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安娜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时浅夕 书名:卡莱特的午后
    时间流逝悄无声息。卡莱特的午后,风起云舒。

    



    在校园的一角。

    



    “我们到这里已经有两个多月了。”诩晗随意地说。

    



    “就当是来度假。”浣潆挑挑指甲。“薰,那晚池影瞬和你说了什么?”

    



    世薰抬眼,“和我交往……他是这样说的。”

    



    浣潆和诩晗相视一笑,早就猜到了,符合池影瞬的风格。

    



    够直接。

    



    “那你是怎么拒绝他的?”诩晗凑到世薰的旁边,手肘碰了碰她。

    



    “我有未婚夫了。”世薰闭上眼睛,这个借口很烂,但却很实用。

    



    “阿哈,我们怎么不知道你有未婚夫?”浣潆摘下一朵玫瑰,“难道是时汐?”

    



    世薰坐在石椅上,“不可能。”

    



    “你们在这里阿。”

    



    世薰她们未见其人就先听其声了。

    



    仰初璟。

    



    “什么事?”诩晗跳起来,终于可以不那么无聊了。要知道,青岁月多么难能可贵。

    



    初璟还是那个帅帅的模样,“快要放假了,学生会的事大多都处理完毕了。知道你们会闷,就想带你们到伦敦市玩玩。怎样?”他可是很诚恳地邀请。

    



    “我赞成。”诩晗第一个举手。

    



    浣潆迟疑了一下,但还是同意了。

    



    “我今天要去见一个人,就不和你们去了,玩得开心。”世薰从石椅上起,拍拍裙沾到的灰尘,“况且你们也知道,我不多人的地方。”

    



    那是无法改变的习惯。

    



    “那好吧,电话联系。”初璟扬了扬眉毛,并没有挽留。

    



    “嗯。”世薰朝他们摆摆手,“Bye。”

    



    转过后,世薰的表冷了下来。那个人,也该出现了吧。

    



    她今天没有开车反而是徒步行走在街上,回头率高达百分之百。

    



    “听说,天堂的入口就是太阳落下的尽头……,”世薰喃喃自语,却突然话锋一转,“对吧,老师?”她倏地回头,冷冷地看着眼前的人,女人。

    



    原本是悄悄跟在易世薰后面的安娜立刻无所遁形,尴尬地站在她前面。

    



    世薰正式地打量了一下这个还算年轻的女人,大约三十五岁,栗色的长发,白皙的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眸色是如湖水般的碧绿,上面架着一副黑框眼镜。

    



    世薰忽然一怔,这女人给她一种熟悉感,好像在哪里见过。

    



    “安娜老师,跟了我三天了,到底有什么事呢?”

    



    安娜吁了一口气,亲切又带些紧张地对她说,“易世薰同学,我们还是坐下来谈谈吧。”

    



    咖啡厅

    



    安娜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世薰也随她意。

    



    “其实,我有一件事想问你。”安娜被世薰犀利的眼神睨得心慌,却也终于打开话题。看到世薰点点头,她接着说下去,“你的母亲,是不是叫易西雅?”

    



    世薰隔了半晌没说话。

    



    蛰伏已久的某种绪缓慢地复苏了。

    



    “你是谁?”

    



    安娜打开手提包,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已有点陈旧的盒子。世薰看着她,那个盒子,和母亲给她的手链的盒子是一样的。安娜打开盒子,放到世薰的跟前。

    



    水晶打造的手链,上面镶嵌着蓝色的宝石,光芒绚烂夺目。

    



    除了宝石颜色,其它的都跟世薰的那一条一模一样。

    



    世薰无法言语,那条手链仿佛和彼此间,有了分不清的羁绊。

    



    “可以把你的手链脱下来吗?”安娜轻声问。

    



    世薰的手飞快而熟练地挑开手链的扣子,然后脱下。白皙的手腕瞬间空无一物。

    



    只见安娜把两条链子摆在了一起,随后把它们一扣,竟然连了起来,手链恍然间变成了一条项链。

    



    “这本来就是一条项链,是你母亲离开家的时候你外婆把它拆开来了,我以为,这一辈子都没办法把它们重新合并起来,没想到……上帝还是眷顾着我。”安娜说着就低声抽泣起来,“易西雅就是我的姐姐阿。”

    



    ——安浅,好好保管这条手链,是你外婆送给母亲的。以后,等你有能力了,就可以带着这条手链去找外婆和外公了。

    



    ——母亲还有一个妹妹呢,就是你的阿姨。

    



    像是在冰冷的初冬,阳光从白云间的空隙洒落,心中的霾被一点点的橘黄温暖。

    



    “那你,就是我的阿姨?”红唇微启,竟有丝丝颤抖。

    



    如果不是,那么就是上天给她的最大的伤害了。

    



    安娜用力地点点头,“你母亲她最吃意大利面,最做的事就是种花,我……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过。”突然,她用力地握住世薰的手,“世薰,你……你带我去见你母亲好吗?”

    



    “她死了,在十年前。”面目表地吐出这么一句话,让安娜的手颓然一震,僵在那里。碧绿的眼睛充斥着大把大把的水雾,积蓄已久地落下。

    



    “是……是怎么死的?”

    



    “自杀。”

    

重要声明:小说《卡莱特的午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