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可是那又怎样?不就是跟喝醉了一样么,要你多管什么闲事把我从水里捞起来?而且,你之前在腾凤就企图对我不轨,我根本不会相信你的鬼话的。”以寒不屑一顾。

    “是吗?那你知道这毒不解的后果吗?”

    “什么后果?”

    “全血脉贲张而死,死后七孔流血,尸发紫发青,十二个时辰浑溃烂流脓最后连骨头都腐烂得一点都不剩。”

    绢以寒听了,脸色惨白,打了个冷颤,不信地看着银帝的清冷的眸子。

    “笑...笑话,怎么...怎么可能?”以寒此时的笑容说不清是哭还是笑,或者说,比哭还难看。

    “你不信,或者你可以再尝尝,就知道我说的话是不是真的了。”银帝突然戏谑地看向以寒。

    颊“我脑子又没病,不过,就算这样,你休想我会感激你,哼,刚刚你对我做的那种蓄牲都不如的事,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声音没有了之前的决绝与痛恨。

    以寒恨恨地瞪着银帝,心里其实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如果真照银帝刚刚所说,那么他的确是救了她一命,可是,刚刚他那样对自己的强报,让她觉得非常耻辱。

    银帝转过,不再看向以寒,山洞里响过一声淡淡的叹息声。

    以寒听到,浑子酸疼的子愣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绪。

    只是,以寒不知道,银帝这一转,嘴角勾起的是一抹谋得逞的笑意,至于,那声轻轻的叹息,便可想而知了。

    而刚刚她跟以寒说的那些死后症状大多数也是骗以寒的,中果毒无非也就是血脉贲张而死,并不会造成后面的那些惨状,而他为何要这样吓唬以寒,只怕只有他噬血银帝自己心里最清楚了。

    以寒走到边上坐下,看着银帝背上那还留着触目惊心的血痕时,心里一种内疚涌上心头,但一想到刚刚这个死男人竟然这样强迫自己时,心里的气又不打一处来,索坐在上想着怎么才能离开这座山洞,离开这个有如天人般长相,内心却邪恶如魔鬼的男人的手心。

    两人各怀心思地在山洞里良久没有说话,直到,一阵咕咕的声音在安静的山洞里响起,以寒脸色微红的摸着自己的腹问,有点尴尬地看着转过来看向自己的银帝。

    “饿了?”

    “废话,我从昨天到现在就没有吃过什么能填饱肚子的东西好不好?是人都会饿。”以寒白了一眼银帝那面具下略带笑意的脸,心里在骂着自己实在太不争气了。

    “走吧,我带你下山去吃东西。”银帝没有在意以寒的语气,只是,语气中带着一丝宠溺的无奈。

    从桌上站起,银帝拿起自己的衣服就打算穿下,却被以寒出声制止了。

    “等等,你的伤口...”以寒细细的声音如问道。

    “下山再包扎。”说完,银帝便披上袍子,跟平常一样看不出任何一丝受伤的迹象,朝山洞口走去。

    以寒跟在后面,不知道银帝到底是触动了哪里的开关,只知道当她刚到达山洞口,洞口的石块便“轰”地一声开了。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刺目的光线照得以寒的双眼一时间不敢睁开,用手挡住强光的侵袭,长长卷卷如扑扇的睫毛扑闪了几下,终于在一阵影的靠拢下,眼睛舒服了些许,才放下了手。

    以寒抬头不解地看着眼前男人的背影,腥红几乎浸满整件衣裳,看起来令人作呕,以寒这才知道,这个男人是特意过来为自己挡住强烈的太阳光的照的,心里不由得涌起一阵温暖。

    跟着银帝下山,来到花海前的木屋里时,屋内的桌上已经摆上了一桌子的饭菜,以寒好奇,这个男不刚刚不是和自己一直在山洞里的吗?这会儿这桌上气腾腾的饭菜是从哪里来的?难不成是这个男人变出来的?

    虽然好奇,但是色香味俱全的饭菜让早已饥肠碌碌的以寒食指大动,毫无形象的就用手抓起一只鸡腿大块朵颐起来,吃得满嘴油腻腻的。

    银帝倒是不急,坐下之后,先是倒了一杯茶水放在以寒的面前,再为自己续上一杯,喝了两口茶水之后,才看向以寒,见到以寒的吃相,也不免嘴角微微地抽畜起来。

    “你有几百年没吃过饭了?”银帝淡淡的声音带着一丝嘲笑。

    “没...有几百年,就是昨天...加上今天,”以寒满嘴包着鸡,含糊不清地答道,话语间,泛着油光的手还抓起杯子喝了一大口茶。

    “看你这吃相真的很难让人相信你就是我玉龙国的皇后,丞相府的二小姐,简直跟个难民一样。”银帝半嘲讽半试探的看着以寒正一手抓着鸡腿,一手吃着手上还没有剥皮的醉虾。

    “笑话,你试着两天不吃东西,看你会不会饿成这样?少在这里说风凉话了,你是饱汉不知道饿汉饥”以寒对银帝的话嗤之以鼻,不屑一顾。

    银帝看着以寒欢快地吃着手中的醉虾时,眼中闪过一丝诡异之色,随即隐去,拿起桌上的筷子在盘子里夹起几只虾往以寒的碗里放。

    “你很喜欢吃虾?”

    “嗯,喜欢,非常喜欢吃。”以寒边吃边点头,根本没有察觉到哪里不对劲的。

    “是吗?那就多吃点。”看到以寒连虾皮都不剥掉就往嘴里送,放下筷子,开始为以寒剥起碗中的虾来。

    有人剥虾皮,以寒吃得更快了,一会儿,一桌饭菜几乎让以寒全都扫一空,看着有点狼狈的桌面,以寒再看看好像还没有吃一点的银帝,有点不好意思地嘿嘿了两声。

    银帝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以寒,问道。

    “吃饱了?”

    摸摸有点鼓胀的肚子,以寒点了点头。

    “走吧,我带你个地方。”披着带血的袍子,就往外走。

    “呃,你的伤怎么办?”以寒跟着走了出来,关心地问道。

    “先带你去个地方再说。”银帝好像根本不在意自己的伤口,往与山上相反的地方走去。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优质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叹:邪皇的孽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