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激怒

    红|袖|言||小|说司徒天羽带着怒气的惩罚用力地吸着以寒的唇,却不料,被以寒那柔软中带着甜甜的味道的深深的吸引了,而他手中的柔软更让他突然激动起来

    可是,依然是粗暴的。

    因为,以寒刚刚那句让他消失在腾凤的话真的彻底地激怒了他。

    难道,这个女人就算是失忆了都在潜意识里对他念念不忘吗?

    所以,这么抵触自己的触碰?

    可是,她并不知道,她对他来说,就是一颗棋子而已,一颗暂时有用,还不能除掉的棋子而已。

    不然,她还会有命在这里跟自己说这种大逆不道的话吗?只怕,早就死了千百次了?

    司徒天羽的吻慢慢地从以寒的脸上转到她的额,她的鼻,她的脸上,直到,嘴里尝到一阵咸涩的味道,才突然惊觉,下的女人正痛苦到扭曲地哭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的眼泪,司徒天羽心里变得很气闷,不该这样,不该对她怜香惜玉不是吗?

    她之于自己来说,不就是一件玩物吗?一颗被控制,被纵的棋子而已,随时,他都有要了她命的可能。

    司徒天羽气恼地掐住以寒的脖子,本来,以为自己可以稍微地喘口气时,却又感到突然一阵呼吸困难起来。

    睁开泪水迷蒙的双眼,看着正俯视自己的男人,以寒一时怔愣,随之而来的,严重的缺氧而导致的窒息感让以寒差点断气。

    “怎么?连朕碰都不能碰了?你就这么讨厌朕的触碰?你就这么他?到不惜以死以维护自己的清白之?”

    司徒天羽的脸色十分的沉,甚至到了鸷的地步,而从牙齿里挤出的话也让以寒的子颤抖了一下,虽然,这话听起来很让人疑惑,却让以寒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感,就像自己即将面临死亡那样可怕。

    可是,以寒知道,这个男人肯定是认为自己心里的是其它男人吧?不过,还真是可笑,难道,自己连疼得哭的权利都没有吗?

    “你,你说什么?你压到我伤口了,我当然哭啦。”

    司徒天羽原本加重力道的手突然一下子松了开来,目光瞟到以寒受伤的肚子上,才发现,以寒原本包扎好的肚子此时正渗出了鲜红的血来,并且,没有停的迹象,看来,刚刚自己的冲动好像压到了她的伤口,原来,她脸上痛苦扭曲的表跟眼泪并不是因为他而流的,而是自己压到了她的伤口上。

    不由得,司徒天羽皱了皱眉,今天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在这个女人的挑衅下一而再再而三地失控,这并不像以前的他

重要声明:小说《倾城叹:邪皇的孽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