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经过一片竹林,银帝把以寒带到了一个四周长满了苍天大树,地上全是奇形怪异的石头环住的地方,远处,不时有嘀嗒的水滴声传来,不远处还冒着一股白白雾气,一种湿润的气息让以寒顿时神清气爽,以寒跟着银帝走近,才发现,原来这里是一处温泉。

    温泉边的一处平坦的石头上还放着两一男一女的衣物,明显的那鹅黄色的是她的,一银灰色是银帝的衣服。

    “这里?”以寒好奇,指着冒着蒸腾气的泉水问道。

    “下去泡一下吧,对你上的这些青紫於痕,四肢酸疼有疗效的。”银帝看着水面,淡淡的声音听不出一丝关心,却依然让以寒一阵错愕。

    绢“那你呢?”以寒脸色微红地看着站在一旁没有动作的银帝,难道他想看着她洗澡吗?

    “你想邀请我一起洗?还是皇后想跟我洗鸳鸯浴?想在这池里做些什么?”银帝看到以寒羞的一张脸,突然邪魅地看着以寒,走近她的面前,紧紧地盯着以寒如水的眸子,戏谑地问道。

    “你...你有病,我只不过是问你为什么不走开,你别自作多了。”以寒气极,一时语塞,转过瞪着冒着气的泉水,有点不知所措。

    颊“皇后是在害羞吗?这就大可不必了,反正你不该让我看的也让我看光了,不该让我摸的也让我全摸光了,甚至,皇后子上的每一寸肌肤也都让我亲遍了,好像没有这个必要走开了吧?”银帝带着邪魅的话语让以寒又是一阵羞愤,转过,以寒一阵怒视,突然看着银帝后的冒着源源不断的气的泉水,心里闪过一个小小的坏念头。

    巧笑倩兮地走到银帝的面前,柔声地说道。

    “是呀,现在,我人都是你的了,还有什么好害羞的,你说是不是?”以寒轻轻地靠向银帝的膛,美眸中闪过一抹狡谐,突然趁银帝一个不注意,就是一推。

    只是,银帝哪会看不出以寒的小算计,自己倒向泉水的同时,突然地拉住以寒的手臂往水里一带,顿时,温度适中的泉水里一个巨大的水花响起,过了一会,以寒从水里冒出对来,向泉水四周吼道

    “姓银的,你真险。”以寒从水面钻出来对着早已在水中坐好的银帝吼道。

    以寒没想到自己真是偷鸡不成反倒蚀把米,还让自己也跟着一起落了水,成了落汤鸡。

    银帝并不理会,径自靠在岸边闭目养起神来,凉凉地说道。

    “你以为你的这些小伎量能瞒得过我的眼睛吗?”

    以寒听了,瘪了瘪嘴,识趣地不再说话,游到离银帝较远的地方也靠着泡起澡来。

    或许真的是温泉的独特疗效起到了作用,以寒觉自己浸在泉水里的子顿时舒服多了,四肢也没有那么酸胀了,下的疼痛在泉水的浸洗下也缓解了不少,紧绷的子放松的靠在岸边舒服地申呤出声。

    “嗯,好舒服”

    银帝透过银色的面具,双眸突然翻起惊涛骇浪,紧紧地盯着以寒闭着双眼脸庞,眸光闪烁不定,还带着深深的怀疑与探究。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以寒发现自己吃饱了就非常容易犯困,只是在这温泉里泡了一小会儿,便一下子沉沉地睡去了。

    当以寒半夜醒过来时,发现自己竟然奇迹般地躺在了腾凤的凤榻上,照得如白昼的夜明珠此刻被红色的丝巾盖起,隐隐地透着迷离的红光。

    睁开眼睛有点惊恐地看着自己此刻处的地方,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可是,当她想要起却被从外面端着水盆走进来的访儿看见时,以寒才发现,自己真的回到了这个自己总想要逃离的皇宫。

    为什么?她怎么会回来这里?难道,她一直没有出宫?还是这些天她其实一直在做梦,做的一个又深又长的恶梦?

    可是,以寒根本不信,因为,今天早上在山洞里被银帝强行占有的时候的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并不是虚幻。

    可是,她怎么突然之间在温泉里泡水泡得好好的就睡着了呢?而且,再醒来,又回到了皇宫?

    这也太诡异了吧?

    带着重重的疑惑,以寒定定地看着访儿,半晌才开口问道。

    “访儿,我什么时候回来的?”

    “小姐,你是今天傍晚的时候被皇上抱进腾凤的,可是小姐,你为什么没有逃走?你不是说要离开皇宫的吗?”访儿虽然好奇,可是当她看到小姐被皇上抱着走进腾凤时,心里竟然一阵开心,她知道,小姐没有丢下她。

    “是呀,我是很想离开,可是,我是一只被人牢牢掌握在手心的棋子,怎么可能说逃就逃。”以寒露出一抹无奈又苦涩的笑意,虽然,自己在这个世界没有一个亲人,可是,她却不能做到独善其,她不能害了对她好的人,虽然,她跟访儿相处不久,可是她却能感受到访儿的纯真与善良,所以,她更加不能害了她。

    “小姐,你别伤心了,访儿知道肯定是皇上拿老爷跟夫人要胁你了对不对?”访儿看到自已小姐难过的表,心里也跟着难受起来。

    “呵,是呀,不过,我想过了,就算我逃走了又怎样?他司徒天羽是一国之主,想要找到一个逃跑的我是何其容易,我是太不自量力了,所以才天真的想要逃走。”

    “小姐,我们去找玮王爷吧,他一定有办法的。”访儿不忍心见到自己的小姐活生生的忍受折磨,突然口快地说道。

    “找司徒奕玮?”以寒一愣,想起这出宫的几天,司徒天羽的话里一直说自己跟司徒奕玮有着什么不寻常的关系一般,现在,访儿突然地说漏了嘴,看来这柳凝月跟司徒奕玮的关系真的不一般哪。

    “访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一直瞒着我?”以寒紧紧地盯着访儿有些闪躲的眼神,开始问起来。

    “没,没有啊?”访儿转过,有点紧张地走向桌子边上,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优质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叹:邪皇的孽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