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出宫2

    红|袖|言||小|说当以寒快要到达玄武门时,访儿还是忍不住叫住了以寒。

    以寒停住脚步,回头看着访儿那满眼蓄势待发的泪水,小脸红扑扑的可怜惜惜的样子,突然感到心里一阵抽搐。

    “访儿,别怪我好吗?”以寒捏紧手中的拳头,只希望自己不要一时冲动。

    “小姐,你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小姐不用担心访儿,访儿会好好的活下去,访儿只希望小姐平平安安,开开心心便可以了,访儿会在宫中祝福小姐幸福快乐的。”访儿眼泪还是滑落下来。

    “访儿,谢谢你,这次,如果我有幸逃离,我答应你,一定会开心幸福地活下去,如果,这次我逃不掉,那么,下次我去哪都带上你,好不好?”以寒信誓旦旦地对访儿说道。

    访儿擦了擦眼泪,强扯出一丝笑意说道“小姐,你一定要记住哦,一定要幸福哦。”

    以寒还想说什么,却看到云影正朝自己走来,只好急急地从腰带上取下一块蝶形玉佩塞访儿的手中,然后,依依不舍地一步一回头地看着越来越远的影,心里难过得想哭。

    “皇后娘娘,皇上已经等候多时了。”云影走到以寒的面前,冷冷地说道。

    以寒点了点头,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绪,便跟在云影的后面朝玄武门走去,来到玄武门,就看到一驾马车停在宫门口,而马车旁边正站着两个拔,气度不凡的男子。

    一个是装黑色长袍一直冷冽如霜的梦痕,一个便是一银白锦袍,俊美至极的司徒天羽,虽然,今天司徒天羽没有穿龙袍,也没有带上金冠,发冠只是用普通的发带束起,却依然不能抹掉他那天生的王者之气,在太阳的照下,以寒竟感觉有些目眩神迷。

    以寒站在离司徒天羽不太远的地方,突然脚步停住,回头看了看后这座雄伟壮观的皇宫,又看了看司徒天羽,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说话。

    而司徒天羽则是一脸的漫不经心,淡淡地审视着柳凝月,看到眼前的女人今天梳着很简单的小家碧玉的发髻,长长的秀发齐,微风一吹,扬起几根发丝,显得格外的柔美,因为自己的吩咐并没有化妆,却依然美得令人禀息,秀眉不描而黛,如清泉般澄澈透亮的眸子,就像一汪秋水,流转之间顾盼生辉,小而尖尖的鼻子很是可滴的樱唇紧紧地抿着,脸上并没有一丝笑意,看向自己冷漠而疏离,一落地的鹅黄纱裙,更衬得她艳动人的材,由其是那细腰盈盈一握,有种让他恨不得能马上拥这个如精灵般绝色的人儿入怀,一尝美好想法。

    只是,他还是忍住了心头这股莫名的冲动,站在马车旁边朝眼前一直不太愿上车的女人冷冷地说:“皇后难道是想反悔吗?还是皇后不愿意出宫了?”

    以寒无奈,只得狠狠地朝司徒天羽瞪了一眼,然后不太愿地走到司徒天羽的面前,却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便感到自己被人腾空抱起,定睛一看,才发现自己竟落入了司徒天羽的怀中,看向抱着自己的这个男人一脸的戏谑,以寒开始挣扎,却只听到一阵沉沉的声音。

    “皇后如果不想摔下去的话,大可以使劲挣扎。”

    以寒看了看地面,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何时已经被司徒天羽抱着上了马车,正站在马车的外面,以寒知道自己要是乱动,只要司徒天羽一松手,便会摔在地上,虽然说不上断胳膊断腿,可是,也会伤到自己的皮,今天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所以,现在她必须保持最好的状态跟体力,不然,呆会哪有力气逃跑。

    见到怀中的人儿不再乱动,司徒天羽唇角勾起一阵冷笑,掀开车帘,走了进去。

    以寒刚刚在车里坐定,便感到车子一阵摇动,接着便是轱辘的转动声一阵阵地传来。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叹:邪皇的孽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