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童年(贰)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未知 书名:彼岸轻魂
    那天狩猎所用的箭均有内侍监准备,然而大皇子腾冲所用的那三支箭表面看起来和平常的没有不同,青铜箭簇,楠木箭杆,白鹅羽尾。唯一不同的就是在羽毛掩映之下,箭杆是中空的,形成一个哨,可以发出响声,外面缠着铜丝,重量上与普通的箭一般无二。这种箭,通常用弩机出,可以在军旅中代替号炮令旗,其清越的声音,在几里外都能听见。但,如果以寻常长弓发,弓拉圆满,紧贴耳侧,其声音便会击穿耳膜。

    焫隆因为年幼不曾见识军旅,也没有学骑马箭,他不能向李公公解释自己为何会知道这一切,为何可以告诉李公公如何去制作这样的箭,然后偷偷混进狩猎的箭之中,有为何选择这样的箭的人偏偏是大皇子腾冲。

    焫隆虽然不能像任何人解释,可是他心里想得明白,大皇子腾冲虽然不得皇帝的宠,可是却一直以长子的份自居,所以……好洁。

    大皇子腾冲认为自己是长子,不管用什么东西就应该用新的,然而在箭筒之中,只有那三根响箭的尾羽是新的,雪白的白鹅毛,不曾沾上半点的污迹,所以焫隆知道,只有大皇子腾冲才会去选择这三根响箭,而且他一向以神自负,必定会为了在父皇的面前好好表现自己,于是必定会一弓架数箭,纵然当时的号炮声响足以掩过响箭的声音,可是大皇子腾冲如此靠近响箭,双耳顿时失聪。

    均然而大皇子腾冲出的响箭不仅仅落那四只飞鸟,其余残留的响声也震惊了某些马儿,马儿受惊乱跑,最终使得背上的人意外坠崖,在已经患病的父皇眼中,狩猎不祥,死去的皇子们也不祥,突然双耳失聪的大皇子腾冲同样不祥,于是……皇位之争中便少了三人。

    那个时候李公公对于只有五岁的焫隆有如此智谋佩服得很,于是焫隆便对他说——天下之间无处没有斗争,只要有斗争,任何的喜欢和习惯都会成为弱点,只要被别人抓住了自己的弱点,那么在斗争之中必定败下阵来。

    这一番话焫隆不仅仅是说给李公公听,也是说给自己听,纵然有那样的机心,可是他依然非常年幼,为了将来自己可以坐上皇位,坐稳皇位,他时时刻刻地提醒自己不可以喜欢上任何东西,不可以有任何习惯,他所喜欢的东西都是不存在的,因为他会毁灭自己所喜欢的一切,他没有任何习惯,这就是他的习惯。

    耒只有没有心的人,才可以在斗争之中胜出。

    狩猎,不过是第一场斗争,然而第二场斗争也在狩猎之后展开。

    狩猎之后剩下的皇子们不敢明刀明枪的争夺,生怕已经风烛残年的皇帝一句“不祥”就把他们像大皇子腾冲一般就赶出皇宫去。

    明枪易挡,暗箭难防,任何一位皇子都希望逐鹿天下……很多人把鹿比作了天下,可是焫隆认为,鹿是想要争夺天下的人才对。

    在斗争开始的时候,雄壮的公鹿们就会以角撕斗,恨不得让对方顿时肠穿肚烂,然而没有背景并且过于年幼的焫隆便如一直最弱小的小鹿,因为弱小,他人不屑与之相争,所以看上去他或许可以在斗争之中苟活,可是从一开始,焫隆就知道没有人可以在这一场斗争之中真正的置事外。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优质言小说在线阅读。

    年幼是一道最好的防御,再者焫隆知道什么时候只有置之死地而后生才可以真正的活下去,所以他一直装着自己很温和,很天真,他对每一位皇兄露出微笑,微笑之余说一些天真的话,提出一些幼稚的问题,让皇兄们认为他不过是一个小孩子,所以从来没有人会去关注焫隆到底做了些什么,不管是茶会的时候糕点被下毒,还是某天有哪一个不熟水的皇子失足掉进御花园的莲花池之中淹死,都不会有人怀疑到焫隆的头上去。

    焫隆从来不觉得自己是狠毒的,因为所有的事他都知道得很清楚。

    记得母妃因病去世的时候,娘被谴离宫以前,她曾经哭着和焫隆说,菊妃虽然幼有病体,可是在入宫的时候早已经调理得当,就算生了孩子以后也不至于染上顽疾,然而菊妃的死因并不是生病,其实是中毒,有人把慢的毒药掺入了菊妃的药中,长时间服食,毒物渗透五脏六腑,就算后来发现了也已经无补于事,菊妃害怕会让下毒的人知道自己已经发现中毒的事,而转移目标去加害焫隆,所以菊妃一直假装不知道,天天去喝下那被下了毒的药,最终咳血而死。

    那个时候听了娘这么一番话的焫隆不知道如何去形容自己的心,他没有太多的愤怒,因为他知道这就是后宫之间的斗争,只是他并不认同以慢毒药下毒的手段,因为他等不着。

    人总是会长大的,焫隆他需要在自己长大以前把一切都处理好,再者在虎狼横行的时候,最早死去的永远是最弱小的一群,所以他不会让自己弱小的。

    六岁的时候开始学习武技,纵然不能请来师傅教导,也没有足够的力气提起长剑,可是把匕首握在手中的时候他却知道如果使用,哪一些招式才是致命的。

    那个时候焫隆认为上一辈子的自己必定是一个杀人累累的魔鬼,否则他怎么会觉得自己把杀人的招式记到了灵魂的深处去?

    不管是谋算人心,还是借刀杀人,这一切总会成为习惯。

    焫隆的生辰在天,过去除了侍候他的娘和李公公以外,就只有母妃会记得,四岁的时候母妃已经死了,五岁的时候娘被谴离宫,六岁的生辰,在他边的只有李公公。在别人眼中他这位小皇子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绝对难成大器,只可惜在这场皇位之争中,纵然是一个五六岁的孩童,也难以逃脱别人的谋算,只不过没有人可以想到,不管是谁,都没有逃得过他这个孩童的谋算。

    往往看似无害的东西才是最致命的。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彼岸轻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