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完结篇(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时浅夕 书名:卡莱特的午后
    卡莱特的校庆,纷沓而至。

    



    在秋天这个重叠的空间里,落叶飘零凄美地随风而舞,美丽地让人感动。喧闹的街上有大地之灯,照着来来往往忙碌的人群,不时给他们送上一阵凉爽的秋风。

    



    世薰着高贵的洋装,戴着褐色墨镜,走在了这个弥漫着回忆的地方。

    



    夕阳的光芒,沉寂却始终闪着辉煌,正如这古老的卡莱特皇家学院。

    



    突然,从天上飘下了红色的玫瑰花雨,礼炮声一阵接一阵,华丽地让人惊叹,还有羡慕。世薰站在里事发不远的地方不动,而比她先到的晞棠和浣潆已经是被人拉着左右寒暄,她好久没看过这般闹了。

    



    人群里自动地让开了一条道,走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左尘。他一白色的礼服,手捧一束滴的玫瑰,修长的双腿迈着步子来到若晞棠边。曲着右膝缓缓跪下,鲜花和戒指都伸到晞棠的前,用迷人的嗓音诉说道,“我亲的晞棠,请你嫁给我。”

    



    晞棠瞪着美目,显然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因为,她原本也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没想到主角现在貌似是自己。

    



    “快答应他!”站在晞棠旁边的浣潆推了她一把。

    



    “哦,好。”晞棠愣愣地接过鲜花和戒指。她真的,还没回过神来。

    



    左尘已经捧着她的脸,深的吻流连在晞棠的红唇上。

    



    人群起哄了,知道吗,卡莱特的午后,见证了美丽的恋。

    



    世薰笑着摇摇头,左尘这家伙,这场求婚果然很适合他的作风。她扶了扶墨镜,顺着落叶来到她和池影瞬经常到的树林。五年了,这里还是没有变。因为是秋天,落叶纷飞的秋天,才使得这里有一种怡然自得的宁静气息。

    



    习惯地抬头望向曾经的那一棵树,却在心中自嘲一笑。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在这里。低下头,她陷入的沉思。

    



    ——我在想,你还记不记得我?……为什么之后就没再去花园?

    



    ——仰初璟,和你们是什么关系?

    



    ——我也是,渴望抱着你的。

    



    ——十年前,在那个花园,我并没有恶意。相反,却被你的笑容迷住了,多美啊。当我想问你的名字的时候,你就跑了。自那天以后,我一连一个月去完颜家的花园等你,而你却没有再出现。如今的你,还想再转逃离吗?

    



    在这个地方,记忆如电影般再次重现。

    



    “你是在想我吗?”

    



    冷漠的声线从后传来,世薰的背脊一僵,是他。池影瞬。

    



    是的,我在想你。想念,我们的曾经。

    



    池影瞬已经走到了她的前,笔的西装,衬托出他精瘦修长的型。脸上早已褪去了一份真挚,多了一份气势。而世薰呢,比以往成熟了,样子更是迷人多了。

    



    她摘下墨镜,笑着说,“很高兴见到你。”

    



    五年来,虽然他们不是没见过面,但是却不多。时常会想到,这个男人终究会成为一个成功的人,就算有再多的想念都会变得值得。其实,她也并不是很在意池影瞬是不是能成为有作为的人,但是自己没理由会阻碍他前行,他有的是资格变得强大。

    



    “我就说你在想念我。”池影瞬坏笑,曾经冷漠的伪装此时此刻看见了她已经不复存在了。

    



    世薰冷傲地抬起头,嘴角弯起一个小小的弧度,“好吧,我承认。那么你呢?”

    



    话刚出口,她就被拉进了温暖的怀抱中。池影瞬吸着她发间的芬芳,“很想很想。”

    



    想到连半夜在梦中都是你绝美的脸;想到想扔下手中的工作,从美国飞回你边;想到即使没办法陪你看出,也会在落时分偷偷说你……安浅,这些你都知道吗?

    



    “瞬,吻我。”

    



    卡莱特的午后,他们在秋意绚烂的树林间吻,缠绵而温柔。

    



    “安浅,嫁给我。”池影瞬与世薰的碧眸对视,真挚中却带着歉意,“很抱歉,我没有买戒指和鲜花,那是因为我刚刚看到尘的求婚,才……”

    



    “我答应你。”世薰打断了他的解释,她才不是那种重形式的人。

    



    池影瞬怔住,没想到她会这么爽快。

    



    “瞬,你知道吗。相比那隆重华丽的求婚,我更喜欢这样宁静温和的陪伴。因为,有你就足够了……”

    



    种满花朵的长廊,只有少数的学生在这里经过。浣潆不明白隐涉蓝为什么突然拉她来这个地方。

    



    良久,隐涉蓝才开口问,“还记得这里吗?”

    



    浣潆疑惑地望着他,她实在是没什么印象。

    



    隐涉蓝无奈地抚额,就知道她没印象!也许,这就是属于雾浣潆的格,他喜欢。

    



    “在这里,你倒了辛媛一的红茶。”

    



    浣潆终于记起来了,她拿了初璟买给她们喝的红茶倒了雾辛媛一,当时还跟不是很熟的他们呛了几声,“所以呢?”他该不是带她来怀念雾辛媛的吧?想到这里,浣潆心里一刺。

    



    “就是在这里,我对你心动了。”隐涉蓝好笑地说,没错,他认识了强悍的一面的她。此后对她就更有一种想知道、了解地更多的**。

    



    浣潆看着深的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反而隐涉蓝接着道,“当时我很暴躁,你对我的印象一定差极了。”

    



    “没有,”应该说当时的她根本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对你印象差的开始,是因为雾辛媛。”

    



    隐涉蓝苦涩一笑,没接下去说。

    



    浣潆忐忑不安地开口,五年来,从知道隐涉蓝想做医生以来,她心中就有一颗怎么也拔不去的刺。“你……当为什么要当医生?是不是因为雾辛媛?”雾辛媛患了精神病,所以心中对她一直有愧疚的隐涉蓝才会选择去当一个脑科医生,这也不无道理。

    



    “你怎么会这么想?”隐涉蓝惊讶地反问。

    



    “总有一天,你会用你努力学来的医术去治愈雾辛媛吧。”浣潆深吸一口气,“因为,这也许就是你当初学医的原因。”

    



    “还有就是,隐涉蓝你从没跟我说过你对雾辛媛的感,到底是怎么的。”

    



    隐涉蓝怔住,难道浣潆这几年来都是这样不安,都是这样想他的吗?

    



    隐涉蓝急忙解释,“不是的,真的不是这样的。我很抱歉我没跟你说辛媛的感,但你应该知道,我一直都只当她是妹妹,从未有逾越过。还有,我学医纯粹是因为自己兴趣好,跟她没什么关系。再说,如果我真的想治愈辛媛,我何必选脑科,而是精神科。”

    



    “你其他科也很厉害。”

    



    “相信我,”隐涉蓝懊恼地抓抓头发,早知道就不选修这么多科了!“我真的不是……”

    



    “好了,我相信你。”浣潆看到紧张解释的他,什么都释怀了。就算隐涉蓝真的为了雾辛媛,那也是有可原,她也不会残忍到剥夺他治愈病人的权利,不是吗?

    



    隐涉蓝傻眼,不确定地再次问道,“你真的愿意相信?”

    



    “除非,你娶我……”

    

重要声明:小说《卡莱特的午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