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果然,以寒口中的话一出,玉妃等人便个个用着奇怪的眼神看向梅妃,梅妃顿时感到内的气愤开始沉闷到不对劲,一种奇怪的气息飘散在空气中,她也隐隐感受到各种敌意向她袭来。

    看到眼前的一幕,以寒嘴角勾起一抹算计得逞的笑意,她知道自己的话,在四妃的心里开始起到一定的化学作用了。

    其实,恐怕连梅妃自己都不知道这些事吧?当然,她这也是在瞎扯,因为,司徒天羽并没有说过要废掉她或者要杀了她,所以,她完全就是在捉弄四妃。

    “皇后娘娘,您误会臣妾...臣妾怎敢妄自尊大...而且...臣妾更加不敢妄想这皇后的凤冠...那凤印如不是皇上硬要让臣妾代为保管,臣妾又怎敢收下,这可是犯了大敬之罪呀!”

    绢梅妃低着头,就像一个被欺负的小女人一样楚楚可怜地,还好以寒早就见识过梅妃的真面目,知道这弱的外表只是一种表象,内里的心机深沉只怕在这宫中无人能及,否则,她真会被梅妃此时盈弱柔,令人心生怜惜的模样给欺骗了过来。

    以寒带笑地看着梅妃此时柔弱作做的模样,心里也不得不承认,梅妃真的有能把牵住男人心的本事,就凭她现在这幅楚楚可怜的模样,任哪个男人都无法抗拒对她的怜吧?更何况是司徒天羽这种自大又好色的家伙。

    “啧,啧,啧,难怪了...真是难怪。”以寒突然发出一声怪异的惊叹。

    颊“难怪什么?”梅妃被以寒那怪异的眼神跟声音弄得不知所措,疑或地看着以寒问道。

    “难怪...啧...难怪皇上说等本宫被打入冷宫或者斩首之后,这腾凤的主人跟皇后的宝座一定属于是梅妃你的了,以前我还纳闷呢?现在终于明白了,唉,也难怪了...”

    最后,以寒还丢给梅妃一个赞赏的眼神,弄得梅妃更加摸不着头脑了,也不知道以寒到底卖的什么关子。

    只有玉妃与芸妃就明白了以寒话中的意思,心里不免对梅妃又多生出了一丝怨念。

    玉妃走到以寒面前,握住以寒的手笑无比。

    “皇后娘娘,你现在虽然凤印是被梅姐姐代为保管,可是,皇上并没有说要废后不是吗?而且皇后你貌美倾城,皇上又怎会舍得废了你。”

    玉妃说这话时,怨恨的眼神还剜了一眼梅妃,而眼中的意思是再明显不过了,她觉得她们都被梅妃耍了。

    “唉,玉妃你不知道啊!皇上自是不会跟我明说,如果不是昨天我在皇上的寝宫里无意中听到他跟云侍卫还有梦侍卫说的,不然,我还被蒙在鼓里呢?唉....!而且,皇上心里未来皇后的人选都定下来了,这还能有假吗?”

    以寒脸上沉痛悲伤地看着玉妃,眼眶里的秋水开始打着转,似要马上滴下来一般,吸了吸鼻子,抬起手擦了擦两边的眼角,才怅然若失的看向门外。

    以寒这话明显地在四人中掀起的轩然大波,个个都用着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以寒,都想从以寒的眼中看出话里的真假,但是,看到以寒脸上的悲伤确实不像是装出来的,才又用一更加奇怪的眼神看向梅妃。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梅妃听了,虽然面露喜色,却还是隐忍着没有发出张狂的笑意,还是如同以往一般弱得像是连只蚂蚁都可以踩在她的头上任意妄为似的,只是,那双相互交握,正轻轻地发着抖的素手泄露了她的真实绪。

    “这..你是说皇上...”

    玉妃不敢相信地问道,她实在不能接受梅妃即将成为后宫之主的事实,可是,现在这个柳凝月根本不像是说假话,如果,换成以前,她还不信,可是,自从那皇上让皇后跪在芸妃的宫前时,她才相信了传言是真的。

    “玉妃,这...唉,我以为你们都知道了,算了,还是不说了,反正,以后我要是被打入了冷宫就只求各位妹妹能偶尔去冷宫里看看我,就算只是陪我说说话都行。”以寒哀戚地看着玉妃,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以寒这一番话,让玉妃,包括芸妃都是一愣。

    “好了,各位姐妹们都坐吧,那位妹妹本宫似乎觉得面熟,但是,想不起在哪见过了。”以寒转走向自己的凤椅,看着芸妃边一雪白轻纱长裙,长相秀丽的妃子问道。

    “哟,难道姐姐连那在你寝宫里侍奉皇上的雪昭仪,哦不是,那时她还是个奴婢,只是侍了一次寝便被皇上封为妃嫔的语雪都不认识了吗?”开口说话的是芸妃,尖酸嘲讽地看着以寒,脸上满是兴灾乐祸,看着雪昭仪的神色带着鄙视与轻蔑。

    “哦...原来那天跟皇上做那事的就是你啊?”以寒像是想起了一样,并没有半点因为芸妃那明讽暗刺的话而感到生气。

    语雪听到芸妃的话,脸上的表变得一红一白,素白的手用力地拧着长长的束袖,贝齿紧咬着粉嫩的下唇,泛起苍白的颜色。

    以寒不知道她是在为当与司徒天羽在她面前上演宫秀的事感到羞愧还是被芸妃那一袭明褒暗贬话而羞愤,总之,语雪的表让人看了觉得非常地纠结。

    不过,以寒倒是好奇了,这语雪论容貌还不及她宫里的四个宫女“如松,幻竹,曼梅与灵荷”充其量也就是清秀一点,也不知道这司徒天羽是怎么回事,不过,她倒是记起来了,好像这语雪是司徒天羽那天故意用来羞辱她的吧?

    看来,也只不过是颗棋子而已,可怜的女人呀,还以为自己成了皇帝的女人便一飞冲天了,可是,她又怎会知道,成了皇上的女人,也就跟跌入了深渊一般无异了,只有无尽的黑暗,争夺,算计,与谋。

    “回,回皇后娘娘,是...是的,奴婢...奴婢”语雪说着说着便跪了下来,声音还带着一丝哭腔。

    以寒一愣,不太明白为什么这个语嫔会这种反应,倒是跟那梅妃的作风有点相像,让她不得不对她心生疑惑了。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叹:邪皇的孽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