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的空气有些凉,傅誉明抬起头,安静地望着石台上的女孩子。她的笑容与记忆中那张青的面孔相重叠,脖颈靠近左肩的地方,那颗小小的红痣依旧隐约可见。恍惚间,傅誉明几乎以为自己又回到了十六岁的少年时光。

    小桥朝他挥挥手,“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晚上突然想起好多事。你还记得叶贤宇吗,还有沈遥佳,吴丹丹……不知道他们现在好不好,在什么地方生活。”

    “你已经很久不跟他们联系了吧。”

    是啊,很久了,小桥想。从19岁那年,刻意切断了和旧友的一切交集。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叶贤宇和沈遥佳打算在明年三月举办婚礼。”

    “什么!遥伽和咸鱼兄?”小桥乍一听这个消息,不由地在窄窄的石台上跳了起来。

    傅誉明连忙伸手保护,以防她失足摔倒。

    “真没有想到,他们两个居然会走到一起!”

    “还有吴丹丹,一如既往地追随着靳安——你还记得靳安吗,他现在到西柏坡去支教了。”

    “怎么不记得,高我们一个年级的万人迷嘛,当年连沈遥佳那样特立独行的女生都被他迷得晕头转向呢……”

    “茅老师已经移民,前几年我在多伦多遇见她,孩子刚刚一岁半,老公是个年轻的土耳其人,很健谈。”

    “土耳其?呵呵,茅老师真有意思,我记得她从前一向是推崇丁克生活的。真是没有想到……”

    “叶贤宇每年都会组织同学会,我去过几次,大家都问,郦小桥到哪里去了。”

    每一个人都很好,每一个人都很幸福,独独缺了郦小桥。

    她低下头,没有说话。

    “沈遥佳每次看到我,都会打听你的消息。他们以为我能够联系到你。”

    可是他并没有她的消息。小桥就像是湖面上的轻烟一样,在太阳升起来的时候,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不过,谁知道呢,世界上总有一些事是难以预料的,就像是他没有想到六年之后,居然会在洛杉矶儿童医院的走廊里重新遇见她。

    傅誉明还想说什么,小桥已经撑着石台的边缘跳了下去,栏外的人行道有些暗,好巧不巧,一脚踏在自己的手袋上,差点跌倒,她不由地惊呼一声,接着又大笑起来。

    话语已至嘴边,眼前的人却离开了,傅誉明对着空的石台,轻声说道,“他们问我,你为什么会突然离开,我说我不知道,他们又问,你什么时候回来……其实我也很想知道。但是既然你不愿意说,我不问就是了。”

    说完了,走近几步,隔着栏杆,从花岗岩的石柱间望着小桥。她站在人行道上,孤伶伶地扶着一棵棕榈树。

    “你也快点过来吧。”她朝他招手。

    傅誉明笑了笑,攀着石栏轻轻松松地跃过去,“我的车停在Shopping Mall的停车场,要走一会儿才能到。”

    他帮她捡起地上的手袋,听见里面的行动电话响了起来。小桥接通电话,原来是詹姆斯,问他们离开了公司没有。刚讲完,又进来另一通电话,是阮迈可约她明天一起陪纪艾琳逛街。

    傅誉明安静地站在一旁,等她说完了,举步要走,却发现小桥没有跟上来,回头一看,只见她依旧站在棕榈树下。

    “怎么了?”

    “那个,我们等一会儿,好不好……”

    傅誉明走回来,发现小桥正悄悄地揉着脚踝。

    “摔伤了。”

    他立即明白过来。

    小桥有点讪讪的,“刚才跳下来的时候没注意,脚扭了一下……不过没关系啊,过一会儿就好,你稍微等我一下。”

    傅誉明弯下腰看了看,“好像肿了。”

    “唉,以前整天爬树翻墙的,从来都没出过事,这回连这么矮的栏杆都搞不定,真是的,老啦老啦……”

    她有点郁闷地嘟囔着,忽然感到自己的脚被握住了。傅誉明半跪在她的侧,将那只受伤的右足放在自己的膝盖上。

    “确实肿了。”他言简意赅地说道。

    小桥有点不好意思。洛城天气干爽,她一向不着丝袜,脚趾很干净,完全没有甲油的痕迹,足部的肌肤暴露在他的目光下,有一种奇怪的痒痒的感觉。

    “喂,提醒你一句,我脚很臭的,万万不可近距离接触哦。”

    她开了个玩笑,想把腿缩回去,却被傅誉明轻轻地按住了。

    “这样不行,我抱你去停车场。”

    “什么呀,根本不用!一点都不痛的!”小桥立即反对,“我自己走过去就行,不就是一小段路嘛,当中休息一下就好。”

    “你打算怎么走,穿高跟鞋这样跳过去?赤脚走过去?”傅誉明终于放开她的脚踝,站起来,低头看着她的眼睛。

    “随便你。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就把你扛过去。”

    他的语气很平和,话里的意思却是不容置疑的。

    小桥还想坚持,他忽然向前走了一步,作势要把她扛到肩膀上去。小桥吓了一跳,“好啦好啦,抱就抱吧,既然你都不嫌累,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说完,一手提着高跟鞋,一手捏着手袋,闭起眼睛伸开双臂,一副耶稣受难的架势。

    傅誉明心里好笑,走过去揽住她的肩,另一只手从她的膝下穿过,轻轻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你可不可以把手拿开,你的鞋顶住我的鼻子了……”

    小桥脸一红,连忙把左手里的高跟鞋塞到右手,一只胳膊空着,别别扭扭地不知该往哪里放,看到傅誉明的脖颈空着,便犹豫着要不要搭上去。

    “另外,麻烦你把胳膊抬起来,你的手肘正戳在我心脏的部位……”

    他平静地陈述着事实,小桥没奈何,只得抬起手臂,环绕在他的脖颈上。

    傅誉明的唇边浮起一丝若隐若现的微笑,低头朝她看了看,慢慢地沿着人行道朝远方灯火通明的购物中心走去。

    路上没有什么行人,一只泰迪犬从他们后走过,好奇地围着两个人打了个转,乐颠颠地跑开了。

    小桥安静地靠在傅誉明的怀中,不知为什么,忽然觉得这条路很漫长,他们两个人就像是在幽暗隧道里踽踽而行的跋涉者,向着远方那片璀璨的光明而去。那片光是如此的温暖,却又好像隔着一层看不见的藩篱,永远都无法触及。

    她的心里开始生出隐隐的恐惧。

    跟他在一起,她总是很快乐,有一种幸福的安定感。他吗?她问自己。当然,这辈子从来都没有这样过一个人。

    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他了,只是自己没有察觉而已,这份温柔的愫随着她一同长大,逐渐深入血脉,太过纯净,容不得一丝杂质。

    可是在她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失去了他的资格。

重要声明:小说《爱,在阿拉斯加冰川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