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长孙凌伊的正义(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晴照溪沙 书名:莲生异空
    ( )    一时间,沉默与哀伤弥漫在四周,连只单单经过旁边的长孙凌伊,都明显的察觉了异常,所以,他完全的停下了脚步,侧过头去看着他们。

    “莎拉……”文森特伸过手去扶着莎拉的肩膀,眼里分明的显露了生气意味:“你早已经决定要离开了!”

    说这话的时候,文森特的口气是非常肯定的。肯定到他自己都觉得痛苦。

    “嗯。”莎拉重又偏着低下了头,不敢去看文森特的眼睛,轻声道:“已经决定好了。”

    “好!好!”文森特气急,非常突然就放开了紧抓住她肩膀的手,转而又像是想要把莎拉嵌入怀中一样狠狠的抱住了。

    文森特将莎拉那小小的子就整个儿的用自己高大的子圈住了。半晌,才传来他哽咽的声音:“为什么,为什么这么突然的就,完全也不和我商量一下,我毕竟还是,还是你的……”

    “不要说了,我都知道!”莎拉也是尽全力的回抱文森特,却在文森特想要进一步阐述之前阻止了他。很多事,他们之间心知肚明就好,完全没有必要说出来。有些东西,她一个人负担就好了。她不想去牵扯别人,尤其不想是牵扯到自己在意的人。

    “莎拉!莎拉!”文森特不舍的紧紧拥抱住莎拉,似乎想通过这种方式,来发泄自己的不满与心疼:“等我,你要等我!无论你去了哪里,请一定要记得等我!无论何时何地,我一定会去找你。”文森特像是在发誓一般,喃喃的重复着同一个意思:等我!

    “嗯!嗯!”点着头,莎拉在文森特的怀中默默流泪。

    文森特是她仅剩的亲人了,虽然不能明说,但是有他的存在,便是有家的存在,她到现在仍清晰的记得,当年生养她的母亲去世前,细细高高的陌生男孩被父亲带到病危的母亲面前时,母亲那惊喜交加的眼神,她那微颤的双手,紧紧拽住对方的手,那原本苍白无力的脸也激动的泛起了红晕。

    那时候父亲并没有告诉她,这个细高的男孩子是谁。想反,父亲将男孩带到母亲面前之后,就将她抱走了。

    那时候的她还不懂事,只知道,那个小哥哥长得很好看,而母亲看到他似乎很开心,所以,她被父亲抱走的时候,她还回过头来开心的看着他笑。

    那时候她不知道,那会是见到母亲的最后一

    隔,她被父亲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她亲眼瞧着母亲的形消失在一片火海中,最后唯一的印象便是母亲嘴角上隐约挂着的一丝微笑。

    然后,父亲牵着在一旁的小哥哥的手,轻声的告诉她,这是她的亲哥哥。同时拿起她的手,放到了他的手里。告诉他:“这是你妹妹,如今妈妈不在了,妹妹就靠你照顾了。”

    “嗯,我会的!我已经答应她了!”这是她第一次听到他讲话,清脆的童音,掷地有声。

    其后,他果然是坚守承诺无微不至的的照顾着她,年纪小小的她那时候还不大明白,‘哥哥’的意思,只以为是年龄稍大的,见面时间间隔比较久的玩伴,但这个玩伴很有意思,会安静的陪着她玩,会讲有趣的故事逗得她笑得没心没肺,当然她也总会在他要离开的时候哭的撕心裂肺。

    年龄稍大的时候,她了解了哥哥的定义,却不明白为什么见一次哥哥要那么久,于是天真的莎拉就问父亲:“为什么哥哥不住在家里?”

    父亲看着她,长长的叹了口气,摸着她的头小声的解释:“哥哥要上学的,很忙的啊!”

    “上学好玩吗?”年纪小小的萨拉对于上学还没有概念,思绪却是清晰了:“要是莎拉也上学了,就能见到经常见到哥哥了吗?”

    “呵呵,……”父亲那时候笑着说了什么,莎拉已经已经记不大清了,但是后来莎拉的确是非常用心努力的上学,只为了能经常的见到哥哥。

    但是当莎拉真正的在某个场合不经意间见到哥哥,并且意外的得知了哥哥的真实份时。她却默默的离开了,并且因此不安了很久,她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哥哥,难道不是她的哥哥吗?那为什么他还有那样的一个家。实在是想不通的莎拉忍不住回家问了父亲。

    听闻此事,父亲一开始没有说什么。只深沉的看着她,这事牵扯到上一代的恩怨,他也一直不想再回想,但是既然女儿问起了,她也长大了。

    那么,有些事,是应该说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他是你的哥哥,却不是我的儿子,你们是同母异父的兄妹。你的母亲因为自小就展现出极高的天资,因此自小就与艾文家族的长子,也就是文森特的父亲定亲,刚成年便放弃了学业回家联姻。但是文森特的父亲当时早已有了人,对于你母亲的存在,更多的是当成一种责任,虽不说物资上克扣,但感上总是欠缺什么的。尤其文森特出生后,他更是鲜少踏进正居。

    本来如果能就这样相安无事的过着子也无所谓,你母亲他并不是个耐不住子的人。她从小就被灌输了忠于家庭,忠于艾文家的思想,也并没有常人想像中的那样不耐寂寞。能守着文森特过子,大概她就觉得非常快乐了。

    但是,文森特的那个人,并不甘于幕后,甘于一个毫无前途的/妇份。恰她又生下了继文森特之后艾文家的第二个男孩,这在子孙不兴旺的艾文家绝对是天大的惊喜,于是她也就理所当然的母凭子贵。

    顺势的,她向文森特的父亲请求要给孩子一个名分,也给她自己一个正名的机会。一边是千依百顺的人和新生的可儿子,一边是毫无趣的形式妻子和长子。文森特的父亲理所当然的选择放弃了那个装饰型的妻子。

    于是毫无征兆的,你母亲便被以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清出了艾文家,虽不伤其命,但却止她与文森特见面。随后文森特更是被他的爷爷养在边,因此以后的几年,她都没有再见过文森特。……”父亲一字一句的向她说明着况,莎拉听到这里,却更觉的糊涂了。如果是这样那她是怎么来的?那样的母亲是怎样活下来的?想到这里,莎拉直接的就问了。

    “呵呵。”听到莎拉的问询,父亲苦苦的笑了:“我遇到你母亲的时候,她大概是因为环境的剧变而引起了精神力的衰竭。值得庆幸的是,似乎只是她的记忆回到了学院时期,那时候的她还是一个健康开朗的少女格。我很喜欢那时候开朗活泼的她。便去追求她,相识相后,我们便结了婚,很快就有了你。

    但是,也许是受了什么刺激,她的精神力时好时坏,还经常抱着你讲些奇怪的话,我一开始没注意,时间长了,听她不经意间说的话,联系起来,我的心里便也有了数。”

    “母亲,那时候,是因为我想到了哥哥?”莎拉不由的想到。

    “大概。”父亲继续道:“我初晓这件事的时候,非常的震惊。但是,对于这件事,因为并不是你母亲有意隐瞒的,我也就不想去追究这件事。本来的话,我想,她如果能就这样安静的生活着也就很好了。我不能强求其他。但是,你母亲的体却是一不如一的迅速衰竭了。”讲到这里的时候,莎拉很明显的察觉到了父亲的哀伤。蹲□子,伸出手去牵住父亲劳辛苦的双手。

    伸手拍拍女儿的头,他继续讲到:“没过几年,她的体便衰弱到,连下都不行了。其间,我不止一次的去外面购买高级的营养剂和生命维持的药剂,但资不抵耗,那些价值不菲的玩意,最终还是没能留下你母亲的生命。而我一直知道,她有个非常鲜明的愿望就是最后再看一眼文森特,所以,我才费了很大的人力、物力通过某些特殊的渠道,找到了文森特,并向他转告他母亲的意愿。……”

    ……

    了解的事的全部,莎拉安静的伏在父亲的膝上,那时候她就明白了两件事,一是有天资的女孩子,比较危险;二是,哥哥是自己的哥哥,却也不是自己的哥哥。是只能掩盖在黑暗之下的哥哥,不是能当着众人的面叫出声的哥哥。其后的见面。她也的确表现的和其他女孩一样,并没有与文森特很亲近。文森特也至少在表面上不会对她表现出除了友谊之外的绪。

    ……

    因此,这个同母异父的哥哥便是她目前唯一的依靠,尤其现在她的前途渺茫,但哥哥却前途光明。所以她不想因为她的事而旁生节支的生出其他是非来。所以她会等待,无论她去了哪里,无论需要多久的时间,她都会等待,等待这个人的出现。等待光明正大的团聚的时刻。

    作者有话要说:因为这几人是后续事态发展的关键人物,所以我就想啰嗦些,把前因后果讲清楚。

    那个,我上图推了,虽然是分频的。所以能伸手求个评么??

重要声明:小说《莲生异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