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今天的事你就当什么也没看到

    “月儿,在想什么事这么出神?”司徒奕玮走到以寒的边,轻轻地问道。

    “啊?王爷,怎么是你?”以寒听到来人的声音,惊讶地转过头看向侧,发现原来是司徒奕玮。

    “月儿,何时我们竟这么疏离了,奕玮从没想过有一天月儿会如此称呼我。”司徒奕玮说这话时,脸上一阵落莫,伤愁。

    “那以前我怎么称呼你?”以寒好奇,难道除了王爷,还能有什么其它的称呼。

    绢“月儿可以还像以前那样称呼我奕玮哥哥吗?”

    司徒奕玮不知道从何时起,自己来始想念起‘奕玮哥哥’这个称呼了,可是,自从月儿进宫之后,他似乎就再也没有听到过了,再见月儿,听到的只是一声声疏离而又清冷的王爷。

    “奕玮哥哥?嘻,嘻,以前我是这么称呼你的吗?真亲切的称呼。”以寒捂嘴低笑,好半天才抬起头来满目笑靥的脸宠绽放着令人眩目的迷人光彩。

    颊司徒奕玮怔怔地看着以寒的笑容,突然闪神,心里像裂开了一道口子一样狠狠地抽痛,因为,这么绝美的笑容,不再属于他了,而是属于那个人了,月儿,如果,时间能倒回,我能选择后悔当初的那个决定吗?可是,时间不能倒回了。

    “你怎么了?”以寒的手在司徒奕玮的眼前晃动,好奇他怎么会这样看着自己。

    “月儿,时间如果能倒回,该多好啊!”司徒奕玮突然淡淡地说出一句让以寒摸不着头脑的话。

    “王爷,你怎么最近老是说些让我弄不太明白的话呀?时间倒回?如果真能让时间倒回,我愿少活十年都行,可是,不能。”

    以寒想到自己穿越过来所受的折磨,绪低落了,她真希望时间能回到她在21世纪的那时候,她定然不会接下老板给她的工作,这样,她或许还能开开心心无忧无虑地过着她单纯而又快乐的平凡生活。

    但是,司徒奕玮似乎误会了以寒的话,脸上显出一抹惊喜,紧紧地抓住了以寒的手。

    “月儿,你刚刚说的都是真的吗?”

    以寒不太明白地看着司徒奕玮突然兴奋的表,但是,马上意识过来,因为,这两个月改变的又何止是她。

    “我...王爷,你弄疼我的手了。”以寒急于想从司徒奕玮的手中抽离,却被他抓得更紧,连带着人也被他抱了个满怀。

    “月儿,你是不是上他了,是不是?你不是对天发过誓,永生永世只我一个人的吗?”司徒奕玮再也刻制不住心里的妒忌与绝望,温润的脸庞此时竟然看起来那么狰狞,那么森起来,让以寒从心里生出一股恐惧,子忍不住发颤。

    “你...我...我不记得以前的事了,我不记得了,你不要这样,司徒奕玮,你不要这样,你这样很吓人。”以寒哆嗦着道。

    “哈,哈哈,吓人?月儿,以前的事你怎么可以一句不记得就这样不了了之了呢?月儿,你本是属于我的,为什么?为什么现在你变了,变得让我这么难受,让我这么心痛,为什么?”司徒奕玮紧紧的圈住以寒,沉而狰狞的脸庞此时就如同撒旦般令人心生恐惧。

    “我...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是真的不记得以前的事了”以寒觉得自己就是不忍心伤害眼前这个男人,虽然,此刻他真的很让人胆寒,可是,她堵在心里已久的质问却始终也说不出口。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她很想问,你司徒奕玮到底有没有过柳凝月?

    为什么要等到现在才来纠缠这些问题?

    为什么能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你如此至深的女人嫁进这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

    为什么会在她进宫后却又来有意无意的窥探?

    可是,她总觉得,事并不简单,如果问出来了,或许司徒奕玮会更痛苦。

    “小姐,你们这是在做什么?”访儿手端着一碗酸梅汤不解地看着两人。

    司徒奕玮看着访儿的眼神鸷而冰冷,就像自己的好事被打断了一样的可怕,访儿打了个冷颤,还是走到了以寒的面前。

    司徒奕玮不得不松开以寒,转过去,沉默地看着湖面,风似乎比之前大了些,吹得杨柳飘扬,以寒那带着茉莉花香的发丝轻轻飞起,淡淡的茉莉香气钻入司徒奕玮的鼻内,令他心里一阵燥动。

    “访儿,今天的事你就当什么也没看到,明白吗?”以寒看了看司徒奕玮略显僵硬的背影,轻声地说道。

    “访儿什么都没有看到,小姐,这是冰镇的酸梅汤,你快喝了吧,好解暑。”访儿把酸梅汤递到以寒的面前,催促地说道,却在以寒接过酸梅汤喝下去的时候,微反着眼角,脸色复杂地看着司徒奕玮拔的背影,怔怔地出神。

    “小姐,皇上要立三小姐为贵妃了是么?”访儿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收回思绪,问道。

    “嗯,三天后进宫吧?我想准备点什么礼物送给凝芸。”

    “为什么?皇上为什么要这样对你?”访儿脸上愤怒了,全然不顾司徒奕玮在场,生气地问道

    “访儿,你忘记我以前跟你说过的话吗?”以寒脸色冷了下来。

    “小姐,我生气,我替你感到不公。”访儿眼眶红了起来,低着头看着手中的盘子。

    “我都不气,你有什么好气的,这样不正好么?”以寒深吸了口气,淡然地看向湖面,走到司徒奕玮的边,突然拉了拉司徒奕玮的衣袖。

    “奕玮...哥哥,我这样叫你,好吗?”

    司徒奕玮听到以寒这样叫自己,子一僵,有点不敢置信地看着以寒带着淡笑的绝美脸庞,但是,许久之后,还是沉下来,轻轻地说道。

    “月儿以后还是叫奕玮王爷吧,月儿现在的份不若当初,奕玮不想月儿以后为难。”

    以寒浅浅一笑,看来,司徒奕玮还没有失去理智,至少还知道顾及她的处境,心中突觉暖融融的。

    “那你就别生气了,行吗?”以寒俏皮一笑。

    “嗯,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也生不来气了。”司徒奕玮沉的表不复存在,而是回以以寒一抹柔和的微笑。

    司徒奕玮的微笑在以寒心底刮起一阵微凉的风,像风筒里吹出来的流,暖烘的丝绒。

    四目相望,有一种无法表达,却心灵相通的眼神在两人之间传递,久久地看着对方,但笑不语。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叹:邪皇的孽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