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托爹的福,月儿确实是长了不少胆子

    “你会后悔”柳伊凡站在里面突然对以寒边的司徒奕玮问道。

    以寒不太明白大哥的话,好奇地看着司徒奕玮,却只看到一张面色寒,沉默不语的脸。

    “娘,爹没有跟你们关在一起么?”以寒来天牢主要就是想要会会柳怀涛,想看看这个司徒天羽除之而后快,连柳凝月也提醒自己要防备的柳怀涛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你爹跟你二娘还有凝芸关在一起呢,就在前面一点。”李清莲指着前面不远的牢房说道。

    绢“二娘?凝芸?”以寒才记起,自己貌似还有一个妹妹,只比自己小几个月而已,是二娘林紫梅所生。

    “月儿,你真想去看他?”柳伊凡听到以寒说要见柳怀涛,面色一沉,明显不悦。

    “哥,我...想去看看。”以寒不太明白为什么连柳伊凡也这么反感自己的父亲,就算自己的父亲再怎么过份,不也还是父亲吗?这其中到底还有什么隐是她所不知道的?

    颊“伊凡,月儿失忆了,这件事,你只怕不知道吧?”司徒奕玮突然为以寒辩解道。

    “月儿,是真的吗?”李清莲握紧以寒的手,关切地问道

    以寒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

    “难怪了...我怎么觉得月儿好像变了许多,看来,能忘记某些痛苦的事并不是坏事。”柳伊凡说这话的时候一直看着司徒奕玮,而司徒奕玮隐忍的目光让以寒更加好奇。

    以寒淡然的笑对柳伊凡温润的面容,向柳怀涛的囚牢走去,不知道为什么,越接近柳怀涛,以寒就越紧张,就好像要去见一个自己非常害怕的人一样,难道这是柳凝月的话在自己的心里起了一种无形的作用?

    来到柳怀涛的牢前,以寒站定,看向里面,一个与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头发绫乱,脸上脏污不堪,一双妖媚的眸子有点精神散乱,另外一个看起来也就三十出头的妇人,也是衣裳绫乱,头上的发髻松松垮垮的有点可笑,而那同样脏乱不已的脸上却可以看出这妇人也是一个精致妖娆的大美人,而那个女孩完全遗传了这个妇人的美,也是妖艳逃耀眼,几乎可以说是这妇人的年轻版。

    而一直坐在地上靠在墙角闭目养神的长相不怎么样甚至可以说有点丑恶的男人应该就是柳怀涛了。

    可是,以寒看了好久,也始终不敢相信这个男人就是柳怀涛,柳伊凡怎么会与他有这么大的差距?

    这柳怀涛艳福也太好了,长得这么对不住观众,竟然还取了两个这么貌若天仙的夫人,以寒开始怀疑起李清莲跟林紫梅是不是眼睛有问题,要不然怎么会嫁给这样一个长相难看的男人。

    但是,好奇归好奇,她还得会会这个男人,不然,她可不想一天到晚的胡思乱想,而且,想破脑袋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爹...”以寒鼓起勇气,下定决心了似的,开口叫了一声爹。

    柳凝芸与林紫梅还有柳怀涛听到以寒的声音本来垂着的头一直子抬了起来,都愣了一下看向外面的以寒。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月儿?”柳怀涛似有点不太相信地看着以寒,不确定地喊了一声。

    不过,以寒倒是能理解这样的心,两个月都没有出现过的女儿突然出现在牢里,换作谁都会惊讶吧?只是,以寒根本没有想到,柳怀涛惊讶的还另有其它。

    “爹,你还好吧?”以寒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看到柳怀涛就心里不舒服,甚至是一种莫明的讨厌与憎恶,而她却对柳伊凡与李清莲有着一份特别的亲近。

    “哼,托皇后娘娘的福,老爷跟我们都还没死。”林紫梅突然挤出一句话来。

    以寒愣了一下,突然觉得好笑,这林紫梅是在怨柳凝月在花轿里自杀而牵连他们坐牢的事吧?

    “月儿,你终于想起要来看爹了?”柳怀涛从墙角起,慢慢地走到以寒的面前,一双厉眸狠狠地瞪着以寒问道。

    “爹,我...”以寒想要说什么,却突然被从里面冲出来的柳凝芸抓住了手。

    “柳凝月,你这个臭女人,如果不是你,我们又怎么会坐牢,我要杀了你,要杀了你!”

    柳凝月原本散乱的目光突然睁得大大的,有点恐怖地死瞪着以寒,抓着以寒的手用力地抠着她的肌肤,一阵火辣辣的疼在手上传开,蔓延到心里,以寒看着有点歇斯底里的柳凝芸,心里突然生出一种悲哀,这柳凝月到底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里啊?

    “月儿,你没事吧?”司徒奕玮突然上前,分开了柳凝芸抓着以寒的手。

    以寒摇了摇头,看着手上的几条明显的被抓伤的血痕印,只是用一种悲天悯人的眼神看着发疯了似的柳凝芸。

    “爹,我找机会,会向皇上求的。”以寒其实想说,不为别的,就为她的娘跟大哥,她也会想方设法让他们出来。

    “找机会?你连凤印都让梅妃拿走了,爹怎么相信你?月儿,你实在是让爹太失望了。”柳怀涛好像是根本不在意司徒奕玮的在场,直接就责备起以寒,可是,以寒听得出,也看得到柳怀涛说这话时眼中闪过的那丝狠,就像恨不得能马上杀了自己一样。

    “那爹当初为何一定要月儿进宫?为何不让她进宫?”以寒指着被林紫梅抱着浑颤抖,正在发狂的柳凝芸说道。

    “月儿,看来你当了皇后之后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嗯?”柳怀涛一阵冷哼,眼中的狠全然地浮现出来,那眼神就像恨不得能吃了她,把她五马分尸一般。

    “托爹的福,月儿确实是长了不少胆子”以寒冷笑,她终于明白柳凝月为什么让自己防着柳怀涛了,一个对自己女儿都能露如此狠毒之意的人,根本就不是人。

    “是么?那我就趁你的胆子还没有大到足以威胁我的时候杀了你”柳怀涛话落,竟然当着司徒奕玮的面突然从里面伸出手掐住了以寒的脖子,力道之重,之狠让以寒马上就开始变得呼吸困难,脑袋一片空白,肺像是快要爆炸了一样的。

    以寒也是在这时才明白,那天司徒天羽掐自己的力道真的算是轻的了,比起柳怀涛来说,也算是仁慈的了。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叹:邪皇的孽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