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你小姐我属猫的

    “我骂你你怎么了?你该骂,你不问青红皂白就打我不是疯狗是什么?”以寒怒吼,顾不得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愤怒地瞪着司徒天羽。

    “哼不问青红皂白?是么?好,现在朕就问问。”司徒天羽冷笑。

    “妃,说,刚刚是怎么回事,让你哭得如此伤心,如此害怕。”司徒天羽满含柔地看着怀中的梅妃问道,虽然,以寒很想装做看不到那分柔,可是,还是深深地被刺痛了。

    “皇上,臣妾...臣妾怕。”梅妃看了一眼以寒,突然露出惊慌害怕的眼神看着司徒天羽。

    绢“妃,别怕,有朕在这里,朕不会许任何人伤害你的,就算是她,也不能。”司徒天羽冷冷的看着脸上尽是嘲讽的以寒,手中的拳头喀喀作响。

    “皇上,臣妾只是想来给皇后娘娘请安,却不料皇后说臣妾只是个妃子,竟然一直没有来请过安,责骂臣妾不懂得尊卑,还说...还说臣妾只是一个被进贡来的妃子,怎么能与她是丞相府的二小姐的份来得显贵,说臣妾永远只是一个低的女人。”说到后面,梅妃眼中的泪水就像块了堤的河,喷涌而出。

    “皇嫂...你”而站在司徒天羽后面的静语则是满脸的不可思异看着梅妃,小嘴惊讶地张得大大的。

    颊“皇上,您不信,语儿当时还在,您可以问语儿的。”梅妃哭得泪眼婆娑地看向司徒天羽一侧的静语。

    “不用了,朕相信你。”司徒天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听到梅妃的指控,眼中会有一丝刺痛,痛得让他睁不开眼似的。

    “皇后,你还有什么话可说?”司徒天羽冷冷地说道。

    “哈,哈,好笑,真好笑,太可笑了,梅妃,看不出来嘛,没想到你这么柔弱婉约的一个女人,竟然如此了得,看来,你这柔弱的外表下,那颗心肠,只怕是黑色的吧?”以寒并不理睬司徒天羽,冷冷地走到梅妃的面前恻恻地在梅妃的耳朵边上说道。

    “呜....皇上,臣妾怕,怕。”梅妃突然大叫,哭着嚷着往司徒天羽的怀里钻。

    “好..好,别怕,别怕,以后朕准你不用来这腾凤请安,见到皇后不用行礼,可与皇后平起平座,虽然你只是皇贵妃的份,可是朕准你跟皇后一样,至于皇后么?哼”司徒天羽看着怀中像只受惊的小兔般乱蹦的梅妃,柔无限,说到以寒时,眼神却冷得如千年寒冰一样。

    “来人,皇后借题发挥,故意恐吓妃嫔,还以皇后的份故意欺压妃嫔,从今以后,皇后的凤印交由梅妃,并且后宫一切事宜全由梅妃打点,皇后无权过问,还有把这个刚刚胆敢辱骂朕的女人给我拉下去重打二十大板”

    以寒听了,脸上没有一丝表,心里的冷意遍布全,现在她知道了,原来,这场戏不是梅妃一个人演出,而是他们两人共同合演,而这最佳男女演员奖不颁到他们两人上,实在可惜。

    “司徒天羽,这就是你整我的伎量是吗?哼,真是太可笑了,太可笑了。”以寒突然大笑,微微垂目,声音凄凉,幽微。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皇上,这,不好吧?皇后好歹也是后宫之主,怎么能?”梅妃软绵绵的声音在空气中飘

    “好了,妃,这件事朕心里清楚,你现在回梅香宫去吧?晚上朕再去你那里。”

    “皇上,茵茵求您了,不要打皇后娘娘,皇后贵为后宫之主,天生弱,怎能受得不如此的皮之苦呢?求您不要打皇后娘娘,不要打。”

    梅妃倒是不听司徒天羽的话,从她怀中挣脱开,跪在地上使劲地磕起头来,眼泪又像止不住的溃堤,肆意泛滥。

    “妃,难道现在朕的旨意你也敢违抗了么?而且这个女人敢仗着自己是皇后的份胆敢这样欺负朕最宠的妃子,还敢辱骂朕是疯狗,今天不给她点颜色瞧瞧,就太便宜她了。”司徒天羽话间,几乎是从牙齿缝里吐出的词。

    “臣妾,臣妾不敢,可是皇上...”梅妃楚楚可怜地看着司徒天羽,抬起泪眼迷蒙的小脸央求着。

    “是呀,皇兄,皇后娘娘罪不至要重打二十大板呀?”静语站在一边,像是良心发现般地突然吭声替以寒求道。

    “算了,你们两个就别在这里惺惺作态了,这样,是不是更显得我蛮横无理,更显得你们善良纯洁?哼,大可不必这样,梅妃,虽然我不知道你跟我有什么仇恨,不过,你最好得向老天保佑我这次不死,否则,如果死了,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必夜夜让你难以安寝。”

    以寒冷冷的盯着梅妃那假得让她想吐的脸,她就想不透,这世界怎么就这么黑暗呢?看似如此柔弱单纯的女人也会这般心计深沉,皇宫呀皇宫,是不是进到这里的人都会变得如此可怕?

    “司徒天羽,我告诉你,你这二十大板其实少了,你最好能多打几十大板,或者一刀杀了我也可以,这样,你不就除去了一颗眼中钉,而你这样的折磨我,只会让我越来越不屑,哼,你也不过如此而已。”以寒一阵冷哼,嘴角的嘲讽再也明显不过了,说完,转跟着走进来的侍卫走了出去。

    刚刚端着茶水出来的访儿还没弄明白况,只好放下茶杯也不顾司徒天羽还在,就跟着以寒跑了出去。

    “小姐,小姐,你这是要去哪?”访儿跑到以寒边,拉住以寒的袖子。

    “访儿,你怎么来了?快进去,这外面太阳晒,去帮我准备点酸梅汤什么的解暑的,我呆会就回来了。”以寒并没有说自己是要去挨板子。

    司徒天羽站在腾凤的大内看着毫不犹豫转就出去领罚的以寒,心里五味阵杂,眼中翻起惊涛骇浪,闪烁的目光有着一丝不忍,但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让人以为刚刚那只是错觉罢了。

    “小姐,你去哪还得带着侍卫?”访儿眼中明显不信,刚刚在内发的生事,她虽然不太清楚,但是,以小姐这个个,只怕是冲撞了皇上吧?

    “呵,保密,傻瓜,你放心吧,你小姐我属猫的,有九条命,死不了。”以寒明白,访儿应该是猜出什么来了,脸上一直挂着云淡风轻的笑意,没有一点去受罚挨板子的害怕与难过。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叹:邪皇的孽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