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误会2

    红|袖|言||小|说“你这个人渣,不要拿你的脏手碰我。”以寒喷火带恨的眸子瞪向银帝微微诧异的脸,咬牙切齿地嘲银帝吼道。

    银帝转过头来浑散发着一股森之气,幽深的眸子怒视以寒,他噬血银帝,何曾被人打过耳光?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放肆到如此地步。

    以寒心里咯噔一下,但是她也没后退,因为,她不觉得自己此刻理亏。

    那愤怒的目光过来,以寒有一瞬的恍惚,觉得这目光好熟悉,不过很快她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如果是那个人的话,现在他一定不会笑,还,像个痞子一样。

    是的,银帝怒极反笑,而且是极其轻佻妩媚的笑了,那笑意背后却带着一股森的肃寒之意,让以寒也不胆寒。

    伸出手指捏住女人的下巴,邪恶地媚眼儿一抛。“怎么,是在怪我昨晚没有满足你?”

    以寒气极了,把头一歪,逃开他的手指,“别用你那恶心的眼神看我,你这个连蓄牲都不如的家伙,昨天你对我做出那种卑鄙下流的事来,难道我还要感激你不成?”

    银帝极其邪恶,一把搂住以寒入怀,一闪眼间,把以寒带到了边,扑倒在了上,邪魅地看着她说道“昨晚你的表现可不是这样子?看来很需要我让你重温一遍昨晚你的哪!”

    说完,银帝邪气地大笑出声,声音带着一丝狠戾,森,整个山洞里充斥着一股莫名的冷意与恐怖。

    “你想干什么?你以为我还会像昨天一样任你鱼吗?”以寒如秋水般的美眸此刻怒火翻涌,脸色绯红。

    “啧啧啧,昨晚的你可不像此刻这般故作纯洁呀,看样子,还是你的体比你的嘴巴来得诚实。”

    说话间,银帝邪魅地笑容变得狰狞,只听到“哧”的一声,以寒上那上好的雪纺长裙一瞬间变成了粉色的碎花在洞里的半空中飘飘起舞,最后,无声地落下,而以寒全只着一件亵衣亵裤地被银帝紧紧的锢在怀中无法动,美眸中的怒火喷涌而出,子生气得发抖,紧咬着下唇惊恐的看着银帝那如同魔鬼一般的笑容。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叹:邪皇的孽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