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借口(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未知 书名:彼岸轻魂
    自从北翼铭硬闯皇后寝宫的那天起,轻魂已经有三天没有见过蔓华了,因为蔓华也带走了那面镜子,所以轻魂一时之间也不能把蔓华找回来。刚开始的时候蔓华带走了镜子是因为害怕镜子被焫隆发现什么特别之处,轻魂自然也不愿意节外生枝,所以事后也没有阻止蔓华,更多的是她相信蔓华不会离开自己,因为如果蔓华要离开自己,那么不需要等到今天。

    因为越来越近月圆,所以,焫隆出入皇后寝宫的次数也多了起来,有人认为因为在祭天之后,有朝臣怀疑皇上对皇后的宠并且三番四次的把自家的女儿推介给皇上,皇上为了表示对皇后的宠所以增加临幸的次数,也有人推测皇后已经重新获得皇上的宠,后宫之首的位置不可置否,可是他们都不知道,其实焫隆会常常来找轻魂为的不过是活命罢了。

    天下万物,命为根本,蝼蚁也尚且偷生,更何况是人?

    “今天冬天要比往年寒冷,所以朕采用了丞相段大人的提议,必往年更早上一个月开仓派米送碳。”轻抿了一口茶,焫隆一边听着轻魂弹琴,一边轻声说着话,他就像一个普通的丈夫在空闲的时候与妻子谈话,不关风月,仅仅是聊聊自己的工作罢了,“轻魂的家乡在金陵吧,那里的冬天也很冷,朕也命人多加注意了。”

    均随着焫隆的话,轻魂一曲弹尽,以指尖稳住余音后便向焫隆微微俯首:“皇上仁慈,乃为万民之福。”

    焫隆微笑着,这幅模样和传言之中的暴君完全不像,他斯文温和的看书喝茶听曲,偶然间那双眸子之中掠过精光可是也不过是转瞬即逝,并不留下半点痕迹,让人捉摸不透,就连轻魂……一时之间也不知道为何焫隆变得如此,仿佛是一只猛兽突然藏起了锋利的爪牙,变得如那只慵懒的波斯猫一般。

    “对了,说起丞相段大人,朕记得他好像成亲多年了却膝下犹虚呢。”焫隆突然如此说道,“段大人为国劳半生却还没有子嗣,朕也过意不去。轻魂你是否见过丞相夫人呢?”

    耒经焫隆这么一说,轻魂也感到奇怪,一般来说过了而立之年的男人都有孩子了,可是段唯智至今都没有孩子呢,然而丞相夫人秋影……

    “轻魂?”

    听到焫隆再一次换自己的名字,轻魂便抬起头来微微一笑:“我的确见过丞相夫人,她倒是一位风韵犹存的妇人,难怪段大人多年以来也没有再纳妾。”

    “哦,是如此美人吗?段大人成亲当年朕还年幼,也不得亲自到场道贺,倒是可惜了。”

    看着焫隆惋惜的神轻魂也没有生气,因为她知道所有的男人都喜欢漂亮的女人,所以这并不值得她生气:“皇上又何须惋惜呢?毕竟君不见臣妻面皂已经是不成文的规矩,纵然当年皇上有到场道贺,隔着红头巾,皇上又岂能看见?”

    “如此也是,不过如果段大人能有孩子,那么他多少为了家人着想,那么就不会事事顶撞朕,把生死置于道外。”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听到焫隆这句话,轻魂在心里冷笑,她就知道江山易改本难移,焫隆突然那么关心段唯智的家事岂止会是一时好奇?如果不是另有所图,焫隆绝对不会和她突然提起的,现在看来焫隆是希望有事可以转移段唯智的注意力,使得焫隆这个皇帝的子能过得轻松一点吧。

    “我想段大人大概因为对夫人独宠一只多年来纵然膝下犹虚也不愿纳妾吧,不过如果皇上赐婚,丞相夫人也绝对不敢有异议的。”轻魂不让焫隆察觉到自己心中所想,便顺应着焫隆的意思说下去。

    “不行,如果朕直接赐婚的话,段大人绝对不愿意的。”说着,焫隆站了起来走到了轻魂的旁,轻轻拍了拍轻魂的肩膀说道,“不如轻魂你把丞相夫人请到皇宫来聊一下,朕出面的话总是不好的。”

    明白焫隆的意思,轻魂也认为如果段唯智有一个孩子也没有什么不好的,于是她便点了点头,应承了下来。

    *************************************************************************

    燕归来醒来的时候四下无人,他发现在之处雕梁画柱,无一不是金碧辉煌,无一不是鬼斧神工,起初他以为自己死了,只不过在他的视线落在堂之中的一幅诗卷的时候,他便知道自己还活着。

    诗卷上述“天上有财难买命;世上无药可医贫”,能写出如此诗句的人又怎么可能已经死了呢?

    “施主醒了?”

    听到了旁人的声音,燕归来转过头去看,那是一个眉慈目祥的老和尚,然而燕归来愣了好一会,虽然她觉得面前的老和尚有点眼熟,可是一时之间却记不上来在什么地方见过。

    普智大师也发现刚才燕归来在看墙上的对联,于是他轻笑着说道:“这诗看似轻狂,可是却是事实。贫僧业曾经问过这里的御医大人,他们说这首诗出自于前御医馆总管楚阳楚御医的手笔,虽然楚御医被皇上和段丞相说是妖孽,已经被送往相国寺正法,可是御医大人们都舍不得丢掉他的墨宝。贫僧虽然未曾见过楚御医本人,可是能吸出如此诗句的人怎么是妖孽呢?当下人非人,妖非妖,苍生那天才能顿悟呢?”

    虽然不是很明白这老和尚话中的意思,可是燕归来前似乎有一种很古怪的郁闷感觉,他记得自己在一个男人的手中救下了轻魂,然而轻魂唤那人为“楚阳”,可是世事真真假假,是非功过谁能分辨?

    “大师,你知道轻魂姑娘吗?”不想再去深究谁对谁错,燕归来一心只希望轻魂平安。

    “施主是否问当今皇后轻魂娘娘?”

    “皇后……”燕归来缓缓闭上了眼睛,然后自嘲一笑,“原来她当了皇后啊,看来我真的睡了太久了,久到……连自己最的女人都失去了。”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彼岸轻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