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生机(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未知 书名:彼岸轻魂
    商子奕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一张大上,上盖着的被子软如绵,轻如丝,绝对不是一般寻常人家可以用的,再说他背上本该被烈火烧伤的地方已经没有丝毫的痛感。

    耳边隐隐可以听见琴声,商子奕从上坐起来,吃惊的发现自己的上没有衣服,心里想起了那相士的话,可是下一刻他却放下心来,因为他隐约记得那个白衣男子救了他,而且论起容貌,他远远不及那人的万分之一,所以那个人是不会碰自己的才对,脱了他的衣服大概是为了帮他疗伤,只是……他的上已经没有半点的伤痕。

    是他死了吗?还是……他已经昏睡很久,久得足以让所有的伤口消失?

    商子奕从上下来,发现自己竟然深处一座华丽的宫之内,他心里害怕,难道说那个美丽的白衣男子是皇宫的人,难道是那个皇帝生怕还有人没有死绝,所以才派人来看?可是……那么又为何要救他?

    均压下了心中种种的疑问,商子奕裹着那被子,循声而去。

    宫内的装潢虽然华丽,可是却在每一扇拱门前划挂上了轻纱门帘,隐隐透露出一种神秘的气息,而且商子奕转过了回廊,别说是侍卫,就连宫女太监也不曾看见一人,而且回廊之内的花坛也看不见半点绿意,而是开满了红花,这样的红花商子奕并没有见过,也不知道是什么。

    那个救了他的美丽男子怀里抱着一把琴,样式有点像是古筝,可是却被竖了起来,商子奕并不通音律,一时之间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不过不管是什么,那被一男子的琴弹得极好,那纤长的手指拨过晶莹的琴弦,琴音流动,仿佛要比高山流水还要清雅上几分。

    耒那美丽的男子依然一白衣,白衣上仿佛也以银线绣着一些花纹,只是银线在一旁的烛光摇曳之下映出的光有些刺目,竟让人看不清那是什么花纹。

    男子背靠在那木制的栏杆上,怀里抱着一把黑色的琴,一旁有这一个镂金烛台,烛台上点燃着红烛,镂金烛台旁边席地摆放着一个白玉酒杯和一个白玉酒壶,纵然酒壶的盖子紧盖,依然盖不住那酒香,虽然商子奕家中清贫,可是也知道可以散发出如此醉人香气的酒必定是好酒了。

    “你醒了?”白衣男子停下了琴,侧过脸来看商子奕,那双漂亮的眸子漆黑一片,深邃如三秋之水。

    “是的。”商子奕裹紧了上的被子,然后在那白衣男子的面前恭恭敬敬的下跪,然后叩头:“谢谢恩公救命之恩。”

    “起来吧。”

    目光淡淡的扫过了商子奕,那白衣男子伸出手去想要拿起了一旁的酒壶为自己倒一杯酒,却不料商子奕也伸出手去,看样子是想要为他倒酒的。只是商子奕的手还没有触上白玉酒壶,却被那白衣男子拉住了。

    “对不起,我只是想给你倒酒……”商子奕连忙收回了手,刚才被白衣男子触碰到的地方就像是碰到了冰一般,冷得他不颤抖了一下。

    “这酒有毒,你碰不得。”白衣男子自己为自己倒了酒,然后一饮而下。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商子奕惊慌的看着面前的白衣男子,然后不自的问道:“我听爹娘说,皇宫是很恐怖的地方,只要皇帝和妃子们有一点不高兴就会杀死我们。就像我们唱的童谣皇上不喜欢,就杀了大家,放火烧了我的村子。只是……你知道这是毒酒,为什么还要喝?是不是因为你死子救了我,所以皇上赐你毒酒?”

    那白衣男子似笑非笑,目光流连之处让人捉摸不住,他放下手中的白玉酒杯,轻声说道:“你口中的皇上杀不死我,在这里我便是王。”

    “那么你可以杀死皇上吗?”话出了口以后商子奕连忙捂住了嘴巴,爹娘说过官官相卫,所以绝对不可以妄言,可是他急之下似乎说了不该说的话。

    “我不能杀他……”白衣男子把怀里的琴放下,然后转过来与商子奕面对面坐着,“我救你不过因为你漂亮,我喜欢漂亮的人。”

    听了白衣男子的话,商子奕不自的把上的被子拉得更紧了,他家里清贫,所以他对上的五个姐姐都被爹娘卖掉了,有的买去了富贵人家当丫环,有的被买去了青楼,有的甚至是童养媳,只是他是家中独子,所以才幸得留在爹娘边。

    记得一年以前曾经有一个富商路过他的村子,一眼就看中了他,他眉清目秀,而且小,看上去宛如小姑娘一般,所以那个富商一心想要把他买走,只是爹娘死活不肯,纵然过去曾经有路过的相士说他男生女相,将来必定以色侍人,只是他的爹娘不愿意,也不忍。那个时候那个富商强取豪夺,事还闹到了官府去,虽然最后那个富商没有得逞,可是他的爹娘每个人都熬了知县大老爷的五十大板,足足在上躺了一个月,那个时候家里的况更差了。

    爹娘没有办法,纵然过去一心栽培商子奕,甚至还多次请求路过的书生教他识字断文,可是他就是生了一张女人的脸蛋,就注定了他的一生。后来爹娘无奈,只好把他送到寺庙之中,愿他出家当和尚,也不愿意看见他沦为权贵的玩、物,再说……在寺庙之中可以看看经书,念念佛经,清修苦行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只可惜纵然当时收留了他的大师待他极好,也天资聪慧,不管是经文还是诗词,都可以过目不忘,不过纵然有这一天赋的本钱,在主持方丈看见他以后都化成了尘梦。

    主持方丈并非是有意要刁难他,商子奕心里明白,只是方丈说他与佛无缘,因为他尘缘未断,他放不下家人,也放不下心中的怨恨。或许因为曾经被教识字断文,所以他多少沾染了一点书生的气息,他感觉到现在皇帝的不仁,世事的不公,所以他才心存怨恨,他恨的人正好是皇帝。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彼岸轻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