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童年(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未知 书名:彼岸轻魂
    传国玉玺以千年冰玉雕刻而成,上面是五爪金龙,口含灵珠,脚踏彩云,腾云驾雾,栩栩如生,每一抹彩云各有形态,有的圆润,有的尖锐,使得金龙看起来正是踏云而来,玉玺下面则为“受命于天,即寿永昌”八个字。

    “你拿着它难道就不觉得痛吗?”

    面对父皇的问题,焫隆心里冷笑,怎么会不痛呢?他握着传国玉玺的瞬间,左手手心处便传来刺痛,只是他却默默的忍耐了下来,他是不会因为一点点的疼痛就丢掉传国玉玺,丢掉皇位的!

    看见焫隆沉默不语,皇帝缓缓举起了自己的右手,在他的掌心处有一道伤痕,这伤痕看上去似乎已经是有一段时了,可是现在却隐隐有渗血的迹象。

    均看见了自己父皇右手掌心处的伤痕,焫隆因为年纪太小,仅仅用右手握不住着沉重的传国玉玺,于是他席地而坐,盘起腿来,把传国玉玺小心翼翼的放在了腿上,在他放开玉玺的时候,那刺进了他白嫩的左手掌心处的那一抹云角带着点血丝离开了他的手掌伤口,然而传国玉玺上面那尖锐的云角上残留着他的血迹,血,是紫黑色的。

    有毒……

    焫隆抬起头来看自己的父皇,他心里有很多的疑问,如果仅仅是他中毒就罢了,可是父皇手掌之中也有伤痕,并且伤痕四周的肌也有点发黑,很明显也是中毒迹象,所以焫隆一时之间想不明白,为何自己的父皇要这样做。

    耒看着焫隆那么冷静的神,皇帝他苦笑了一下,然后缓缓说道:“朕最心的彦儿不在人世以后,朕曾经去过相国寺,国师闭关不愿见朕,可是却给朕送来了一封信,国师在信上说朕这一生所种孽果过多,自然必有恶报,再者深误美人,多必堕。那个时候朕就知道,朕必定不得好死,可是如果要顺应天命,倒不如自己选择死亡的方式。也在那个时候开始,朕发现朕的儿子们每天都企盼着朕快快归西,他们你虞我诈,相比起朕也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于是那个时候朕便在这传国玉玺之上抹上奇毒天仙子,这可是朕最深的彦儿的嫁妆啊,死在天仙子之下,朕死而无憾……”

    说到这里,皇帝收回了自己的思绪,再把视线集中到焫隆的上去,“朕是皇帝,所以不忍把江山交给那些利熏心的人,所以这些几个月以来朕一直忍受着天仙子每逢月圆毒发的疼痛折磨,一边默许了儿子们的明争暗斗,朕知道只有最擅长于心计,最残忍的哪位皇子才可以胜出,所以一直以来朕从来没有偏袒任何一个皇子,唯独除了你。因为焫隆你太小了,你只有六岁……所以朕希望你可以远离斗争,一直默默地活下去,只是朕没有想到你才是真的这些孩子之中最擅长心计的人。六岁……朕六岁的时候还不懂得心计为何物,毒药又为何物。”

    既然已经不需要隐瞒什么,于是焫隆便从怀里掏出了一条手帕包扎起自己受伤的左手,一般男子并不会随携带手帕,可是他还小,如果没有手帕跟,又怎么上演吃东西会丢三落四,迎着风就会打喷嚏的戏码呢?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焫隆,告诉朕,只有六岁的你是怎么会这些东西的?”焫隆包扎自己的手的动作太过熟练,皇帝心里惊讶,因为或这是他也难以一直首位自己包扎的如此利落,焫隆就像是常常受伤,早已经把包扎的技巧练得炉火纯青。

    把左手包扎好了以后,焫隆便轻声回答道:“对于毒……是在母妃被毒杀以后儿臣才去学习的,也正因为儿臣在宫中无依无靠,皇兄们怜儿臣,常常会为儿臣送来各种美味的糕点,当中的毒便是儿臣最好学习的用品。”

    焫隆的神太过冷静,他的语气太过平静,他这么一番话仿佛只是再说今天的天气如何一般,没有半点的恨意,可是话语之间所透露出的事却是这般让人惊心。

    这样的事本不该让一个六岁的孩童去经历,这样的说话也不该从一个六岁的孩童口中出现的。

    皇帝默默地看着焫隆,他无法看穿自己的孩子在想些什么,不过是六岁的孩童,他那双眸子之中应不出半点的光亮,他那张清秀可的面容尽是冷静的几乎是冷漠的神,让人看不出这是一个六岁的孩童会拥有的。

    皇帝他其实曾经想象过很多次,在他人生之中最后的那一个夜晚会和自己的儿子这样对话,他猜想过很多个人选,却从来没有想过会是焫隆,因为他不相信那一切事会是这个小孩子一手纵的。

    “焫隆,你是如何让大皇儿失聪的?”皇帝轻声地问道。

    “儿臣命人制作了三支响箭,因为响箭尾羽崭新,正符合了大皇兄好洁的习惯。然而响箭出,纵然被号炮声所遮掩,可是箭的人也难以逃过失聪的命运。然而有些马儿耳里极好,在号炮声和响箭声地惊吓之下自然会惊慌乱跑,坠崖……不过是意外的收获。”焫隆淡淡一笑,以着他那一就有点软绵绵的童声说道,“父皇病重,自然喜欢吉利的东西,北斗七星乃为天军神将,如果儿臣穿着这件衣服被毒杀,那么也象征着我国将亡,无论如何父皇必定想办法保住儿臣命,同时借此打击各位皇兄背后的势力,免得臣壮大,同时增强段丞相等这些忠臣的势力,以便他辅助新帝,所以父皇要做的一切,儿臣……一清二楚。只不过儿臣愚昧,没有想到父皇在传国玉玺上抹了毒。或者……这就是无毒不丈夫吧。”

    皇帝微微一笑,然后吐出了一口鲜血,他以手背擦去了唇上的鲜血,然后躺回了上,良久,他的声音幽幽传来:“焫隆就算你成了皇帝也不会一件快乐的事,或者还不如你那些被朕放逐的皇兄们来的快乐呢。因为天仙子这个毒每逢月圆就会发作,朕这个堂堂七尺男儿也不过是承受了这几个月就受不住,最终选择了服食金丹与之毒相冲,尽快地结束自己的生命……所以……父皇在下面等你……”

    焫隆便握着传国玉玺从地上站了起来,他站在龙边看着已经气绝的父皇,他笑了,那样的笑容是多么的天真无邪,是多么符合一个六岁孩童的份,可是这样的笑过之后他再也没有机会这样笑,因为——他是皇帝。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小说在线阅读。

    “父皇,朕……是不会下去的,你也等不到朕。”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彼岸轻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