五千年的悠久历史,又是名满江湖灵虎帮的总舵所在之地。虎山城往西三十里是山高林密的原始森林——虎山。山中豺狼虎豹众多,经常下山吃人,但是山中名花奇草丰富。因此来虎山城的江湖异士和商贩就络绎不绝,虎山城也就因此名声远扬。本书的故事就从这虎山城开篇。

    虎山城中有一座宁安桥。桥头有一位卖油炸的孙婆婆。孙婆婆命苦老伴姓江英年早逝。好不容易把儿子拉扯大,儿子刚娶妻半年,前些天进山采药又被老虎吃了,婆媳俩哭了三天三夜。孙婆婆只差没哭过去!媳妇叫吴秋霞已有四个月的孕。是位贤惠的女子。现在婆媳两人就照常在桥头每卖油炸过子。秋霞有孕闻到油烟就做吐。孙婆婆一再权她回家休息,可秋霞知道婆婆年纪大了忙不过来就执意留下。

    再说这灵虎帮就在这虎山城,是虎山的一霸。连官府都怕他。离孙婆婆的油炸地摊不远。孙婆婆每月要交十个铜钱的保护费。要不然就别想摆摊。最近灵虎帮来了一位二当家叫裘万年,江湖人送外号“雷掌死神”。一双风雷掌出神入化,死在他掌下的不计其数。裘万年被灵虎帮主王庭楼万金收买。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这收保护费的差事本不该裘万年亲自出马。初来虎山城一来要熟悉环境,二来要扬名立威。裘万年在两名手下“三狗”和“青皮”的带领下就来到了孙婆婆的油炸摊要收保护费。

    青皮说:“孙婆子,这个月的保护费要交了啊。这是我们灵虎帮的二当家。”说完就把眼睛移到秋霞的上,上下打量。

    “原来是二当家,老婆子老眼昏瞎,不知道二当家亲驾请赎罪!二当家可否宽限几天,前些天我那苦命的儿子被老虎吃了。为了给我儿安葬家中的钱都花光了。还差了隔壁张家几两银子。二当家给我三天时间就好了。”孙婆婆好说歹说只差下跪。

    裘万年就是没拿正眼瞧孙婆婆。双眼始终在秋霞上打量。“我说孙老婆子,你年岁以大还能活几!你这媳妇还年轻又有几分姿色,不如跟我做个妾,我给你些银子你回家安度晚年。你看可好?”

    秋霞一听就打了个冷颤,心想这个裘万年真是不要脸,四十多岁人又丑,看他样子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急忙说道:“二当家的小女子夫君新亡不足百尸骨未寒那有再嫁之理。再说小女子乃不祥之命,腹中又有我夫君的骨。是万不可再嫁的。”

    “哈哈哈,那有何妨,我江湖中人从不在乎这些俗。你若跟了我还亏了你不成?比你在这街上卖油炸不知强多少!”秋霞还要说什么,裘万年眼睛一瞪一声令下“青皮给那孙婆子二十两银子,把人给我带走。”说完转就要走。

    青皮和三狗得令二人就拉秋霞。婆媳两人吓得又哭又求,孙婆婆跑过去拉着裘万年哭着求着说“二当家求您发发善心您就放过我媳妇,她有六个月的孕有我江家唯一的骨啊!您就放过她把。”

    裘万年大手一挥就把孙婆婆甩好远。“你这老婆子真是不视抬举。我又不曾亏待你。给了你养老钱你还想怎样?青皮把人给我带走!妈的你这死老婆子,再纠缠我就送你归西。”

    秋霞也是又哭又闹,双手就在青皮和三狗脸上上乱撕乱抓。青皮二人又不好出重手,伤了秋霞可不好向二当家交待。青皮脸上被秋霞抓了几道指痕。三狗的衣服也被秋霞撕破。

    青皮气的大叫“二当家这女子好是泼辣,我们又不好出重手,请二当家将她制服。”

    “没用的东西!一个弱女子都制服不了,滚一边去。”裘万年走过去就要出手。

    这时孙婆婆端着一锅滚油就泼向二当家三人。孙婆婆也是气愤到了极点。嘴里骂着“裘万年,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你怎么不被乱刀砍死!世上死人千千万怎么就不死你这个臭万年!臭万年你你不得好死!我做鬼都不放过你!......”

    裘万年一听孙婆婆叫他臭万年,还用滚油泼他。那里受过如此之气。站在原地隔空就是一掌,风雷掌内劲外吐。孙婆婆凡人老躯那里受得住。五脏六腑被震乱口吐鲜血双眼圆瞪一命归西。秋霞见婆婆死了就扑过去拼命。裘万年大怒之中反一掌就拍在了秋霞膛。秋霞那里抵得住口吐鲜血倒在地上昏了过去。下这时流出了一片婴红。腹中的胎儿恐怕要早产了。胎儿还不知道保不保的住。秋霞最终也没过来含冤死去。这时街上已经围满了人群。可没有一人敢上前阻止。裘万年见己打死了秋霞和孙婆婆,气也消了扭头就走了。青皮和三狗也大摇大摆跟在后面,跟没事一样。

    这个时候孙婆婆的邻居们才敢上去替孙婆婆和秋霞收尸。只听见有人在喊“大家快来,秋霞早产了这胎儿还活着是个男孩!”不知道是谁掐了一下胎儿的股,就听见一阵洪亮的婴儿哭声响彻整个虎山镇。哭得那么凄凉,人们听见这婴儿的哭声也都纷纷落泪。苦命的孩子啊!生下来就没爹没娘!今后你靠谁来养啊!这时候天空忽然漆黑一片,电闪雷鸣下起了瓢泼大雨。众人乱作一团,婴儿也不知道被谁抱走。大雨下了三天三夜。

    在虎山城的西边有一座破土地庙年久失修。庙里时不时传来一阵婴儿的哭声。庙里有一位乞丐五十多岁,面色红润,头发胡须乱作一团。在虎山城乞讨多年人们也不知道他是那里人是从那里来的。更不知道这乞丐叫什么名字。虎山城的人都叫他“臭乞王”。臭乞王抱着婴儿耐心的哄着。饿了就给他喂乞讨来的饭食。从此臭乞王就有了接班人。当人们知道这是秋霞的孩子,臭乞王乞讨时也没有人再赶他。臭乞王哄着婴儿,嘴里自言自语“小家伙怪可怜的,生来没爹没娘没人养,幸好遇见我臭乞王。你姓江我就叫你江游海,长大后你要漂游四海的。你出生水年水月水水时。应该不是个命像。你家的仇人是灵虎帮的二当家裘万年。你长大后要替你妈妈和报仇。”婴儿好像真听懂了“哇哇哇......”哭个不停。

    时间过的真快一晃就是十年。臭乞王一直住在土地庙。“江游儿,去给我讨点中午饭来吃,你不要老是捉蛐蛐儿,不务正业。蛐蛐儿能当饭吃啊!这几天怎么不到私塾林先生那里学字啊?我好说歹说求爹爹拜林先生才答应免费教你认字的。你想做一辈子乞丐啊?”

    “爹,不是我不去。林先生说他已经教完了。”

    “教完了!这才五年就教完了!你骗老子是吧?”

    “不是爹,林先生说要想再读书就要去华南郡城。他的水平有限只能教到这里了。”.......

    “哦,原来是这样......哎!......我们也是时候离开这里去找个新家了。你去祭拜你的家人一番我们明天就走。”

    “爹我们要去那里?我大仇未报呢!”

    “去郡城,要报仇就要访名师学艺。虎山城这个地方不再适合我们住下去了。明天就走!”

    江游儿拜祭了家人,在娘的坟头抛肝吐肠哭了一下午。才回到土地庙。看见爹也在一个人念念叨叨。不知想些什么。走过去跪在爹的边。

    “孩儿感谢爹这些年的养育之恩。爹爹年纪大了不再适合到处漂游乞讨。孩儿明天就自己出去闯江湖。林先生常教导我,男儿不闯不成才。我早立下誓言一定要为娘和报仇。只是这一去不知道几时能归还家乡。不能在爹边尽孝道报答爹的养育之恩。希望爹一定要等孩儿回来。孩儿要给爹盖高楼造大厦让爹享清福过上正常人的子。”

    臭乞王眼含泪光“哎,天下那有不散的宴席。好男儿理应四处闯。我养你十年你的个我清楚,你不是忘恩负义的人。爹死后你只要每年为爹挂清明上香我就心满意足。爹不图你回报,爹只图你长大成人。”说道这里臭乞王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两父子包头痛哭难舍分离之

    晚上臭乞王为江游儿烧水洗澡,梳妆打扮。换下了乞丐的衣服,穿上了乞讨来的干净衣裳。这一打扮虽说是素衣土衫江游儿也是脱胎换骨。

    “哈哈哈,想不到你小子还是一表人才啊!看你的像应该不是平凡之人!”

    “爹说笑了,就这打扮也顶多是个穷家小子。”

    “我是说气质,气质懂吗?你这个小乞丐说了你也不懂!呵呵......哎”......

    第二天早上江游儿背着包裹,处着一根和他一般长的木棒。怀里揣着臭乞王这几十年乞讨来的十两碎银子。就依依不舍的上路了。臭乞王在后面大声喊道“不要回头!不要回头!.......”

重要声明:小说《五灵散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