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算计与被算计

    以寒明白,这是司徒天羽故意要做给自己看的,既然这样,她就刚脆成全他的想法得了,反正,有人免费地现场表演,加上,如果真的有些片断能比电影上的“色戒”还好看的话,她又何乐而不为?

    走到椅子边上坐下,撑着下巴倒是饶有兴致地开始认真欣赏起司徒天羽与玉妃两人的激火辣表演来,心里的那股闷闷的感觉却依然没有消失。

    “皇上,你得温柔些,你难道不知道对女人做这种事的时候该温柔些吗?这样,也不至于让人家以后对你产生恐惧感呀,你这样粗暴,会影响美感的。”

    以寒实在看不下去了,因为,她发现司徒天羽就像一个想要强.包别人的暴徒一样粗暴,刚开始她还能从玉妃的表中看到享受,可是,越到后面,却越看到玉妃脸上的痛苦与隐忍,而刚经人事的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女人在某些方面,真的很脆弱,需要温柔对待。

    绢以寒在下边指手划脚地评论让站在司徒天羽两边的梦痕与云影没有差点晕了过去。

    终于,司徒天羽再也无法将这个吻继续下去,粗暴地推开表有点痛苦的玉妃,看着以寒的眼中闪过一丝限寒与狠辣。

    “你们都下去。”司徒天羽对站在他后的两人说道。

    颊云影与梦痕不明白自己的主子想要做什么,但是看到他双目寒地眼神,也知道大事不妙,云影突然有点同地看了一眼还毫不知的以寒,走了下来。

    梦痕担心地看了一眼以寒,想要开口说什么,还是打住,被云影给拉了出去。

    玉妃拉拢衣襟,想要离开,却让司徒天羽拉住。

    “玉妃,你留下,今天朕让你看一场好戏。”

    司徒天羽说这话时,脸上的表险毒辣,眼中的怒气正滋滋的翻涌,起从龙椅上走下,来到正戒备的看着他的以寒面前,修长的手指勾起以寒圆润的下巴,眼中的神色变得邪恶起来。

    “你想干什么?”

    以寒打开司徒天羽的手,那天在船上的事,她此刻还清清楚楚地记得

    如果,不是因为中途有事,只怕,现在自己早是司徒天羽的女人了

    而现在,自己的清白却让银帝夺走

    说来,真是可笑,两个男人,都是一样的邪魅,一样的

    只是,银帝看似比起司徒天羽还是要好多了

    至少,他是为了救她的命,才不得已而为之的,当然,后来的那一次,她还是恨银帝的,很恨,很恨,而她,今生也不想再见到这个男人了。

    “朕想干什么?朕就是想让玉妃好好地欣赏一场美丽的戏而已啊?而且,皇后不记得了吗?那天在船上,朕不是还有些事没有做完吗?现在,我们就来把它做完了,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吧?”

    “你敢,司徒天羽,如果你今天敢对我那个的话,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以寒看着司徒天羽这张美到可以说是完美无缺的脸,听着他这看似平常,淡然的却让她心惊胆寒的话时,一股寒意从她的脚底直往脑门上蹿,害怕,恐惧涌上心头。

    “皇后,你认为这世上还有朕不敢的事吗?”淡淡的笑意始终挂在司徒天羽的嘴角,却是如同撒旦般森恐怖。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是呀,这世上哪有你不敢的事,你是皇帝,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所以,我就像颗棋子一样,无知地被你纵在手中,不是吗?那天,在那山谷里让你杀死的几十个人到底是些什么来历?还有?为什么你会故意让我去引琴魔黑风?你是想让我背上不仁不义,背叛师门的骂名吗?你到底还想利用我得到些什么,做些什么?”以寒被司徒天羽出怒口,想也没想地就冲口而出,把自己猜想的话全都说了出来。

    “哈,哈哈,皇后现在才知道吗?不过,似乎太晚了。因为,你始终只是一颗棋子,而你,只要还有利用价值,朕就会一直利用到底,直到,你毫无用处的那天,朕才会毫不留地把你给扔掉,明白了吗?“一阵狂笑过后,司徒天羽眼中的狠戾又增加了几分,脸色瞬间沉到可怕。

    “司徒天羽,我到底跟你有会深仇大恨,竟让你这样算计我,整我。”以寒怒视司徒天羽深眸中的恨意,而这股恨意竟让她一时间闪神,太像了,真的太像了。

    可是,怎么会有这种感觉?是错觉吗?还是他们真的就是一个人?

    以寒心里突然对司徒天羽生出一个大胆的怀疑,怀疑的眼神紧紧地盯着司徒天羽的深眸,似乎想要看透他的一切,想要看到他的骨子里去似的,最后,以寒却又否定了她的怀疑。

    因为,以寒觉得,司徒天羽没有必要这样做,在她的面前扮成两种不同的份来接近自己?这不可笑吗?而且,他不是派人监视自己了吗?更加不用这样多此一举呀?

    想到这里,以寒甩了甩头,觉得自己肯定是最近被司徒天羽给得脑子都犯浑了,所以,才会生出这种错觉来,人家好歹也是一国之主,没有这种必要做出这种偷鸡摸狗,见不得光的事来吧?

    “朕说过,你对朕来说,只是一颗棋子而已,朕想怎么玩,怎么算计,怎么整你,都只能朕说了算,而你,做为一颗棋子,还没有资格来过问。”

    以寒的下巴让司徒天羽用力地掐住,听到司徒天羽轻到只有她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以寒心里突然生出一种悲凉,为自己,也为司徒天羽。

    以寒的双手用力地在挣扎,在努力地让自己的下巴逃离被分解的恶运,可是,司徒天羽的手就像千金重铁一般让她无法松动分毫,而下巴传来的疼痛让她越来越难受,甚至想哭,眼睛一酸,泪水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抬眼,深深地看了司徒天羽一眼,以寒吸了吸鼻子,用着也只有司徒天羽才听得到的声音说道。

    “司徒天羽,你要小心,总有一天,我这颗棋子说不定也会奋起反抗,甚至会打乱你这一盘早已算计好的棋局,到时候,你就会明白,算计别人的人,终有一天也会被别人算计的。”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叹:邪皇的孽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