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幻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未知 书名:彼岸轻魂
    离天坛祭天过去已经五天了,在这五天内焫隆没有再来看轻魂,既然焫隆不作声,轻魂更是直接把紫水留在自己的寝室,毕竟只有自己亲手照顾紫水,轻魂才可以减少一点心中的愧疚。

    把刚送来的粥端到了紫水的面前,轻魂心里的郁闷感觉挥之不去,然而紫水从来都是心思细腻的人,自然也看出轻魂的改变来。

    放下了手中的勺子,紫水对着轻魂露出了一抹微笑:“娘娘在为奴才留在这里而带来的非议感到烦恼吗?其实奴才可以自己照顾自己的。”

    “不是。”发现紫水又有了离开的想法,轻魂连忙否定,“我只是……有点茫然罢了。”

    均“茫然?娘娘为何会茫然呢?皇上如此宠娘娘,绝对不会冷落娘娘太久的,或许因为朝中人事变动而烦恼,这几天才会没有来看娘娘罢了。”紫水轻声安慰着,他明白如何饰演好自己的角色,当初蔓华要他留在轻魂的边,为的就是默默地辅助轻魂,至于让轻魂安心,也是必要的。

    “我不是为了他而感到茫然。我只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轻轻闭上眼睛,轻魂总时看见很多过去的景,被烧了的家,被杀了的亲人,被拷打的自己,被欺凌的自己,太多太多不好的记忆,因为被仇恨压迫的喘不过气来,所以她从小时候就学会了逆来顺受,她看似安静,温顺,却把所有的仇恨埋在心底,在她得到机会的时候她便和蔓华说——蔓华,总有一天我会把你踩在脚下,我的痛苦会十倍奉还给你……我要你……生不如死!

    耒在十六岁这年冬天,轻魂已经做到了自己所说的,可是过后呢?在报仇以后,她又要为了什么而活?她的人生已经紧紧地和蔓华联系在一起了,她没有能力杀死蔓华,可是她也不能杀死蔓华,因为如果蔓华死了,那么她的生命就会没有意义。

    在压迫之中长大,似乎真的不能习惯安宁。

    可是现在蔓华已经不能再伤害她,而她也可以控制蔓华,那么她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

    已经……没有理由。

    紫水伸出手去轻轻的拉住了轻魂的手,柔声说道:“娘娘过去也被人欺负吧,奴才也是。所以奴才明白一个道理,或许仇恨不过是过眼云烟,总有报复的机会,可是要不再被人欺负,那么只有让自己变得强大,只有不断地去掠夺别人的东西,使得自己的东西越来越多,那么别人才不敢来掠夺自己,这就是为什么有人敢亵渎神灵,却不敢亵渎魔鬼的理由了。”

    听了紫水的话,轻魂吃惊的看着面前的少年,这个少年真的是当初那个安守本分的孩子吗?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他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轻魂正想要说什么,却发现自己坐间后方的胎记像是被火烧一般灼起来,那样的感觉痛苦却不是疼痛,轻魂轻哼了一声,低下头去,其实这样的感觉过去也曾经试过不少次,可是那都应该是瞬间恢复了平静,只是这一次,她似乎觉得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因为伴随着胎记灼的痛感,她的口也像是有着什么要从内心深处汹涌而出,也仿佛有着一把声音在她的耳边不断地说着——醒来吧,醒来吧……

    “轻魂。”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听到了蔓华的声音,轻魂顿时回过神来,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坐在上,这正是紫水刚才所在的位置,盖在上的被子还传来点点的暖意,然而刚才紫水在吃的粥正被自己捧在手中,就像……刚才只有她一个人在在这里吃粥,而紫水却不曾出现过。

    “你不舒服吗?怎么在上喝粥?”蔓华上前来拿过轻魂手中的粥,转摆放在头边的茶几上,“如果不舒服的话去叫个宫女传御医吧。”

    “我没事。”轻魂勉强一笑,发现自己左肩后的胎记也不痛了,只是她无法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是她的幻觉,因为紫水的声音还回响在耳边。

    ——要不再被人欺负,那么只有让自己变得强大,只有不断地去掠夺别人的东西,使得自己的东西越来越多,那么别人才不敢来掠夺自己,这就是为什么有人敢亵渎神灵,却不敢亵渎魔鬼的理由了。

    是的,其实紫水所说的就是事实,这就是为什么总会有那么多侵略,那么多战争的理由。

    “那就好,紫水他接管了内侍监,新官上任总有很多东西要忙,而且也不能让别人知道他体不舒服,所以今天一早他就让我用法术送他回房间去了,要不看着他举步艰辛的模样,我也实在放心不下。只是不是一大早送他过去的话,我也怕被别人看见……”

    蔓华的话对轻魂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因为如果一大清早紫水就不在的话,那么从早上开始就陪伴在她的边,甚至刚才和她说话的人是谁?

    一股寒意从脚底直冲上头顶,轻魂心里有一种毛毛的感觉,不过回心一想,就算不知道刚才那个人是什么,总之对方没有伤害她就好了,既然没有伤害她,那么对方就没有恶意。

    看见轻魂翻,蔓华本能的想要上前去撑扶,却不料无意间看见了轻魂左肩后的一滩血红,很明显这是血迹!

    只是……轻魂自己没有发现。

    蔓华上前轻轻拍了拍轻魂的肩膀,随口说道:“啊,你的衣服脏了,让我侍候你换下来吧。”

    “不用了。”这个时候轻魂压根就没有换衣服的心,反正她也不去哪里,衣服脏了也没有关系。

    “紫水不在,就让我侍候你吧,还是说你不喜欢我侍候你?以前我很喜欢你给我端茶送水,捏要捶腿的。”

    蔓华的说话马上起到了作用,轻魂马上回应道:“谁说我不喜欢,我最喜欢你当我的奴才!”

    说着,轻魂就在蔓华的面前脱下了外袍,只是那么一瞬间,蔓华看见轻魂连里衣都染上了血迹,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血迹是从轻魂的胎记位置蔓延出来的。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彼岸轻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