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游戏

    郦小桥的确错过了罗伦斯的告别午餐,他离开的时候,她正在圣塔莫尼卡的一家IT公司做审计。

    这家公司的创始人也是华裔,90年代就读于MIT,天资过人,独具创意,毕业前设计了一款叫做“星云”的软件,帮助患有自闭症的儿童与外界沟通,不但连连获奖,而且还很幸运地找到金主,开创了事业,没想到后来时运不济,临上市偏偏遇到全球金融危机,公司先是被收购,接下来,连收购者都抵不过巨大的财务压力,最终决定放弃它。

    甫一走进办公楼,小桥就感觉到异样的气氛。接待处冷冷清清,连一个人影都没有。她站在寂静的大厅,独自等待了半天,又尝试着喊了几声,空的走廊中只传来断断续续的回声。她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只好打电话给客户,请他们派一个人下来接她上去。

    来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有双湛蓝的眼睛,在电梯雪亮的灯光下,显得尤为澄澈。

    “嗨,你好,我是詹姆斯。”

    小桥伸出手同他握了握,“我是郦小桥,很高兴认识你。”

    “刚才真是不好意思。你知道,我们的员工基本上都已经裁撤光了,现在只剩下我和另外几个经理留守在这里。不过我们下周也要离开了。”

    他明显对小桥有好感,从电梯一侧的镜子里频频打量她。镜面上装饰了淡淡的水印,四周镂着欧石楠和景天草的花纹,小桥精致的脸蛋映在其中,乍一看上去,像是隔着一道疏疏落落的临水花篱。因为公司人手不够,电梯的四壁很久都没有被清洁工擦拭过了,镜子上落了一层薄薄的浮灰,朦朦胧胧的,倒显得她苍白的面颊不再那样缺乏血色,有种古典的美感。

    大概是我最近的生活过于贫乏了吧,詹姆斯悄悄地想道,怎么会突然对一个陌生的东方女孩产生了兴趣?不过,这女孩子真是好看,虽然过于清瘦,却有种明丽照人的光彩……他想,或许我应该走近一些,跟她搭讪。这完全没有什么不礼貌的地方,她的手指上并没有婚戒。或者,我应该问问她今天晚上有没有空,我们可以去找个地方喝一杯,要么就去听一场音乐会……

    “郦小姐。”

    “怎么?”她回过头,诧异地看向詹姆斯,脸上一如既往地带着微笑。这美丽的笑颜虽然近在眼前,微笑的女孩子却好像沉浸在谜一样的心事中,并没有在意他的问题。

    “我……”向来都善于言辞的詹姆斯嗫嚅着,一时间想不出该说些什么。

    “叮——”地一声,自动门缓缓向两侧打开,目的地已经到了。

    小桥走出电梯,只见偌大的空间里根本就空无一人,格子间里再也看不到忙碌的影,好像一只巨大的蜂巢,寂寞地等待着忘归的蜂群。中央空调依旧设定在固定的温度,可是由于人气低迷,越发显得空气中有股清寒的调子,小桥无端地打了一个寒噤。

    詹姆斯是财务总监,他把郦小桥领到一张堆满了文件的办公桌前,然后说,“我的办公室就在旁边,如果有什么需要,随时都可以来找我。”

    “其他的人也在这里吗?”小桥朝四周张望了一圈,见每一间办公室都紧闭着大门,不有些疑惑地问道。

    “还有两位经理在对面的工作,他们马上就过来。”

    正说着,一个矮个子的本人抱着大叠的表单朝这里走来。

    “你好,我是青木。”

    “郦小桥。”

    “郦吗?啊,这是一个多么古典雅致的汉字。”青木笑着说,“郦小姐,有关文件都在这里了,你先看看吧。”

    青木原本是公司的财务经理,可惜在这段非正常的子里,已经彻底沦落为催帐机器,每天的任务就是与另一名销售经理一起,打电话给各个不肯还款的客户,疲劳轰炸。

    “每天都要打无数个电话,”他带着郦小桥去清点物品的时候碎碎地念叨着,“不停地打,不停地打,就是要把欠款收回来。难唷……”

    “是啊,现在的景气的确很不好。”小桥点头赞同。

    “每天看着边的同事逐渐减少,那个滋味,你知道的,真不好受。”

    “离开之后要去哪里呢?”

    “你说我吗?我会被调回总部,虽然不是多好的位子,不过也能够暂时安置了。”他搔了搔头,乐观地说,“不过一切都会过去的,内特总这么说,电话总能打完的,呆账也只是暂时的问题。”

    “内特?”

    “内特•鲍伊德,就是跟我一起催帐的销售经理,一会儿你就会看到他了。”

    小桥果然对鲍伊德印象深刻。

    她回到办公桌前开始埋头工作,快到下午5点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语声喧然,嘻嘻哈哈的打闹声,混合着桌椅互相碰撞的响声,像是有人正在进行什么竞赛。

    小桥好奇地走出去,一只手搭在门框上,刚朝声音传来的地方望去,“嗖——”地一声,一颗子弹向她飞来。

    “哎呀!”小桥吓了一跳,迅速朝一旁避开,那颗子弹擦着她的发丝而过,轻轻打在后的玻璃门上。

    “你没事吧?”一个年轻的嗓音响了起来,“对不起,我刚才没有注意到你!”

    小桥回头看看,原来落在地上的是一枚小巧玲珑的玩具软子弹。

    “Nerf Gun?”她自言自语道。

    “是啊,你也喜欢玩这个?”说话的男人已经走到她边,扬了扬手里的塑料枪,低头笑着对她说,“你一定是从会计公司过来做审计的吧。”

    “内特,你吓着郦小姐了,我刚才就让你小心点……”青木搔着头朝他们走过来,话音未落,对方回头又朝他发了一枚子弹。

    “啊啊啊啊……”青木刚好进入15英尺的有效程之内,顿时变成了活靶子。见他抱着头狼狈逃窜,那男人端着枪,像个得胜的小孩似地大笑起来。

    小桥趁他们缠斗的时候,朝新来者上下打量了一番。他是个明显具有拉丁血统的年轻人,个子极高,有一副令人羡慕的强健体魄。

    “你好,鲍伊德先生,我是郦小桥。”她礼貌地伸出手。

    男人回过头,很愉快地跟她握了握,“你好,叫我内特就行。你要不要一起来?”

    “啊?”小桥愣了一下。

    “来参加我们的Nerf Gun War。工作了一天,难道不应该轻松一下吗?”

    “是啊,郦小姐,出来和我们玩一会儿吧,内特和我刚才要回了一笔很重要的款子,正打算庆祝一下!”

    “我……”

    小桥正在犹豫,詹姆斯也从自己的办公室里走了出来,“好了好了,你们不要打扰郦小姐了,她还有工作要完成。”

    这家公司的管理模式一向轻松随意,没裁员的时候,青木和鲍伊德他们是玩惯了的。一到午休时段,或是完成了什么任务之后,常常会拎起Nerf Gun一阵乱扫,其他的同事也会发起突袭,直到一方大笑着告饶为止。

    小桥工作了一天,正想放松一下,对于这样充满童趣的对抗游戏倒也颇有兴趣,只是担心手头的任务没法按时完成。

    想了想,终于还是点头应,“好,那就加上我一个!”

    詹姆斯没想到她真的会参加这种孩子气的游戏,湛蓝的眼睛里显出吃惊的神,他刚才看到小桥的时候,把这女孩子想象成一个沉静神秘的人,没想到她也有如此活泼的一面。

    内特挑了挑眉,好像已经知道她会这样回答,立即把手里的塑料枪递给小桥。

    “‘弹药库’就在那边,我们先去补充一下子弹。”

    小桥低头看了看,只见这把玩具枪做得颇为精致,造型可,还搭配了一只红外线夜视仪。她跟着内特和青木走到格子间里,拿了两颗圆柱形的软子弹。“我们需要分成两队吗?”

    感觉好像小时候跟男生一起玩打仗的游戏。

    “不用那么麻烦的,”青木抢着说,“我们混战,敌我不分,就像是‘麻雀’,对付完上家还要对付下家。”

    ‘麻雀’是语中‘麻将’的意思,他的形容倒是贴切。

    小桥刚要答话,内特已经举起了枪,对着她虚虚地做了个瞄准的手势。

    “小心呀!”小桥大笑着跑开了,留青木一个人杵在原地,脑门上又着了一发子弹。

    传说中的“混战”正式开始,连詹姆斯都下场参与了进来。几个成年人端着儿童用的Nerf Gun在格子间的曲径间左冲右突,防守攻击,偶尔还彼此掩护,消灭共同的对手,玩得不亦乐乎。

    小桥很久没有这么开心放肆的大笑过了,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儿童时代,一瞬间把现实中所有的忧愁都抛在脑后。

    三个对手之中,内特的攻击力最强,并且很有智慧,善于利用隔板和桌椅作为天然的屏障,果断出击,“痛下杀手”。詹姆斯虽然比不上他,却晓得要站在敌人的有效程之外,勉强也能自保。

    最有趣的就是青木,他拥有极强的求胜意志,端着枪一次又一次地朝危险的“弹药库”进,想要推翻内特的“暴政”,可惜战斗力极低,灵活度又不够,每每被打得抱头鼠窜。于是便猛地定在原地,表严肃,大喝一声,“等等,我好像听见电话铃声了!”又或者,“停!我需要去一下洗手间!”

    刚开始对手还会放下手中的枪,很礼貌地等他说完,后来发现,这狡猾的家伙只不过是想争取一点装弹的时间而已。于是再没有人理睬他的小诡计,纷纷给予迎头痛击。

    对阵良久,小桥正打算悄悄地从一侧绕到内特后,猫着腰走了两步,突然撞到一个人的上。

    咦,这家公司明明只剩下三个人了,现在出场的又会是谁?

    她抬头望了望,居然是傅誉明。

    “啊,你怎么来了?”小桥笑着问道,转头对依旧沉浸在激战中的敌军喊道,“喂,你们请继续,我先休息一会儿。”

    傅誉明看着她因为运动而泛起浅浅粉色的面颊,伸手帮她把垂在额前的一缕乱发拨到耳后。

    “你们平常都这么轻松?不是说加班加到吐血么,是打架打到吐血吧……”

    他一边调侃着,一边望向那三个端着玩具枪的男人,他们也正朝这里看过来。

    詹姆斯一接触到傅誉明的目光,立即感受到一股似有若无的压力,他马上明白了这人和小桥的关系,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唉,看来今晚的约会要泡汤了,佳人虽好,奈何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不过,也许还有争取的空间吧……

    小桥顺了顺急促的喘息,对傅誉明笑道,“你怎么上来的?”

    “楼下只有一个不会说英语的墨西哥员工,我停了车,就直接上来了。”

    傅誉明本来和小桥约好,5点钟来客户的公司接她,谁知等了很久都没见她下楼,打电话也没有人接,干脆上来看个究竟。

    “不好意思,我们在玩Nerf Gun War,刚才没有听见电话铃声。”

    她把傅誉明带到詹姆斯他们那边,为众人介绍了一下。

    傅誉明的目光从每一个人的脸上滑过,嘴边带着温和的微笑。看到詹姆斯复杂的表时,明显停了一停。

    “再玩一局吧,结束之后正好可以下班,”青木还想扳回颓势,地邀约道,“傅先生也一起来!”

    “誉明?”小桥抬头望着他。

    “当然可以。”傅誉明平静地回答道,“给我一支枪。”

重要声明:小说《爱,在阿拉斯加冰川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