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谁让这丫头让我吃了那么多板子呢

    御书房里,云影看了一眼站在司徒天羽一旁的梦痕,负手说道。

    “主子,刚刚暗卫来报,她去天牢了。”

    “终于记起要去天牢了?”司徒天羽明显惊讶。

    “是跟着王爷还有公主一起去的。”

    绢“嗯?”

    “是的。”

    司徒天羽听后,脸色明显沉了许多。

    颊只听到啪的一声,手中的丹朱笔应声断成两截。

    “主子属下要不要去看看?”云影一愣。

    梦痕只是冷冷地看着司徒天羽手中那中断开的笔,剑眉微蹙。

    “不用了,你们退下吧。”顿了一会,司徒天羽冷冷地说道,命梦痕与云影退下之后,突然消失在御书房的暗处。

    天牢,靠皇宫的最西处,那里高墙足有十几米高,四周重兵把守,围得水泄不通,司徒奕玮带着以寒与静语两人通过重重关卡,终于来到天牢的门外。

    “王爷,这...这柳丞相一家都是重犯,没有皇上的手谕,属下不敢放人进去探视。”侍卫为难地看着司徒奕玮。

    “如果皇上怪罪下来,你就说是本王的意思,而且,是皇后娘娘想去探望家人,皇上应该不会责怪的。”

    “这...那就请皇后娘娘快点,属下怕呆会有人发现,小命不保。”侍卫明白,自己面前的人物都不简单,一个是皇后,一个是王爷,一个还是公主,自己就算再有命令在手,也不敢公然地跟这三个位高权重的人对着干,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来得好。

    “谢谢,这个,请小哥你去喝点酒。”以寒从袖口里拿出一锭金子,塞到侍卫的手中。

    “皇后娘娘,这可使不得。”侍卫连忙推开,他又不是活腻了,敢在王爷面前公然的收受贿赂。

    “皇后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吧。”司徒奕玮当然明白侍卫是碍于自己在场。

    “这...”侍卫听了,心里一喜,这锭金子可比得上他在皇宫里做两辈子的月钱了。

    顺利地进入了天牢,以寒还是被天牢里的景给吓到了,黑暗潮湿自不用说的了,而那满地乱跑,横行霸道的老鼠还有蟑螂到处都是,有的甚至还直接从以寒的脚背上跑过,吓得以寒浑直发抖,而静语倒是不怕,像个没事人一样的,以寒才发现,练过武的女人就是强悍。

    看到关在牢里的那些浑脏污,脸黑得只看到两只发亮的眼珠,衣衫褴褛,发出一些骇人的喊叫声,看到有人进来,全都伸长着黑黑的大手向三人乱抓,吓得以寒心惊跳。

    当以寒还看到有的囚犯手中甚至还拿着鲜血淋淋的没了头的老鼠,嘴角还挂着流着血滴的红时,终于忍不住吐了出来。

    司徒奕玮走到以寒的边,突然搂住以寒的腰拦腰抱起以寒就往外走去,却被以寒叫住了。

    “别,没事,我不看那些人就可以了”

    不太习惯地窝在司徒奕玮的怀中,眼睛不敢再看向牢里的任何人,只是听着司徒奕玮均匀的气息,心里想着一些关于柳凝月与司徒奕玮没有走到一起的事,直到来到一间牢房前停下。

    “到了。”司徒奕玮温柔的声音响起,拉回以寒的思绪。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哦!”以寒应声,被放下后,看向牢房里。

    以寒首先看到的是一个上有点凌乱,脸上有些苍白,但气质高贵,没有一丝狼狈,眉目慈祥平和,隐约间看得出年轻时绝对也是一代佳人,美若天仙的妇人。

    “娘...”以寒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看到牢中的妇人时,为什么会那么亲近,就好像,面对的真的是自己的母亲一样,难道说,自己占有了这子,连感都跟这子连在一起了么?其实,以寒不知道,血脉相连,她虽然只是魂魄占有了这子,可是这子的体内流的血却还是以前的血,并不会改变。

    “月儿,月儿,你还好吗?”李清莲跑到以寒面前,握住以寒的手,泪水便如泉般涌了出来,依然白皙的手轻轻地抚上以寒的脸。

    “娘,我还好。”以寒也哽咽了。

    “月儿,你瘦了。”

    “我怕自己太胖,减肥呢。”以寒强扯出一抹笑意。

    “傻孩子,别瞒娘了,娘虽然在牢里,但是,你受的罪娘早就知道了。”抹去以寒脸上的泪水,李清莲叹了一口气。

    “都怪娘不好,都是娘不好,如果...”李清莲言又止,正想说出什么却被站在里面一灰色长袍的男子打住。

    “娘,你别自责了,我想妹妹不会怪您的。”说话的是柳伊凡,一个跟司徒奕玮一样温润如玉,淡雅若仙的男子。

    “哥?你...还好吗?”以寒只觉得很亲切,很亲切,她在柳伊凡的眼中看到了亲,她久违的亲

    “这里比丞相府好。”柳伊凡看似自嘲的一声笑话却让以寒更加疑惑了。

    “伊凡,还是这样淡定。”司徒奕玮站在一边看着牢中的柳伊凡淡淡地说道,从两人的眼中可以看出,在外面他们的交很不错。

    “奕玮没有变,只是,你的眼中多了丝愁绪。”柳伊凡说这话时,看了看正跟李清莲说话的以寒。

    司徒奕玮怎么会听不出柳伊凡的话中之意,将近二十年的交,他几乎可以从柳伊凡的一个眼神中就能明白一切。

    “柳大哥,你还好么?”司徒静语在一边终于忍不住发言了,她早就想来看看柳伊凡了,无奈跟皇兄央求了几次,软的硬的都用尽了办法都无用,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了,哪能就这样呆呆地看着她心里一直深的男人,当然要说上几句话才不枉费她跑的这一趟。

    “静语,你怎么来了?”柳伊凡听到静语的声音,好像才注意到她似的。

    “我一直都在,是你没看到”静语不悦地嘟着嘴,小声地抱怨道

    “哈哈..哈,静语你还是那么可。”柳伊凡大笑,宠溺地看着静语。

    以寒倒是好奇了,因为,她在静语的眼中看到了慕,而从柳伊凡的眼中看到了宠溺。

    “静语,你喜欢我哥?”以寒好死不死地突然蹦出一句,让几人一下子愣住了。

    而静语更是羞得满脸通红,立在当声,突然大叫一声,捂着脸就跑了出去,而柳伊凡刚刚还带着宠溺的眼神突然一僵,取而代之的是如波涛般汹涌的神色。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那眼神有着不敢置信,也有种挣扎。

    “月儿,你...”李清莲不敢相信地看着以寒,惊讶地说道。

    “我怎么了?我只是突然发现,然后,一时没管得住自己的嘴呀,说漏了。”以寒吐了吐舌。

    “你是在报那天的仇吧?”司徒奕玮淡淡地说道,但却说中了以寒的心事。

    “让你看出来了?本来我也不想,可是,谁让这丫头让我吃了那么多板子呢?到现在背上还会有点泛疼呢?”以寒捂嘴轻笑。

    司徒奕玮摇了摇头,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宠溺的笑。

    ************难过的分割线**************

    精灵的文好惨淡,木有月票,木有评论,木有花花。泪奔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叹:邪皇的孽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