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血魅(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未知 书名:彼岸轻魂
    轻魂从上坐了起来,然后脱下了那染血的外袍,这是一件雪白的外袍,上面已经干掉的血迹斑斑,宛若雪地上的红梅,溅上去的鲜血形成那红梅花瓣飘落的图案,使得轻魂不得不想起十年前她与蔓华的第一次见面。

    四目相接,风吹起的花瓣零乱了视线,黑发白衣的男子,在空中旋舞的白梅花瓣,却诡异的透露出一种红的颜色,甚至要比天边的残阳还要红得刺目三分……

    “魅姑娘你醒了?”

    听到了那年轻男子的声音,轻魂才收回了那飘远的思绪,转过头去看那扦开了她的帘的人。

    年轻的男人,一深蓝色的官服,皮肤有点黝黑,大概是因为作为捕头要四处奔波的原因吧,浓眉大眼,看起来很精神,也很符合那种富有正义感的男人的标准,这就是刚才那位一口咬定她不是凶手的人吧……

    “燕捕头……”轻魂微微一笑,她的语气很轻柔,相当符合那种余悸未定的柔弱女子的形象,她很明白要如何去让男子对自己怜悯,因为在蔓华的宅子之中,每一个受罚的女子都会很努力的便显出可怜的一面,期望可以减轻皮上的惩罚,轻魂也不例外,只可惜要蒙骗楚阳远远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可是这个燕捕头不是楚阳,所以轻魂并不担心,只是她依然没有明白为何这个男人会知道她的姓氏,毕竟她已经十年没有离开过蔓华的宅子,也没有和任何人说起她的姓氏了。

    “啊……你怎么知道我是燕捕头。”男人的惊讶毫不掩饰的体现在脸上,在他露出了夸张的惊讶神的下一刻又换上了一脸陶醉的表,“不过也难怪,我可是金陵这里出了名的美男子燕归来呢!”

    轻魂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不过她可以没有轻易的被燕归来转移话题:“那么燕捕头你又怎么知道我是姓魅呢?”

    “因为这把扇。”燕归来从边的小茶几上拿来了一把白绢团扇递给了轻魂,“在我们发现你倒在凶案现场的时候,你的腰带上就插着这把白绢团扇,所以我也顺手拿了回来,只可惜扇面上染上了点血,估计也洗不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彼岸轻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