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从前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时浅夕 书名:卡莱特的午后
    英国,伦敦。完颜世家别墅。

    



    “是你们!是你们害死了我的母亲,你们这群坏蛋!”小小的影,脆弱地仿佛要倒下,却倔强地起背脊,上沾满了星星点点的污血。冷漠的碧眸,唯美的面容散发了无比的憎恨与愤怒。她没有哭泣,即使母亲死在她面前。

    



    她是完颜安浅,从母亲带她踏进这个所谓的“家”开始,她的苦子就到来了。因为是私生女,所以她和母亲受到了这个家族的人带给她们无尽的屈辱。

    



    就在昨天,母亲就是被这些人得割腕自杀的……

    



    当母亲倒在自己的脚边,她的唯一感觉就是----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她恨,恨这里的一切!

    



    “就你也有资格恨?别忘了,你母亲是个女人,而你,也不过是一个野种而已!”这犀利的话正是出自这栋别墅的女主人温莉之口。

    



    安浅知道,温莉是比任何人都恨自己和母亲。

    



    “不是,不许你这样说我母亲!”七岁,她才七岁阿,为什么就要她独自承受?为什么上帝要带走她唯一可以依赖的人?

    



    “哼,长得还跟你妈真像,一副让人看了就恶心的样!”比安浅小两个月的“妹妹”完颜璃月也恶言相撞。

    



    安浅无心再与她们争辩,不是逆来顺受,而是,习惯了。

    



    栗色的卷发在风中飘扬,承受着众人的辱骂,孤独无助的影是如此悲凉。然而,没有人会怜惜她。她不自觉地想到了那个哥哥,完颜璃月的亲生哥哥,那个曾经给过她一瓶牛的完颜信月。她记住了,就算是仅仅的一瓶牛

    



    可是,他现在不在这里不是吗?

    



    她不再需要谁的保护了,她也不会再哭了。

    



    在天国的母亲,不用担心我,我会走,走得远远的。

    



    我要让这些人知道,曾经他们所做的一切,是多么愚蠢。

    



    呵呵……

    



    英国,伦敦。雾氏家族别墅。

    



    “母亲的死,是你一手策划的吧!”波澜不惊的语气,让人难以想象是出自一个七岁小女孩的口中。

    



    “你说什么?走开!”男人不屑于女孩,粗鲁地将她推到了一边,继续手中的工作。

    



    “因为只要杀了母亲,那么雾氏的一切都将会属于你的,对吧?”她冷笑地看着她的父亲,一个为了自己利益而雇用杀手在大庭广众的街上枪杀自己妻子的男人!哈哈,这个世界多么可悲啊。

    



    雾毅一怔,看着她的女儿,金黄的直发,水蓝死的双瞳如迷雾般让人难以琢磨,绝世的脸庞散发出高傲而冷酷的气息,最主要的是仅仅七岁却懂事得可怕。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以后没事就在房间里呆着。”雾毅大手一挥,示意她走,他实在是不想再看到她的脸,真的和那女人长得一模一样。

    



    “哼,你现在还想锢我吗?你放心好了,我绝对不会抢走你的雾氏,你就自己慢慢对着它享受个够吧!”如此决绝的声音,缓缓渗透在心中,然后崩塌。

    



    “你!!”雾毅被气得说不出话来,懊恼地望着白色的影离开他的房间。他觉得,或许噩梦要开始了,只是时间问题罢了。但是,不管怎样,历经千辛万苦,雾氏还是属于他的,那个女人终于死了,哈哈!!死了,多好啊!

    



    回到自己房间的雾浣潆,站在落地窗前望着那抹残阳,似血。

    



    “小姐,我已经帮你收拾好行李了。”女佣敲敲房门,在外边恭敬地说。

    



    “知道了。”

    



    浣潆拿起桌上唯一一张与母亲合影的相片,慢慢地亲吻着母亲的脸。

    



    母亲,我不想再呆在这个虚伪势利的家了。

    



    母亲,我害怕,我害怕有一天我会变得像那个男人一样……

    



    英国,伦敦。苍奈财团总裁别墅。

    



    “我不要学跆拳道,我只想学音乐。”女孩面无表地说。风将大厅的垂帘吹起,连风铃都跟着响起。

    



    那张脸,真美。黑色的短发,贴在了美丽的鹅蛋脸上,形成一个完美的弧度。依然是黑色的眼睛,却尽是倔强与不服。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不’。”男人恨他眼前的女孩,准确地讲说女儿。就是她,害他失去了他最的人——他的妻子,是因为生下了她才会难产死去的。他无法忘记,也不能释怀。

    



    “就凭我是你的女儿。”女孩不甘心地咬住下唇。

    



    她的父亲真的非常恨她,就像他有多母亲就有多恨她一样!她不明白,到底酿成这一切究竟是谁的过错?真的是她吗?还是……

    



    “你不是我的女儿,我从来都没承认过!”男人嗤之以鼻,把手上的烟按灭,又重新点燃了一根。接着说:“跆拳道你一定要学,去他妈的音乐!”

    



    “为什么不杀了我?”女孩自动忽略了他的话。死死地盯着恨她入骨的男人。她的,不是父亲的父亲。

    



    男人一怔,显然没有料到她会突如其来地说出这么一句话。

    



    “既然那么恨我,为什么不杀了我?”女孩面无表的脸上倏忽露出了一个嗜血般的微笑,像那蔷薇花瓣那样妖娆、邪魅。

    



    她没等男人反应过来,便一个转,消失在别墅大厅的尽头。风停了……

    



    没有人能阻止她去寻找音乐的踪影,没有人可以强迫她做任何事。

    



    因为,她是骄傲的公主——苍奈诩晗。

    

重要声明:小说《卡莱特的午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