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误会3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为什么这么恨我?噬血银帝,你为什么这样恨我?”被毫无预警的进入,以寒疼得只差点没有晕过去,苍白的脸上不敢置信地看着银帝那早已被恨意吞噬的泛着血红的眸子。

    “为什么?哈哈,为什么?柳凝月,你还是去问问你那好爹爹吧,也许,他会告诉你为什么也说不定。”银帝那带着森邪气的声音让以寒从心里散发着一股无形的寒意,眼泪不断地从眼角滑落。

    “老天爷,为什么柳凝月所有的一切罪过都要让她来偿还?这不公平,不公平呀!她只是一缕来自异世的魂魄而已,为什么她非得为这个死去的女人所有的罪孽买单,为什么?”

    以寒绝望哀戚的眸子无神的看着洞顶,冷冷地,恨恨地看着洞顶,似要把这山洞烧穿个洞来一样,下的疼痛让她毫无知觉,心里的无限凄凉让她发现,来到这个世界,真的生无可恋。

    绢一抹绝决在以寒眼中闪过,回过神来,冷冷地看着早已被恨吞噬了理智的银帝,以寒慢慢地从发间抽出金簪,眼中布满狠意,朝银帝的背上用力一刺,这力道,几乎用尽了以寒所有的力气。

    血,瞬间从银帝的背后顺着银白色的长袍流下,染红一片,触目惊心

    可是,以寒却感觉不到银帝在自己的体内的动作有任何的停顿,一阵锥心的撕裂般的疼痛在体里蔓延开来

    颊压在他也上的这个男人嘴角的那抹狂笑却更大,更恐怖,动作越来越大,好似刚刚不是刺入他的

    以寒知道自己的刺得有多深,而看到银帝这恐怖到有点变态的限狂笑容后,心里也不觉地冒着丝丝寒意,这个男人真的是一个可怕到变态的恶魔。

    既然你这么变态,那就别怪我舒以寒心狠了,噬血银帝,是你先欺侮我在先,也怨不得我了。

    用手拔出金簪,咬紧牙关,眼中那抹绝决的狠意更甚,又是朝银帝的后背心狠狠一刺。

    终于,以寒要的结果到来了,当看到在自己体内横冲直撞的男人倏地抽离自己体,有点踉跄不稳的跌坐在上时,以寒立马从上爬起,防备的看着此时虽然受了重伤,嘴角却带着一抹嘲讽笑意的银帝。

    “柳凝月,你以为你真的有这本事能在我的眼皮底下刺伤我吗?”银帝凉凉的话让以寒一惊。

    是的,这个噬血银帝的武功何其高强,能在皇宫里不被发现地来去自如,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这些动作,可是,为什么时候他...?难道这男人有被虐狂?

    以寒只是用着疑惑的眼神看着银帝那抹带着一丝痛楚的冷眸,并不说出自己的心里的疑惑.

    “你认为刺伤了我,就可以安然地逃出这个山洞吗?如果是这样,你未免想得太简单了.”银帝嘴角的嘲讽越来越大.

    以寒没有做声,有点挫败地看着满地的碎片,此时自己的上几乎不着寸缕,而唯一可以避体的衣物也成了一堆碎片,现在,就算自己把这个死男人杀了,又怎样?还一样还是不敢走出这个山洞?

    突然以寒看到放在石桌上的那件银白色锦袍,眼角绽放一抹得意之色,从上咻地一下跑到石桌边上上那件长袍,虽然很长,却能遮住她现在满是青紫的赤果子.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哈,哈,太好笑了,原来你以为我说的不能走出这个山洞是因为你没穿衣服吗?这个你倒是可以放心,就算你现在什么时候都不穿,在这个山上到处走动也不会有人看到的,只是,你确定你能出得了这个山洞吗?”银帝冷的声音如同一阵响雷,让以寒突然一阵心惊.

    “你什么时候意思?”以寒转过头,愤怒地看着银帝那嘲弄的眼神.

    银帝并不再说话,而是站了起来,面无表地拔掉还插在他背上的金簪,慢条斯理地脱掉自己的染血的袍子,然后从放在山洞里的一个箱子里找出了一瓶红色的瓷瓶,在背后的两道伤处倒上白色的粉沫,本来还流着血的伤处很快不再流血.

    赤果着上半,银帝走到以寒站着的石桌边坐上,轻轻地执起以寒柔嫩的双手,淡淡地说道.

    “没想到你这么美丽的双手杀起人来还真的一点都不手软,”

    以寒愣了一下,从银帝的手中抽回自己的手,不明白为什么这个男人此刻不杀了自己?

    既然他早就知道她要刺伤他,为什么时候他不躲?

    刚刚她明明在他的眼里看到了那么浓烈的恨意,为什么又任由自己连着刺了他两次?

    现在,他根本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为什么又不一掌了结了她?

    “你现在肯定很疑惑我为什么任由你刺伤我是吗?还有,为什么时候我现在不杀了你是吗?柳凝月?”

    银帝淡淡的笑出声,没有了平时的那种邪魅,也不复之前的那种森狠戾的可怕气息,有的,是一种淡淡的嘲讽.

    可是,就是这种嘲讽让以寒更加不悦,这让她觉得更加侮辱,因为,她觉得自己的在这个男人面前就像是一个跳梁小丑一般,做的事可笑至极.

    “你知道你昨晚为什么会突然那么地渴求我要了你吗?”银帝突然话锋一转.

    “为什么?”以寒冷眼挑眉,斜睨着银帝那突然变得炙的眸子.

    “因为,你昨天中了果的毒,而唯一的解毒方法便是阳交合.”银帝站了起来,高大拔的形遮住以寒的视线,让以寒不得不直视他健壮的膛.

    看着肤色雪白,甚至比女人还嫩滑的*膛时,以寒突然想起昨晚的那一夜的激*烈,脸不红到耳根处.

    “果毒?”以寒不解.

    “那红色的果子很甜吧?吃了之后是不是像喝了很甜的酒一样醉人?”银帝低沉的嗓音带着*惑的磁,却像一道睛天劈雳般震撼以寒的心.

    以寒记起来了,昨天,她确实是吃了那果子之后开始头就发晕,还打着一股酒嗝,然后就是浑发烫,燥*,只想找处清凉的地方让自己的舒缓自己的难受,最后,就是自己的突然地缠上了他的上,再后来,就是昨夜在山洞里发生的一切,发现自己的误会了银帝,以寒的脸色由红转白,又由白转红.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叹:邪皇的孽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