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就是一个十足的妖精

    红|袖|言||小|说“皇后,朕今天真要感谢你的配合,如果,你的手下看到自己的主子跟他们的仇人竟然这么恩,会是什么样的心?会有多恨?不知道当他们知道自己被自己的主子出卖时是一种怎么样的痛恨?哈,哈哈”

    司徒天羽说完松开以寒的素腰,不知何时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剑,凌励地攻向前面的黑衣人。

    而以寒,听完司徒天羽的话之后,脑子像是被一道惊雷劈中一般,脑子里嗡嗡作响,一片空白,她只意识到,被司徒天羽利用了。

    “手下?主子?仇人?出卖?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谁能来告诉她,她到底是穿到一个什么样的女人上了,为什么一个看似普通的丞相之女会有这么多可疑的份?为什么一个看似柔弱的女人会有这么多武功高强的手下?”

    以寒茫然地看着司徒天羽同云影与眼前的这些黑衣人厮杀着,两方均是招招带着致命的杀机,可是司徒天羽好像一点都不在意似的,浑散发着冷冽的杀气一出手便是解决一个杀手,嘴角还噙着噬血的笑意,就像一个地狱的死神来临,所到之处,均无活口。

    “恶魔,恶魔,司徒天羽,你到底与柳凝月有着什么样的仇恨,你的心里到底有着什么样的仇恨?能令你这么杀人不眨眼?”以寒囔囔问出声来,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当然,司徒天羽是听不到以寒的问话,他此时正沉浸在噬血的杀戮之中,好不快哉,怎么会注意到以寒的问话,而且,他们相隔太远了,太远了。

    以寒看到此时所有的黑衣人全都在围攻云影与司徒天羽,她知道此时正是自己逃跑的最佳时机,如果,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以寒慢慢地摸到马车的后面,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人注意自己,提起裙边就朝山谷的另一边跑去,因为很怕后面会有人追上来,一剑杀了自己,以寒基本是使出全的力气向前奔跑,其实,她根本不知道,她的一举一动全都在隐在暗处的梦痕看得一清二楚。

    以寒跑了好久,终于跑到山谷的另一端的一块巨石下,因为太过用力奔跑,她肚子上还没有全好的伤口隐隐作痛起来,坐在地上,以寒捂着自己的肚子正要休息了一会儿,却突然听到头上面一阵好听的声音传来。

    “音绝楼的楼主什么时候竟变得这样狼狈起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叹:邪皇的孽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