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出宫3

    红|袖|言||小|说“饿了?”司徒天羽看向以寒微红的脸蛋。

    “嗯,我...还没吃早饭。”以寒本来就是被叫醒的,又被访儿拉着梳妆打扮,哪还有时间用膳。

    “停车。”司徒天羽突然朝外面命令道,车子很快便停下。

    以寒见马车停下,开心地提起裙边就掀开车帘往外面走去。

    来到包子摊前面,以寒看了好久,问了一下,终于下定决心买了一个豆沙包,两个小笼包,然后正准备拿钱,才发现,自己上根本没有碎银子,有点为难地转过子看向站在马车边上的云影跟梦痕。

    云影装作没看见,鼻子哼了一声,头一转。

    以寒见状,瘪着小嘴,小脸一垮满脸的不乐意。

    梦痕看到以寒这种表不知道为什么,想也没想,就朝以寒走了过来,从袖袋里掏出一块碎银子递到包子老板手上。

    “这是包子钱。”梦痕很少开口,一直很冷漠,连以寒还是第一次听梦痕说话,可是,她发现,梦痕的声音真的很好听。

    “谢谢,我...我会还你。”以寒不想欠别人人,由其是司徒天羽边的人。

    “不用了。”梦痕淡淡地说道,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异样。

    以寒吐了吐舌,以前对司徒天羽边的两个侍卫跟对司徒天羽的想法一样,都很不好,因为,她觉得,什么样的主子就会有什么样的跟班,现在,她是不是该对这个叫梦痕的冷面帅哥有不一样的看法,至少,他没让自己今天饿着肚子。

    以寒跟在梦痕的后面上了马车,经过云影时,突然狡谐一笑,一个不稳,狠狠地踩了云影一脚,还顺便使劲在云影的脚背上拧了一圈。

    “啊,云侍卫!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应该是太饿了,没站稳,你不会怪我吧?”以寒睁大双眼,长长的,如扇的睫毛扑闪扑闪,一脸担忧地看着云影,显得非常无辜。

    “没...没事。”云影俊脸一黑,却还是忍着不发作,必竟,现在这个女人名义上还是皇后。

    “那就好,不然我会过意不去的。”以寒朝云影甜甜一笑,提起裙边就往车里钻去。

    进到车里,以寒心无比舒畅,脸上的笑容挂在嘴边没有退去,因为,她现在既不用饿肚子,又出了口恶气,哈!真开心呀。

    司徒天羽冷冷地看着以寒开心的表,心里却奇怪。

    “这个女人难道吃个东西就能开心成这样?为什么她从来没有对自己展现过这样的笑容,还是,她只对那个人笑吗?”想到这里,司徒天羽心里突然生出一股莫名的怒火。

    以寒根本没有理睬司徒天羽,从怀里掏出一块帕子放到腿上,然后把包着包子的油纸放到帕子上,开心地打开,再放到鼻子面前深深地闻了一下,又满脸笑容地小心放到帕子上,拿起一个小笼包轻轻地放到口里一咬。

    “哇,好好吃哦,没想到古代的包子也这么好吃。”以寒边吃边说到,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无意中说漏了什么。

    “皇后刚刚说的“古代”是什么意思?“司徒天羽突然问道。

    “咳,咳,你,你说什么?”以寒本来吃得很欢,口里塞满了一个包子,说话时口齿不清,被司徒天羽这么一问,突然呛道。

    司徒天羽冷冷地看了一眼以寒此时被呛得满脸通红的样子,想也没想,从车上取下一个水壶,打开壶塞,递给了以寒。

    以寒接过水壶,喝了几口水之后,才缓了过来。

    缓过劲的以寒非常心虚地转过子故意不看向司徒天羽探究的眼神,可是,以寒不看司徒天羽,并不代表他就不会问。

    “皇后,现在可以说了吗?”

    “啊?什么?说什么?”以寒故作不解,可是,子依然没有转过来。

    “皇后很怕朕?”

    “没有。”

    “那为什么不敢看朕?”

    “看就看,有没有了不起的。”以寒果然被激,转过子瞪向司徒天羽。

    “那皇后说吧。”司徒天羽挑眉,嘴角带着得逞的笑意。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叹:邪皇的孽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