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幸或不幸

    红|袖|言||小|说以寒有时候在想,自己不知道是幸或是不幸

    幸运的是,自己没死

    不幸的是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陌生的人,陌生的面孔,陌生的气氛,这些陌生的一切让她感到很压抑,感到很诡异,总感觉自己好像处在一个谋当中一样

    可是,她从穿越到现在,才四天,所见的人也只有那个调戏了自己的男人跟访儿,还有这腾凤的几个宫女跟奴才,再来就是那些太医了,可是,为什么自己又会有这种感觉呢?

    她也说不清,但是,以寒从来都相信自己的第六感。

    而访儿知道自己失忆后,便耐心地给自己讲起了关于柳凝月的一切,只是,不知道为何,访儿讲到某些地方时,便会突然打住,就好像,故意要隐瞒自己些什么一样。

    而在以寒的脑子里,慢慢对这具子以前的主人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这个柳凝月是一个子比较柔和,温婉的女,从小出名门,当然是琴棋书画样样俱精,而最擅长的就是琴了

    以寒还知道自己现在这具子也不过刚满十六岁,虽然,不太清楚长相,可是,从那柔弱无骨,冰肌莹彻的双手,还有摸着就像剥了鸡蛋皮一样滑嫩吹弹可破的脸庞来看,就知道,这子绝对是一个美人胚子吧?

    因为腹部受伤,以寒只能成天地躺在上,不能动弹,而且,古代就是古代,医术还是落后,根本不像现代,开个刀什么的也就是打上三天吊针便可以下走动,五天吊针之后就可以出院回家了。

    可是现在,她只能一动不动地躺在上忍着体的僵硬与不能下的双重煎熬,而那个可恨的皇帝偏偏还要让自己伤上加伤,如果不是那个混蛋色狼非礼自己,现在,只怕再不济也能起走动两步了吧?

    现在倒好,太医说了,如果伤口再裂开,那就真的是会化脓的,而且,只怕还要缝合,想想,在没有麻药的年代,缝合伤口?那还不如直接要了她的命还来得好些。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叹:邪皇的孽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