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出宫1

    红|袖|言||小|说司徒天羽回到腾龙,挥退左右的宫人,云影从内四周查看了一番,而梦痕则走出门口看了看周围还有没有人影,直到确定四周除了他们三人,再没有任何一人,才放心地走到司徒天羽的面前。

    “主子,明天的事已经布暑好了,只等她一出现,便可一网打尽。”梦痕抱剑在,冷冷地说道。

    司徒天羽没有出声,只是沉思了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

    “那明天真的要去找那个人吗?”云影在一旁问道。

    “明天必须去找,他只见柳凝月,其它人一概不见,如果朕想得到那件东西,就必须通过他的首肯。”

    “主子,你这招一箭双雕还真是精彩。”云影轻笑。

    司徒天羽听后,脸上也涌出一丝笑意,眼中闪过一抹算计的精光。

    清早,以寒还在梦中与帅哥约会,却被一声急促的叫唤声吵醒,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眸子,正准备发作,却看到访儿一脸着急的表

    “小姐,快起来了,皇上刚刚差人来催过了,说是让你快点去玄武门,皇上他们在那里等着你呢。”访儿手里拿着一鹅黄色的轻纱长裙,一边跺着脚,小脸通红地说道。

    “这不是还早着吗?怎么就来催了?”以寒不悦,却还是慢腾腾地起,走向梳妆台。

    访儿见状,也跟在以寒的后,而灵荷与曼梅两人则一人端着一个盆走了进来,幻竹,如松也从外面走了进来。

    “皇后娘娘,皇上吩咐今天不需要打扮得太隆重,只要随意一点就可以了。”如松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容,眼中光彩也格外的迷人。

    “如松,你今天怎么这么高兴?难道你碰到喜欢的男人了?”以寒在来到这个世界的半个多月,早已跟这腾凤里的众宫女,太监都打成了一片,没事时都会跟她们说说笑笑的。

    “主子,您怎么这么说啊,这宫中除了皇上,没有一个是男人,奴婢怎么可能碰到喜欢的男人嘛,而且,也不只奴婢一个人高兴呀,还有幻竹,曼梅,灵荷她们也都很开心呀。”如松被以寒说得小脸羞红,嗔道。

    “如松,你难道忘记我说过的话了吗?没有人天生是奴婢的,你不要开口闭口就是奴婢奴婢的,在这腾凤里,没有这个规矩,”以寒听到如松左一个奴婢右一个奴婢的,满脸不悦地瞪着如松。

    “是,奴...我知道错了,下次不敢了。”如松听到,吐了吐舌,低头笑道。

    “嗯,这还差不多,对了,你还没说你们为什么这么高兴呢?”以寒又转回了刚刚的问题上。

    如松走到以寒的后面,接过访儿手中的纱裙,一边给以寒披上,一边说道。

    “主子,您不知道,皇上登基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带宫中的妃嫔出宫的呢?以往就算是出宫,也就是带着云侍卫跟梦侍卫三人出行,从没有带过一个女眷出行的,这足见皇上现在对您肯定是开始有好感了。”

    “我就说嘛,咱们主子长得这么美丽,天下第一美女的称号可不是乱得来的,皇上当初因为被立后,可是,只要一见到咱们主子的美貌,也会被迷得神魂颠倒呢。”灵荷在盆里捏干帕子接下了话茬。

    “那是当然,咱们主子心地善良,聪慧贤淑,貌若天仙,这样的女子有哪个男人不疼,哪个男人不,更别说是皇上了。”曼梅也跟着起哄笑道。

    “你们几个还真是让我无语到了极点。”

    以寒总算听了个大概,原来,这四个丫头开心的就是因为自己即将跟司徒天羽那个混蛋出宫这件事呀?她还以为是其它的什么事呢?

    “主子,你难道不开心吗?”幻竹不解。

    “开心,我很开心,你们开心,我也跟着开心。”

    以寒一时语塞,只能点头随着应和,必竟,他们四个也是关心自己,不然,她们有必要这么在意自己是否被宠幸的事吗?

    而且,她们骨子里一直都是一种保守的观念,只要能得宠,就比什么都好。

    从始至终,也只有最懂以寒的访儿没有开口说上一句话,而是担忧地看着以寒无奈的脸庞,最后,默默地站在以寒的后为以寒梳起如丝如黛的长发。

    五人为以寒很快梳洗完毕之后,便被以寒挥退了出去,只留下访儿在里面。

    “访儿,你那里有银票吗?”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叹:邪皇的孽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