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初进德宁殿

    一片一望无际的梨花树下,如同云海一般的梨花,花瓣片片飞落,风吹落,又卷起一地的雪白,雪白纷飞的梨树下,一个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满脸笑靥地在一架琴上弹奏着,在女子面前,站着一个拔,英俊且风度翩翩的男人手执一根笛子正在吹着曲子,两人相互笑着对望,眸中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柔蜜意无限,让人不忍打扰这温漫漫的美丽场景。

    以寒正想继续看下去,却被司徒天羽突然地横抱起来向御书房里面的房间走去,当自己被摔得痛呼出声时,以寒才发现,自己又被司徒天羽压在了下,紧紧地挨在一起,无法动弹。

    “司徒天羽,你就算想要那个啥,能不能温柔点?为什么你都是重复这种老把戏,我这骨头都快让你摔散架了。”

    以寒在司徒天羽的怀中动弹了几下,发现没有丝毫用处,只好边给司徒天羽丢来白眼,边抱怨道。

    绢司徒天羽并没有理会以寒的抱怨,而是用实际行动了堵住了以寒的声音,吻,粗暴而激狂,从以寒的嘴到脖子,再到琐骨,再到全各处,都被他印上了红红的一块块的痕迹,以寒只能在毫无喘息的况上,成为了司徒天羽嘴里的,让吃得连骨头都没有。

    看着柔软的一晃一晃的幔,以寒闭上了双眼,手臂缠上他的脖子,任压在自己上的男人发泄着一切,包括他的怒气与恨意,下一***的快感让以寒知道,即使一个女人对这个男人没有一丝感,可是,***这个东西,真的很恐怖,虽然,她这总的来说算是第三次,可是,却发现,这种感觉让她又恨又

    可是,最终,眼角一颗滑落的泪滴让以寒明白,她失去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那就是纯真,她不再单纯,不再是那个抱着想把第一次给自己最的那个单纯女孩了,现在,她的体竟然在连着的两天里让两个男人占有了,她的子体,成了这两个男人的发泄品,发泄恨与的发泄品。

    颊可是,她是无辜的,她不该承受这样的痛苦,只因为她占用了这具体,就该承受这一切非人的折磨吗?

    她不愿意向命运低头,她现在只是暂时的低头,暂时的屈服,终有一天,她要让这两个男人知道,她不会被屈服的。

    被司徒天羽在上折磨了整整一夜,当以寒从睡梦中醒来时,已是中午,睁开眼睛看着四周的一切,发现自己竟然还在御书房里,从上坐起来,有点迷茫地看着四周,想要下,才想起自己昨夜的衣裳早已让司徒天羽给撕得稀烂,这会儿,只怕是她想走都走不了了。

    于是,又躺了下去,想继续蒙头大睡,但是,外面像是听到了里面的动静。

    “醒来了?”是司徒天羽的声音。

    以寒听了睁开眼睛,脑了顿时一片清明。

    以寒在想,为什么自己一听到司徒天羽的声音就这么精神了,难道是让他折磨自己折磨出一种天了?

    “我没有衣服穿。”以寒对着外面说道,没有一点尴尬。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以寒话落,便从外面走进来两个宫个,一个手里捧着衣掌,一个手里捧着凤冠。

    “奴婢叩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以寒愣了一下,然后从上掀开被子走了下来。

    “起来吧,以后不用给我行这么大的礼了,这些虚的我不喜欢,而且,要是真能活了千岁,不就成了人精了么?我还是愿意百年之后再转世投胎,希望自己的命能比这一辈子好些,强些,就不用受某些人的欺压了”

    以寒说这话时还看了看门外,她知道司徒天羽在外面,这话,她也是说给司徒天羽听的。

    当两个宫女看到以寒满的青紫时,脸红了起来,慢慢地低垂了下去。

    “你们怕什么羞啊?我一个当事人都不怕,你们还有什么好羞的?”以寒白了一眼这两个宫女,然后就伸开双臂让人侍候着开始穿戴起来。

    其实不是以寒摆架子,而是她太讨厌司徒天羽了,所以,她现在只能用这种方式让自己发泄心里的怨气。

    看着镜子中穿得有点隆重的自己,以寒好奇了一会,直到看到司徒天羽从外面走进来时,透过镜子中露出的一丝赞赏的目光时,以寒更加好奇了。

    因为,她还是第一次在这个男人眼中看到这种目光,这让她很惊讶。

    “今天是要去见什么人么?”以寒透过镜子,看向后面的司徒天羽问道,手抚上头上的凤冠。

    “皇后进宫,好像还没有见过太后吧?”

    “太后?你不说,我还差一点忘记宫里还有这么一号人物了。”以寒愣了一下,本来很想把头上有点沉重的凤冠拆下,却又停止了动作。

    “那么今天就跟朕一起去见见太后吧?说不定他...也在那里。”司徒天羽说到他时,眼中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镜子中正皱着眉头拔弄着凤冠的以寒,面色突然一寒,转就走了出去。

    “他?”以寒听得有点云里雾里的了,但是,也没有深想,便跟着司徒天羽走了出去。

    以寒跟司徒天羽乘着龙撵一晃一晃地朝德宁走去,一路上,以寒是哈欠声不断,只差没有再次睡去,半眯着眼睛瞅着面无表,甚至说得上有点沉的司徒天羽时,心里正在骂人。

    “真不知道是个什么人,NND,竟然折磨了老娘一个晚上,现在还像个没事人一样的精神奕奕的,为什么做这种事自己这么累呀?”想着,以寒还捶了几下自己的腰,才发现,现在自己真是四脚酸疼不已呀。

    很快,德宁便到了,以寒看了看中庸雅致的德宁,心里生出一种好感,因为,在外面她就闻到了一股好闻的檀香味,这种味道好像一般只有在庙里她才能闻得到。

    而她,喜欢这种味道,让她安心宁神。

    也没有等司徒天羽,以寒就提着裙边往阶梯上面走去,却听到后面咳的一声,停住了脚步。

    “皇后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去会会旧人?”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司徒天羽说这话时,让以寒差点以寒是在吃醋,却看到司徒天羽一脸淡漠的表时马上打消了这种想法。

    “无聊,什么旧人?不知道你说什么。”以寒说完,便看也不看司徒天羽,与他保持并行,一同走进了德宁

    而当以寒跟着司徒天羽走进德宁看到司徒奕玮的那一刻才知道刚刚自己边这个男人所说的旧人,还有“他”是谁了。

    礼貌地朝司徒奕玮投以一个淡淡的微笑,轻轻地一个点头,却让站在她边的司徒奕玮脸色更加沉起来,就像寒冬的天气,呼呼地刮着悚人的北风一样沉冰冷。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优质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叹:邪皇的孽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