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挨打

    以寒点了点头,不太明白访儿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事来了。

    “小姐,你知道吗?梅妃娘娘跟静语公主来了。”访儿走到以寒的旁边小声地凑到以寒的耳边说道。

    “梅妃?静语公主?他们是什么人?来我这里做什么?”以寒好奇,这又是她第一次听到的人物,这皇宫怎么就这么复杂呢?人可真多呀。

    “就是不知道才这么小声地跟你说,这梅妃娘娘原本是北曜国进贡来的献给皇上的,后来没想到给皇上侍了一夜的寝,便从宫女的份升为妃子,比那玉琼宫的玉妃娘娘还要受宠呢,可谓是一步登天?而这个静语公主与皇上是唯一的一个妹妹,极其受宠,跟这梅妃走得非常近,只是...他们今天突然来腾凤,倒真是很奇怪。”

    绢“梅妃?静语公主?哼,走吧,我倒是想会会这两人,看看到底是些个什么主儿?”以寒淡笑,便朝里面走去。

    来到大,梅妃与静语公主早已候着,以寒看到一个穿着淡粉色长裙,材秀气的女孩正坐在自己的凤椅上,扎着两个辫子,发上还系着一圈与黑发相间的发带,发带末尾打成蝶结,长长的飘落下来,搭在肩上,大大的灵动的眸子闪烁着调皮的光芒,眉宇间透着一种贵气与可的模样,一看就知道这小丫头很皮,很捣蛋,而从她的行为也可以看得出,这个应该就是静语公主了。

    而坐在下堂正端坐在椅子上面容平和的女子应该就是梅妃了吧?

    颊梅妃见到以寒走了进来,忙从椅子上起,看了一眼正坐在凤椅上好奇地左看右看的静语公主说道

    “语儿,快下来,皇后娘娘来了。”

    静语公主才不愿地走了下来。

    “臣妾梅妃,静语叩见皇后娘娘。”

    “免了吧。”以寒淡淡地应了一声,刚刚当然看到了静语公主看向自己不悦的眼神,可是,并不放在心上,无事般的走向自己的凤椅坐下。

    “谢皇后娘娘。”

    “说吧,来我这腾凤有什么事?”以寒坐下后,接过访儿端过来的茶,喝了两口,便开门见山,她也懒得跟她们拐弯莫脚。

    “这...”梅妃看了一眼静语,倒没想到这皇后娘娘竟然这么直接,连句寒喧的话都不说。

    “怎么了?梅妃?”以寒喝完茶,才抬起正眼看起梅妃来。

    确实,以寒得承认,这个梅妃有一步登天的本事,因为,她长得确实漂亮,她的美不是玉妃那种艳光四,到哪都能引人注意的美,她是一种柔弱到想让任何人,包括女人都想保护的那种女子,精致的五官衬上似雪的肌肤,白里透着粉红,紧抿的樱唇,小鹿般的眸子好像很容易受惊一样,小秀气的子材让人就想拥在怀中好好地保护,微蹙的秀眉让人想要忍不住抹去她心头上的忧愁。

    “皇后娘娘,臣妾知道自从皇后娘娘进宫以来臣妾还没有给您请过安,臣妾还请皇后娘娘不要生气,臣妾愿意领罚。”梅妃见到以寒淡然的眸子,突然像受了什么惊吓似地跪了下来,直在地上磕头如捣蒜。

    “呃,梅妃,你这是做什么?还不起来,我并没有怪你呀!”以寒见了,觉得怪异,正上前扶起梅妃,却被静语一个用力,推开摔在地上。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以寒愣了一下,才意识过来,这静语公主会武功。

    从地上起来,以寒看着被静语扶起的梅妃,梨花带泪的模样,以寒心里一惊,这梅妃还真是...。

    回到自己的凤椅上,以寒淡淡地看着正怒视自己的静语公主。

    “皇嫂,你没事吧?”静语的一句皇嫂让以寒觉得可笑,按说,正室应该是她,现在倒成了侧室的尊称了,看来,这静语公主对自己的知敌意是相当的大呀。

    “没事,语儿,是皇嫂太笨了。”梅妃说话间,眼泪又叭嗒地掉了下来,像断线的珍珠,落个不停。

    以寒突然发现,哭的女人真烦。

    “皇后娘娘,你为什么不劝劝皇嫂她?”静语抬起头不满地看着以寒。

    “不是有你劝呢吗?而且,我到现在还不知道梅妃到底为什么事而哭,我要怎么劝呢?不然,说出去别人会以为是我弄哭她的。”以寒淡淡的说到,完全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态度。

    其实不是以寒不去劝,而是她觉得这梅妃哭得太莫明其妙了,真的很奇怪,而这份奇怪在以寒见到门口的那抹明黄影之后便明白了。

    这梅妃,外表看似清纯柔弱,却心机深沉。

    “妃,你这是怎么了?”司徒天羽见梅妃正让静语扶着哭得伤心时,一个箭步上前,搂住梅妃那软弱无力的纤腰轻柔地问道。

    “皇...皇上...”梅妃见到司徒天羽一来,便靠在他的怀中哭得更大声了,而静语则是一种“有你好看”的表瞪着以寒。

    以寒看着眼前这一幕,嘴角扯出一抹嘲笑,端起一旁桌子上的茶轻轻地啜了一口,看戏似地靠在软垫上看着眼前一幕足以媲美奥斯卡奖中最佳女演员称号的梅妃。

    “访儿,梅妃娘娘哭累了,呆会嗓子会干,去倒杯茶来吧?”以寒清冷的声音淡淡地说道,嘴角的那抹嘲讽始终挂着。

    “小姐,这...”访儿知道这下小姐算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可是,为什么小姐这么淡定,一点都不着急啊?

    “去吧,顺便为咱们的皇上倒上一杯。”

    访儿点了点头,便走了进去。

    待访儿走后,以寒从凤椅上走下,来到司徒天羽的面前,正准备开口说什么,却躲避不及地挨了一巴掌,脸上火辣辣地烧着疼,嘴角流出些血来。

    而这一耳光,愣是让梅妃停止了哭泣,让静语的表也大为惊讶,但看到以寒脸上的红肿之后,静语还是兴灾乐祸地笑出声来。

    摸着火辣红肿的半天边脸,以寒擦掉嘴角的血,愤怒地瞪着司徒天羽吼道。

    “司徒天羽,你是疯狗吗?见人就乱咬?”以寒怒了,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不问青红皂白就这样打自己。

    “什么?柳凝月,不要你以为是皇后朕就不敢把你怎么样?敢骂朕是疯狗?我看你是活腻了。”

    司徒天羽本来还在为自己的冲动感到愧疚,却被以寒一句疯狗骂得如同火山爆发,一发不可收拾。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叹:邪皇的孽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