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血祭1

    红|袖|言||小|说以寒本来还想偷听司徒天羽到底是要拿自己换什么东西的,可是,听了半天,竟什么头绪没听着,还让人给发现了自己,虽然很不想出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老人和蔼的声音,以寒还是从炼丹炉后面走了出来。

    以寒慢慢地踱到老者的面前,侧过脸朝司徒天羽狠狠地瞪了一眼,然后好奇地看着眼前白发白须的老人。

    “老爷爷,您怎么知道我躲在那个炉子后面?”

    “你还在门外的时候就知道了。”司徒天羽冷冷嗤笑。

    “你也知道了?”以寒瞪大双眼,随即胜雪的脸上染上一抹红云。

    “孩子,你很好奇是吗?为什么我要让他拿你来交换那样东西。”太虚真人淡笑,抚着长长的白须,带笑的眼睛半眯,和蔼地看着以寒。

    “是呀,是很好奇,我很想看看是什么东西非得让我来换不可。”以寒听到老人这样问自己,清澈的眸子一亮,闪着好奇的光芒。

    “孩子,来,你过来我这边坐下。”太虚真人手提尘拂,指了指司徒天羽旁边的蒲团。

    以寒走到司徒天羽的旁边坐下,期盼地看着太虚真人。

    “孩子,把手伸过来。”

    以寒想也没想,便把手伸了过来。

    “还有你,把手也伸过来。”

    太虚真人指着司徒天羽,示意他也把手伸出来。

    司徒天羽迟疑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把手伸了出来。

    烛光摇曳,昏黄的光晕下,一只大手,一只纤纤玉手并排伸出,却是这么地和谐。

    太虚真人朝守在外面的道童说道。

    “清儿,去我房里把盒子拿来吧。”

    不久,一个看起来才十三四岁的道童从外面略显吃力地搬着一个盒子走了进来,走到以寒面前,放下盒子之后,眨着一双好奇的眼睛看了一眼以寒跟司徒天羽便退了出去。

    以寒不明白,什么东西需要用这么大的一个箱子装着,而且,看刚刚那个道童好像很吃力的样子,难道这里是什么金银珠宝?可是,司徒天羽这个一国之君还缺钱?

    太虚道人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把刀,对着司徒天羽问道。

    “你真的想清楚了?”

    以寒不太明白,为什么打开箱子得用刀,上面不是没落锁吗?

    “想清楚了。”司徒天羽并不理会以寒看向自己好奇而疑惑的眸子,点头应道。

    太虚道人点了点头,从旁边拿出一个像是早就准备好的血红色小碗,先是在司徒天羽的手掌上划了一刀,瞬间,手掌上雪白地皮肤裂开一个口子,腥红的液体奔腾而出,顺着刀口流了下来,落入碗中。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叹:邪皇的孽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