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巧合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时浅夕 书名:卡莱特的午后
    邮船上,分配到的位置居然是世薰三人和池影瞬、左尘、隐涉蓝、雾辛媛、完颜璃月一起,这或许就叫“冤家路窄”。

    



    “咦,你们三人手上的黄金钻戒好漂亮,一模一样的耶,”无疑,雾辛媛的引起了其他人的侧目,“有什么特别含义吗?”

    



    “让我猜猜,”左尘插话,“是代表友?”

    



    世薰、浣潆和诩晗默然对视,齐齐点头。代表友就代表友,不用浪费口舌解释了,况且也不能解释。

    



    “切,不就是戒指,有什么了不起的!”完颜璃月瞟了她们手里的戒指,嘴上是这样说,但却被戒指精美的纹路吸引,那是世界级的顶尖水平吧。

    



    “那请问是出自哪位名师之手?”雾辛媛不着痕迹地问,看似礼貌彬彬,却在咄咄人。

    



    “无可奉告。”世薰冷冷地说。要是真的要说出来,还不吓死她。

    



    池影瞬一路上的眼睛都追随着易世薰,从未间断过。他不开口,只是静静地坐在一边听他们聊。隐涉蓝更是专注于他的手机,懒懒地都没抬过眼,除了浣潆说话的时候他的眼睛会扫一下。

    



    “各位同学,等一下有爬山的任务,所以要分二人组,现在就趁有时间我念一下电脑自动分配的结果吧。”安娜拍拍手掌,吸引大家的注意力。

    



    “首先第一组,左尘和雾辛媛;第二组,隐涉蓝、池影瞬;第三组,雾浣潆和苍奈诩晗;第四组,易世薰、完颜璃月……”

    



    “怎么可能!居然让我跟她一组,我不要!”完颜璃月第一个起来抗议,气得微喘。

    



    “这个,完颜璃月同学,是电脑分配的。而且,学校规定不能更改。”安娜扶了扶眼镜。

    



    完颜璃月坚持,“你说话啊,完颜安浅!难道你想和我一组吗?!”

    



    世薰耸耸肩,“我无所谓。”好像有趣的。

    



    “你!!”到底想打什么主意?完颜璃月无力地坐在位置上,她们单独一起,要是完颜安浅要对她做什么事,她岂不是反抗不了只能任人宰割了!

    



    “我不会杀了你的。”大概猜到了完颜璃月的心思,世薰冷笑。在那种地方杀她简直是污染了大自然。

    



    “呵呵。”浣潆和诩晗都笑了起来。

    



    “瞬,人家想和你一组啦!”完颜璃月贴上池影瞬,有点像八爪鱼。

    



    左尘和隐涉蓝都同地看着他。

    



    “不关我的事。”池影瞬的冷淡让完颜璃月受不了,独自坐到一边去斗气。雾辛媛很“好朋友”地过去安慰。

    



    “又是爬山。”世薰小声的抱怨却让耳尖的诩晗听到了。

    



    “薰,你什么时候爬过山了?”她记得她们都已经有两年多没爬过啊。

    



    池影瞬不自然地摸摸鼻子,嘴边漾起一抹无人察觉到的微笑。

    



    “哦,没什么。”世薰注意到了池影瞬的小动作,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浣潆动手打开了行李箱,“先看看行李里有什么用得着的。”

    



    三人的东西基本上相同,只是因为浣潆会低血糖,所以她多了一些糖和巧克力之类的。

    



    伊凡管家真体贴!

    



    左尘有点嘴馋了,“哇,是Amedei的限量版巧克力,上次我特地飞去意大利都没买到。”言外之意,就是想别人“施舍”一下咯。

    



    浣潆快速地抽出一盒,差点就想塞到他嘴巴里。但终究还是没那样做,只是扔到他手上。左尘轻易就接住了,“谢啦。”他立刻把包装纸拆开,享受地吃起来。

    



    “喂,我也要。”隐涉蓝就不太高兴了,他也想要一份。

    



    浣潆一点也不心疼自己的巧克力,又拿出一盒给隐涉蓝。

    



    世薰已经收拾好一会爬山要用到的东西,手电筒,地图,短装军刀和绳索,再加上一些水和面包。

    



    邮船在十多分钟后,就到达了河心岛。

    



    “我帮你拿。”见世薰拖着沉重的旅行箱,池影瞬还是有点于心不忍,冷冷地夺过她的行李下了船。

    



    世薰没有拒绝,既然有人帮她,何乐而不为呢。没多想,也匆匆下船。

    



    就算是冬季,经过特殊的护理,河心岛的岸上还是开着许多洁白的栀子花,淡淡的香气萦绕在空气里,栀子花的花语是“永恒的与约定”。寒风扑面,煞是清爽。下了船的同学都在七嘴八舌地讲话,到处乱走。

    



    诩晗在人群中就看到和初璟,他向她们这边走了过来。

    



    “初璟,爬山我们来争第一。”隐涉蓝挑衅地看着仰初璟。

    



    “奉陪到底。”初璟也不甘示弱,搂过诩晗,动作温柔至极。

    



    左尘朝他们暧昧一笑,“看来,传言说你们在恋中的事属实咯?”但他说这话的时候,却感到自己的心明显一缩。

    



    “没错。”诩晗扬扬眉。

    



    “薰,还记得海棠花的花语吗?”浣潆指着旁边清新宜人的海棠,突然觉得很放松。

    



    “温和,美丽,快乐。”是海棠花的花语,不属于我们的花。

    



    她们,三株悬崖上的吊兰。命中注定,那幽深的断崖就是她们一生的归属。

    

重要声明:小说《卡莱特的午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