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在爱情与忠心上面,他选择了后者

    “禀皇上,皇后娘娘的烧已经退下了,现在已无姓命之虞”陈太医擦了擦额上的汗,颤颤颠颠地跪到司徒天羽的面前,声音有点疲累地说道。

    “知道了,都退了吧!”司徒天羽冷冷一瞥,不再说话,只是平静地看着一直在上睡着,不断呓语出声的以寒,手一直紧握着以寒柔软无力的手。

    “是,臣等遵命。”陈太医听到司徒天羽的话,心里总算是缓了一口大气,他们陈家二十几口人的命总算保住了,看来,等这皇后娘娘好了,他还是早点向太医院递我辞呈回家养老算了,这皇宫,真不是人呆的地方呀。

    陈太医出了腾凤,看着天空渐渐升起的太阳,竟有一种劫后重生的感觉,转看了看腾凤里面,布满尾纹的老眼半眯着,露出一丝不忍,叹了一口气便走下了阶梯。

    绢静语见到陈太医从腾凤出来,马上走上前去询问。

    “陈太医,皇后娘娘现在怎么样了?”静语脸上的表明显还是有丝着急,担忧的。

    “臣叩见静语公主,公主千岁千千岁。”

    颊“免了吧,你快说皇后现在怎么样了?”

    “回公主,皇后娘娘现在已经没有姓命之忧了,烧也退了,只是现在一直昏迷不醒。”

    “这样啊?那就好,没事就好。”静语看着安静的腾凤,脸上满是内疚。

    “公主,皇后娘娘其实是个很好的人,并不像外面传闻那样狠毒好争风吃醋的,有些事,公主不该看外表,人的内心,永远都很难猜得透彻。”

    陈太医今天在过来腾凤时就知道了事的经过,他更加明白引起这事的事主是谁。

    “陈太医,我...”静语难过的低下头。

    是的,她知道自己总仗着皇兄对她的宠而在这宫里为所为,她只是一味地认定这个人好就好,可是,并没有想过这个人是否是真好,像今天,她突然发现,她一直喜欢的,尊敬的皇嫂并不像她以前看到的那么单纯柔弱,或许,那个此刻正躺在腾凤里经历的一声生死劫难的皇后柳凝月才是真正的无辜吧?

    “孩子,我知道你单纯善良,可是,如果你的单纯能如此轻易地让人利用,就会变成无知,明白吗?看事,做事,先多想想,不要一味的冲动莽撞。”陈太医摸了摸静语的头,语气和善,慈祥。

    “可是,皇嫂她不会,不会利用我的,不会的,陈太医你说我可以,但是不能说皇嫂”静语急了,心里非常生气,不高兴地朝陈太医吼道。

    “唉....公主就当刚刚老臣什么都没有说罢,老臣告退。”陈太医看着静语眼中的固执,叹了一口气,迈着苍老的步子朝太医院走去,他累了,想休息了,从他进宫,经历了两朝君主,这宫里的黑暗险恶他早已看得透彻,也看得生厌了,他该是离开的时候了。

    静语一时语塞,看着佝偻着背的陈太医远离自己的视线,竟有种感觉,她再也不会见到这个慈祥的老爷爷了。

    想到这里,静语想起了几年前,她还很小很小,那时候皇兄还没有登基,还只是一个皇子,而她也只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娃娃的时候,有一次皇兄带着她偷偷地去冷宫看母妃,却发现母妃病在冷宫里昏睡过去,她跟皇兄急得团团转却束手无策,而皇兄只想到一个办法,就是去御书房里求父皇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可是,皇兄去了好久都没有回来,她一个人呆在冷宫里又冷又怕,但是又不敢离开母妃的边,只好偶尔偷偷地跑到冷宫的门外张望,看看皇兄是能把父皇叫来

    她等呀,等呀,一直等到晚上都没见到,而冷宫里那嗖嗖的风声让她害怕到发抖,她还是忍不住哭了,就在这时候,陈太医提着药箱偷偷地从外面走了进来,当时她不知道陈太医是偷偷进来的,看到陈太医时就跑了过去抱住陈太医的腿大哭,陈太医见状,抱起她就安慰了一会儿,才给母妃看病。

    那时候起,她就知道,陈太医是个好人,一个很善良的好人。

    再后来,她才知道,那天皇兄去御书房里求,父皇拒而不见,而刚刚为父皇诊过脉的陈太医知道了母妃生病的事,本来想白天就过来,可是又怕让别人看到不好,只好等到天黑了,没人注意的时候才敢偷偷地进来。

    陈太医走后,母妃的病也好了,而她似乎对这个老太医很感激,很亲近,有时候她也会常常跑到太医院去找陈太医说话,陈太医把她就像当成自己的孙女一样看待,从没有一种对她公主份的敬畏。

    而今天,她似乎又做错了一件事,她不该这样对陈太医说话的,因为,她也感觉到了陈太医的话好像是对的,她心痛,但是,她同样不敢接受,自己最喜欢的皇嫂会是这样心机深沉的一个人。

    静语很想进腾凤,可是,她又不知道该找个什么借口进去。

    只好又坐回了阶梯上呆呆地等着。

    其实,她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

    等皇后醒来,抑或是等皇兄出来告诉她皇后还活着,没有生命危险了?这个消息她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那她到底在等什么?

    梦痕走到司徒天羽的边,看了一眼沉沉睡去的以寒,清冷的眸中带着一丝意,又看了眼一眼都没有合眼的主子,梦痕轻声地说道。

    “主子,该上朝了。”

    “嗯,知道了,去拿朕的朝服来吧。”

    “都拿来了。”

    司徒天羽看着一直没有打算醒来的以寒,把以寒的手放进被子里,转便走了出去。

    梦痕跟着司徒天羽走出去时,还不时地回头看着躺在上的以寒,眼中的担忧一丝都不比访儿的少。

    “你很担心?”司徒天羽伸长手臂任宫女给他穿戴龙袍,淡淡地看着站在一边面无表的梦痕。

    “嗯。”梦痕低低的应了一声。

    “你不怕?”

    “不怕。”

    是的,他不怕,一个人有什么好怕的,怕的只是不能好好地保护她,或者说,看到她受到伤害而无力去解救,因为,在与忠心上面,他选择了后者。

    ***************华丽丽的分割线***************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优质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叹:邪皇的孽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